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文 > 世俗评说 > > [老舍《茶馆》]《茶馆》的“接地气”

[老舍《茶馆》]《茶馆》的“接地气”

发布时间:2018-05-27 14:00:03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www.663395.net - 杂文】

  话剧《茶馆》是人民艺术家老舍献给读者的一幅世俗风情画,小茶馆表现的就是当时的一个大社会。

  老舍曾说:“只要是人民需要的,我就肯写。我对各种文艺形式都一视同仁,没有值得和不值得写的分别。我写话剧,也写戏曲;我写论文,也写相声。在我看来,米麦和杂粮各有各的用处,就都值得耕种;笔耕也是如此。”从登上文坛到其后的整个创作过程中,他都一直坚守着他自己理解的文艺大大众化思想,戏剧《茶馆》就是老舍大众化创作的代表作品之一。王瑶曾这样评价《茶馆》:“这个剧本时代气氛足,生活气息浓,民族色彩浓,语言精练。第一幕写得好,地方味道浓。”用如今社会流行的话来说,《茶馆》这样的作品是接地气的,具有人间烟火气。也正是因为《茶馆》的接地气,它在近年才能被改编成电视剧,播出后受到评论家和大众的一致好评。它虽然不是描绘当下的事情,但同样具备大多数老百姓的人情世故,通过普通人中有典型代表性的人物来反映时代不同层次的生活面。

  一、老舍的大众化创作情结

  老舍于1899在北京的一个旗人家庭出生,当时的清政府由于固步自封、软弱无能使得整个国家满目疮痍,清朝已经处于没落之时。他出生的第二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老舍的父亲在护城战中殉国,年幼的他与母亲相依为命。随后就经历了清朝的亡国,袁世凯称帝,军阀统治,五四运动一系列社会变故。他的幼年到青年都生活在北京贫苦人民中间,在母亲的清贫辛劳中长大且日益成熟。老舍来源于这样一个黑暗复杂的社会且生活在“底层”,这样的现代作家中少有的惨淡生活境遇对老舍走上其独特的创作之路产生了根深远的影响。

  老舍成为了民间社会的代言人,他始终把真实地反映现实生活作为创作的宗旨,话剧《茶馆》就是典型代表之一。胡絜青曾说:“ 写《茶馆》这样的戏,老舍有自己的生活基础,他出生在贫苦的清朝士兵家庭之中,自幼丧父,他出出生的年代正是《茶馆》第一幕所写的时代。他少年时代居住的小胡同口,就有一座茶馆,正是他上小学的必经的路上,放学后,他常常到茶馆里去听说书。”[1]因为这样的童年经历,老舍对茶馆的感情不言而喻。在茶馆听说书的经历成为了老舍关于北京普通民众描写的最原始的素材,也是老舍曲艺才华的最早启蒙。旧式的茶馆不仅仅是单纯的提供茶水服务的商业场所,同时也是与当时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公共场所。各个阶层的市民在茶馆聚集,娱乐消遣,自由畅谈生活中的酸甜苦辣,茶馆里因此蕴藏着丰富的市井文化。茶馆和老北京的胡同一样,是老舍真实生活中的背景,同时也是他精神素材的源泉。正是因为这样的大众化情结这样的生活经历就造就了这样的老舍,这样贴近大众生活的《茶馆》。

《茶馆》的“接地气”

  二、大时代——大众化的政治视野

  老舍是不爱站在政治家的高度俯视群众,向群众灌输政治思想的。老舍在《答复有关〈茶馆〉的几个问题》一文中这样写道:“茶馆是三教九流会面之处,可以容纳各色人物,一个大茶馆就是一个小社会。这出戏虽只有三幕,可是写了五十来年的变迁。在这些变迁里,没法子躲开政治问题。可是,我不熟悉政治舞台上的高官大人,没法子描写他们的促进或促退。我也不十分懂政治。我只认识一些小人物。这些人物是经常下茶馆的。那么,我要是把他们集合到一个茶馆里,用他们生活上的变迁反映社会的变迁,不就侧面地透露出一些政治消息吗?”[2]显然,我们在《茶馆》中所看到感受到的所有乌烟瘴气且令人窒息的社会现状都和当时暗无天日的封建旧制度息息相关,但老舍并没有直接从政治家的角度描述,而以小见大的表现纷繁的社会沉浮。这些用小人物侧面表达透露“政治消息”的形式,也正是体现了这个大时代当中老舍的大众化的政治视野。

  在《茶馆》中,老舍没有像教科书般进行政治说教,而是用活生生的艺术形象来说话,让观众轻而易举地理解了他所要表达的政治见解并产生心理认同。《茶馆》的第2幕中,老伙计李三坚持不肯剪去他留了几十年的长辫子,尽管那时候清朝政府已经灭亡了有十几年,他还振振有词地自个儿“说道儿”:“改良!改良!越改越良,冰凉!……哼!我还留着我的小辫儿,万一把皇上改回来呢!”这样看似平常的抱怨确是社会底层既没有文化更谈不上有政治觉悟的小人物嘴里传递出来的“政治消息”:清朝名义上已经倒塌,皇上虽然已经退位,可封建势力仍然在操控着人们;当权的虽然高喊所谓“社会改良”,可这改良都是空头支票,反倒让平民百姓受更多的苦,遭更多的殃。这在旧清朝在当时混乱的社会生活且挣扎着的老伙计用他最原始最朴素的经验判断,应该坚持着自己的“先见之明”,以防旧朝廷又改了回来。这从小人物口中平常道出的话语却让人难以咀嚼,其中“侧面透露”的政治背景深刻且沉重,也使其更有说服力。这样在对话在茶馆中比比皆是。另如,在第1幕中被暗探宋恩子、吴祥子抓走的常四爷,在第2幕又和这俩人碰上了,这时候的宋恩子和吴祥子摇身一变,成了军阀的特务,他们还大言不惭:“有皇上的时候,我们给皇上效力,有袁大总统的时候,我们给袁大总统效力;现而今……”“谁给饭吃,咱们给谁效力!”常四爷听后逼问道:“要是洋人给饭吃呢?”特务们没有觉得羞辱却仍理直气壮地叫嚷:“告诉你,常四爷,要我们效力的都仗着洋人撑腰!没有洋枪洋炮,怎能打起仗来呢?”这番对话也在诉说着当时社会的政治背景:封建王朝虽然已经灭亡但封建观念根深蒂固,同时大众还都被洋人的枪炮的威胁和控制——这些都在告诉观众:当时的中国社会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性质进一步加深了。整篇话剧里类似如此这般从侧面体现政治背景的地方随处可见。老舍以他大众化的视野将当时的大时代背景化成戏里头一个个信手拈来的细节和社会底层小人物们脱口而出的街谈巷议,同时将大时代背景潜移默化地注入观众的欣赏活动中间。   三、小人物——形形色色如众人

  《茶馆》里面的人物纷繁复杂,多达七十多人,有五十多个有台词,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形形色色的人物活动和他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构成了茶馆这一小社会众人的形象体系。

  老舍对茶馆中市民阶层的小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其中主要人物王利发串联着整个剧情,这个地地道道的小商人有着他的一套处事方法——“多说好话,多请安,讨人人的喜欢,就不会出大岔子”。他不仅为人谨慎且有着自己的小心思,遇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小心翼翼地经营着父辈留下来的茶馆。他对当时比他地位高的秦仲义笑脸相迎,奉承着:“坐一坐!有您在我这儿坐坐,我脸上有光!”对地位较低的唐铁嘴也不恶语得罪尊称其“唐先生”。茶馆最终难以为继的时候,走投无路的他明白自己到了人生的尽头。王利发为了生存温饱畏畏缩缩、小心谨慎,转眼这几十年努力全都付诸东流,他喊出了一生都从来没敢喊出口的话:“人总得活着吧?我变尽了方法,不过是为了活下去!是呀,该贿赂的,我就递包袱。我可没作过缺德的事……那些狗男女都活得有滋有味的,单不许我吃窝窝头,谁出的主意?”茶馆老板王利发的悲剧一生,是旧社会广大小商人、广大市民生活命运的真实写照。这样一个精于算计的小商人勾起了很多观众的共鸣,他的形象就像人们旁边茶馆或者小商铺的老板一样,可在那样的时代竟落得如此下场必然让台下的观众感慨万千。剧中愚昧的走狗让观众恨得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如专靠算命占卜骗人为生的唐铁嘴说,“年头越乱,我的生意越好!这年月,谁活谁死都碰运气,怎能不多算算命、相相面呢!”他趾高气扬的指着墙上香烟上的香烟广告和王掌柜说他已经从抽烟改成吃白面:“大英帝国的烟日本帝国的白面,两个强国伺候我一个人,这点福气还小吗?”除了他们,其他有名有姓的有鲜明性格特征的人物如贩卖人口、拉纤扯皮的刘麻子;强买妇女、无恶不作的庞太监;有理想有抱负的资本家秦仲义;以打架为业、欺软怕硬的流氓头黄胖子;大胆耿直的旗民常四爷等等都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些人物中有的贯串全剧,有的出场后一幕即下,但不管戏份多少,他们个体大都有着鲜明的个性,这些接地气的人物和他们幽默的语言无一不让观众屏息凝神。如今的社会没有这么混乱,但这些人物的一言一行所传达出来的性格特征在现在看来都是生动且生活化的。

  在报纸、电视、网络各种传媒文化泛滥膨胀的今天,许多和《茶馆》同时问世的所谓好作品,早已经在大众的视野中销声匿迹。而《茶馆》却像是一壶陈酿的好酒,历尽岁月,越沉浸越香甜。从七十年代末到现在,《茶馆》由于深受观众的喜爱,被多次重排,是现代大众耳熟能详的话剧之一。另外,《茶馆》还代表中国的话剧艺术,去德、法、瑞士、日本等多国演出,为不同人种、不同经历、不同价值观的观众所赞赏,被称为“东方舞台上的奇迹”,如今更被改编成通俗的电视剧被更大范围内的观众知晓接受。不得不说,只有这样“接地气”的作品,只有真正贴近大众的艺术精品才能在岁月长河的冲击腐蚀中屹立不倒,在人民大众的心中屹立不倒。


与"[老舍《茶馆》]《茶馆》的“接地气”"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