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文 > 世俗评说 > > [骆驼祥子主要人物形象]骆驼祥子主要人物介绍

[骆驼祥子主要人物形象]骆驼祥子主要人物介绍

发布时间:2018-06-15 12:00:02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www.663395.net - 杂文】

  长篇小说骆驼祥子》是老舍先生的代表作,是一部以人力车夫为中心交织着北京穷苦社会世俗风情的作品。

骆驼祥子主要人物介绍

  祥子

  他是旧社会贫苦劳动人民的缩影。他善良、质朴、固执,对生活具有骆驼一般的积极和坚忍精神,希望能拉上属于自己的车。然而他的命运可谓三起三落。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挫折和打击后,他的愿望终于完全破灭。他丧失了对生活的希望和信心,从上进好强沦为自甘堕落,开始游戏人生,吃喝嫖赌,蜕变成一个行尸走肉的无业游民。

  虎妞

  一个泼辣而有心计的女人,具有双重性,一方面有着追求自己幸福的愿望,对祥子有真诚的一面,另一方面剥削者的意识已渗透到她的灵魂之中,她控制祥子,是家庭的支配者。她生来就一副男儿性格,将父亲的人和车厂管理得井井有条。她骗祥子和她结了婚,最终由于好吃懒做难产而死。虎妞是祥子向上进取的阻力和障碍,是导致祥子走向堕落的外在原因之一。

  刘四爷

  人和车厂的老板,混混出身。典型的剥削阶级人物,自私自利,晓得怎样对付穷人,从不肯在外场失面子。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儿子来接班。他不愿自己辛辛苦苦挣得的家产跟着虎妞一起给了祥子,于是断绝了与女儿的关系,最后连女儿的坟也不知道在哪儿。封建的思想使他忘记了亲情,当他醒悟过来已为时过晚。

  小福子

  一个善良的、可悲的人物,先是被父亲二强子卖给了一个军官,后又回到娘家,被迫卖身,维持一家人的生活。祥子在虎妞死后便喜欢上了小福子,可是当祥子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想要跟她在一起时,小福子已经被父亲卖到了妓院,上吊自杀了。小福子的死熄灭了祥子心中最后一朵希望的火花。

  曹先生

  一个平凡的教书人,有点钱。因为待人宽和,被祥子认为是“圣人”。自居为“社会主义者”,在政治上并没有高深的见解,希望成为真正的革命战士又没有这个能力。对于祥子这样的下层劳动人民表现出一定的关心和同情,能尽己所能解他人之困。是一个较为正直进步的知识分子,但思想受到时代局限,并没有成为真正的战士。

  孙排长/侦探

  祥子第一次买车后,被大兵们抓走,丢了车。这些兵的头头就是孙排长,但当时孙排长并未露面。祥子第二次遇到他是在曹先生被搜查时,此时孙排长已成为侦探,可成为侦探的他又一次打劫了祥子,把祥子所有的积蓄全搜刮走了。这个姓孙的两次使祥子的梦想破灭,可谓是祥子悲剧命运的罪魁祸首之一。

  拓展:

  《骆驼祥子》中祥子的人物形象

  一、 祥子的性格?

  (一)、纯朴,善良,为人正直的祥子

  起初,祥子纯朴,善良,为人正直,具有奋斗的性格及美好的精神世界。祥子是个性格鲜明的普通车夫。在他身上具有劳动人民许多优良的品质。他善良、纯朴、热爱劳动,是农村破产后跑到城里来谋生的农民,为此,“凡是以卖力气就能吃饭的事他几乎全做过了。”但他最终选中了拉车这一行。在他拉上租来的洋车以后,立志买一辆车自己拉,做一个独立的劳动者。他年轻力壮,吃苦耐劳,不惜用全部力量去达到这一目的。在他看来,拉自己的车就可以“不再受拉车人的气,也无须敷衍别人。”他认为:有他的身体和力气,多拉快跑,省吃俭用,过不了几年一定能达到目的。强烈的求生欲望,顽强的奋斗精神,构成了祥子性

  格的一个重要方面。作者在小说中刻画祥子勤劳刻苦,刚强性格的同时,还从更广阔的生活内容上,着力揭示了他美好的精神世界。他做事认真负责,讲究信用和义气。他拉车出了事,自己被摔得很重,但他首先想到的是车上的曹先生。曹先生被摔伤了,他感到很内疚,并提出了以自己的工钱赔偿损失,他认为曹先生是好人,所以,当曹先生因特务追捕避居在外时,他承受着自己被劫夺的痛苦,而一心想着怎样不辜负人家的嘱托看好曹宅;作品还展示了祥子极富同情心的一面,当他看到比自己更加困难的老马、小马两人在寒夜饿得发昏时,便毫不犹豫地给他们买来羊肉包子;对备受生活折磨的不幸的小福子,他也尽量地给予同情和帮助。这些,都显示了祥子作为一个劳动者的美好心灵。

  其次,祥子性格中蕴含着反抗及独立自主的要求。祥子平常好像能忍受一切委屈,但他的性格中的反抗要求也有所体现。比如他在杨宅的发怒辞职;对车厂主人刘四的报复心理,都可以说明这一点。他一贯要强和自立,也正是他不安于卑贱的社会地位的表现,他不愿听高妈的话放高利贷,不想贪图刘四的60辆车,不听虎妞的话去做小买卖,都说明他具有一种要求独立自主的思想。祥子是作品中的主人公,他身上具有劳动人民的优良品质的同时,也具有了国人的劣根性。祥子性格的最大特点,又是导致这场悲剧的主观原因。他想通过个人奋斗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和生活命运,但是来自整个社会的沉重压迫,让他奋斗的理想不得不走向破灭。

  (二)祥子小农意识的思想局限性

  祥子与生俱来的小农意识、狭隘的目光,尤其是个人奋斗的思想,是可悲的。祥子没能看清当时社会的本质,也没有意识到个人奋斗不但不能改变他作为一个人力车夫的命运,反而会使他像跋涉在泥沼中一样越陷越深,不能自拔。这种错误的思想,使他远离了朋友,孤独无援,更加无力抗拒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在祥子周围的其他人身上,我们已经看到了惨痛的经验教训,比如老马他们也曾经拥有自己的车,到头来仍然贫病交加,无法生活下去。即使有了自己的车也不见得就好命,而祥子就偏偏不懂换位思考,正如当时许许多多的劳动人民一样,一旦认定了就到死都不改,将错就错,一错到底。“要买上自己的车”成为了他奋斗向上的全部动力,在他逐渐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实现这样的要求以后,他失去的就不单是一个理想,而是生活的全部意义,从而必然陷于精神崩溃的境地。 作品在写祥子思想上的局限的同时,也揭示了他性格和心理的弱点。比如在接踵而来的打击面前逐渐滋生的自暴自弃,缺乏足够的自制能力,在虎妞影响下他的生活态度的某些改变,也成了国民劣根性的一个缩影。祥子婚前还力图坚持自己的追求,而他结婚后,虽仍想抗争,但也只剩招架之功。他曾经全力反抗命运却终屈从于命运的安排,他曾经对虎妞干预他的生活目的的企图有所抵制却最终仍受制于她,最后在虎妞身亡而小福子又自尽以后,他的理性彻底灭亡,他的道德支

  柱彻底崩溃,终于自我放纵,跌入了流氓无产者之列。总之,我们通过祥子奋斗过程中的以上种种所作所为,清楚地看到了祥子堕落之前所具有的正直、善良、勤劳、义气而又有骨气的人力车夫的美好品质。

  二、祥子的心理变迁

  (一)黑暗社会的打击

  对于祥子的打击,首先来自反动派。祥子天天省吃俭用,拼命拉着赁来的车,没日没夜,为的只是能攒出钱来买上一辆自己的车。三年在祥子的努力中一晃而过,他有了自己的车,他可以不再受车场主的气,他可以想怎么拉就怎么拉了!可痛快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战乱中的北平危机四伏,祥子所处的是一个军阀混战的年代,打仗不断的骚扰着人们的生活,威胁着人们的安全。城外打仗的消息已经流传了十来天,为了贪图几个钱,祥子大着胆子拉车去西郊,刚出城门,就被逃兵连人带车都抢走了。作品提到逃兵如果被村中的人们捉住,至少是活埋,从人们对逃兵的深恶痛绝,透露出这些军队曾经如何残酷的蹂躏过人民,在这样动荡不安,反动军队给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年代里,祥子的这场厄运,不过是连年战乱给人造成的浩劫中的一个小小插曲而已。祥子历尽艰辛逃回了北平,在“仁和车厂”,压抑着满腔的悲怆和痛苦,继续拉着凭来的车。千辛万苦,当他终于在一个平和善良的人家找到了一份相对稳定的拉包月车的工作后,又因为雇主被特务盯上而被反动政府的侦探以“买命”的名义榨取了他仅有的一点点积蓄,同时也丢了那份安定的工作。作品深刻地说明:在那黑暗的旧社会,作为社会底层的劳动者,想以个人的力量,通过个人奋斗的道路来实现生活地位的改变是不可能的,无论他们个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无济于事。

  (二)没有结果的爱情。

  如果说买车是祥子的第一个愿望,那么娶一个乡下女子,年轻力壮,吃得苦,能洗能作的姑娘是祥子的第二个愿望。虎妞死后,小福子走进祥子的视野。“在他的眼里,她是个最美的女子,美在骨头里,就是她满身都长了疮,把皮肉都烂掉,在他心中她依然很美,她年轻,她要强,她勤俭„..在她身上,他看见一个男人从女人所能得的与所应得的安慰.”但是祥子虽然爱着小福子,但是又怕小福子家庭的巨大累赘,他想起了虎妞的好,至少在经济上有所依靠,他认为“情种”只生在富人家。在这种矛盾、软弱的心理下,他选择搬离了大杂院,开始吸烟,有机会也喝点酒,把小福子忘得一干二净。眼前舒服驱走了高尚的志愿,越不肯努力便越自怜自私。他完全失去了自我,直到他遇到刘四,与刘四的反抗,使祥子又找到了自信,他开始想起小福子,祥子又一次有了生活的希望。他认为“两个地狱的人将要抹去泪珠而含着笑携手前进”,可是天不遂人愿,祥子错失了与福子同患难的机会,他的打算再一次落空。小福子的死,给祥子的生活彻底判了

  死刑,他开始吸烟,喝酒,打架,骂人,进白房子。过去最感无耻的事,他现在都坦然地泄露给大家。他成了一个游魂,一个无家无业的流浪汉。

  性格的悲剧,更是时代的悲剧,是千千万万劳动人民在旧社会奋斗、挣扎,却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真实写照。

  (三)没有爱情的婚姻

  祥子在不理想的婚姻中与虎妞结合了。他们的结合始终都是很不自然的,虎妞是车场老板刘四的女儿,刘四是个流氓,无赖,既凶残又伪善。在他的教育下,虎妞成了一个粗野,泼辣的女人,也打下剥削阶级的烙印,刘四为了让虎妞帮他经营车场,已经是三十七八的大姑娘了,仍然不让她结婚,要虎妞为他断送青春。但是她也与其他青年妇女一样,追求着自己的婚姻自由,他爱年轻,老实,勤俭的祥子,对他表达的感情也是真切的,他时时疼着祥子,并不是玩着祥子。因此,她的处境令人同情,她执意要与祥子结合,这对于她所处的家庭来说,也是一种叛逆行为。但是,由于他们两个各自的经济地位不同,使他们的婚姻生活产生了种种矛盾,特别是各自的生活道路存在着严重的分歧,成为祥子终生的痛苦。虎妞对他有真情的一面,但很大程度上有她的利己主义的因素,她希望得到父亲的同意,由她和祥子来经营车场,至少想靠她自己的一些体己钱“弄上两三辆车”,当上一个小车主,而祥子与虎妞不同,他是从他的阶级立场出发,打算自己有车,“生活的舒服一些”,能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人,“到乡下娶一个年轻力壮,吃的苦,能洗能做的姑娘”。显然,他们两个人在生活的态度上就存在着严重的分歧,以及他们不同的性格,预示着他们婚后必然有矛盾,有冲突,决不是相安无事。他们两人各自按照自己的生活理想而活着,虎妞一心想买上几辆车,当上车主,祥子可以不再出车,可以整天陪着她。而祥子却时时避开他所厌恶的虎妞,如果要整天呆在家里陪着虎妞,那是件十分痛苦的事,再则对于勤劳成习的祥子来说,本来也不惯于这种清闲享乐的生活,他只想拉车,他爱拉车。而虎妞仗着她经济上的实力,总想让祥子听她的摆布。这使祥子感到痛苦和委屈,虽然祥子也有理直气壮的地方,但他清楚地感到“要了她,便没了他”,自己不过是在老婆手里讨饭吃,尽管如此,祥子的生活还是有着落的。不幸的是在他们生活一年多后,虎妞因难产而死,祥子从此失去了经济上的依靠而无路可走,堕落下去。

  作者通过对祥子灵魂深处的挖掘,成功的塑造了城市下层劳动者的典型形象,揭示了祥子的悲剧来自罪恶的旧社会,旧制度。旧社会不仅夺去了他的车,抢走了他用汗水积蓄起来的钱,更可怕的是夺走了祥子纯洁的灵魂和劳动人民的美德,毁灭了他的灵魂。对一个人来说,没有任何东西比灵魂更可贵,比失去灵魂更严重的了,作者正是通过祥子的形象,强烈的控诉了这个社会的黑暗和罪恶。


与"[骆驼祥子主要人物形象]骆驼祥子主要人物介绍"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