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文 > 时事评论 > > 网文那些事儿(共9篇)

网文那些事儿(共9篇)

发布时间:2018-10-14 16:00:03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www.663395.net - 杂文】

网文那些事儿(一):

文艺的金刚芭比都有什么书?

【无所属系列】
借我,度个劫 连载中
坚持古言不动摇 连载中
网文那些事 连载中
KAO,被潜了!
【评论文章】
从大风的CP观猜CP!
看看你自己说的话!
评《皇叔》
评《皇叔》
就这些【网文那些事儿】

网文那些事儿(二):

文章《女人不清楚不知道的那些事儿》

  女人永远也不知道,男人为什么要学会坚强?
  因为他们自己知道他们虽然外表坚强但内心很脆弱,他们永远想让自己身边的她觉得自己是最棒的.
  女人永远不知道男人为什么不会轻易掉眼泪?
  因为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不是不会掉眼泪只是他们明白,一旦眼泪掉下来了,这段感情也就结束了.
  女人永远也不知道男人为什么每次在心烦的时候那么喜欢抽烟?
  因为他们自己知道,只有在烟雾中才能忆起他们过去美好的时光,来寻求心里一点的平衡.
  女人永远也不知道,男人为什么要在分手以后还会对她嘘寒问暖?
  因为他们自己知道,他们并不是想跟你做朋友,只是想挽回这段感情,曾经属于他的感情.
  女人永远也不知道,男人为什么每次在听到她被欺负了会显得那么发狂?
  因为他们自己知道,哪怕这次打架输了躺下了,他也会觉得高兴,因为他们宁愿自己受到伤害,也不愿意看到你哭泣.
  女人永远也不知道,男人为什么在分手以后夜夜买醉?
  因为他们自己知道,如果今晚不麻醉自己,那么今晚只能在思念中度过.
  女人永远也不知道,男人为什么每次出门会出手那么大方?
  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宁愿自己一个人省吃俭用,也不愿意看到你被别人看不起.
  女人永远也不知道,男人为什么会那么爱对她发脾气?
  因为他们自己知道,对她发起皮并不是不爱她,只是希望她在以后的路上不被别人所欺骗.
  女人永远也不知道,男人为什么会那么在意你以前的男朋友?
  因为他们自己知道,并不是他们不相信,只是他们害怕有一天你会离他而去.
  女人永远也不知道,男人为什么看到你为别人写的日记之后还会那么镇定的听你解释?
  因为他们自己知道,自己并不是不想发火,只是希望能从你口中得知到底是他重要还是别人重要.
  女人永远也不知道,男人为什么不对她说我爱你3个字?
  因为他们知道,并不是不想说只是他们自己明白,一万句我爱你用在你身上也不够.

网文那些事儿(三):

那些事儿 作文

2008年,我已经长到了16岁,人活了16年了,用脑袋回想一下,才觉得我的初中生活如此不堪,那都是我亲手葬送的东西,跟秋日里的落叶一样,枯黄的掉落,没了希望。

毕业之后只会一点一点的消磨时间,总是觉得很累,人像是快要挎掉了,我站在暖阳下觉得特别温暖,那些光束包裹着我,闭着眼,我想,就是这样,不要醒来。

上了QQ,删掉了所有网友,只残留了一些熟识的同学,我看着他们的头像亮了又暗了,暗了又亮了,周而复始。而我一个人平静的听一首歌,不多讲话。对啊,就是这样。

夏至之后一切都茂盛起来,树木开始伸枝展叶寻找空间,阳光支离破碎温暖人间,我站在空地里流离失所。

繁华的街道很久没有去踩踏,整天窝在家里玩游戏。听mp3,看电视,精神也开始饱满起来,很久没有触碰文字,我以为我已经没有了再记一些吃喝拉撒的习惯,生活里满满给我的是什么,只不过是一些零碎的记忆,我们还是未成年人,看不清外面的世界,却连身边的世界,依然模糊。

我发现这些天我很少走路,不是坐着就是躺着,不是躺着就是站着,我的耳目成为我唯一的依靠,放心吧,我的精神不会萎缩,那些悲哀的声音挂在我耳边回响,成为千古不变的事实,总让我相信一些什么,就像那万里无云一样,被我看的透彻。

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陌生的面孔便是孤独的符号,上帝总是在制造着距离,那些与我们不相干的东西,原本却欲想触摸,于是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忧伤,刻上符号,那是伤害。

中考成绩知道以后,我不断的品尝了一句话。

我落榜了。

几分之差,就需要承受不相同的待遇。

我没有哭,因为,如果,我可以,再努力,一点点……

岁月不断尝试着让历史改变,它成功着。

而有些人,有些事儿……

天色还是这样的好,似乎什么也不曾改变,闻着那些歌声的气味,只剩下涩涩的气息。

日升月沉。

把我的不快乐刷新了一遍又一遍,我不快乐着。

这样的日子也会厌烦,所以我从此快乐。

因为。

我单机了删除。

没有了刷新。【网文那些事儿】

网文那些事儿(四):

我家的那些事儿 作文

事,从这个字眼里,无疑令人联想到许多。不说什么,就谈谈我家的事。

我家的事有很多,一些已被岁月的流逝冲洗掉;有些却是狂风暴雨也冲洗不掉的。就说说我学自行车的事吧。一个阴天,天灰蒙蒙的。我突然来了学骑自行车的想法。于是,我让爸爸教我学自行车。

说实话,爸爸在旁边或不在旁边都一样。我在自行车上骑了几步,就重心不稳摔了下来,白色的衬衫变得又脏又难看。我向爸爸投去援助的目光,爸爸似乎没有看到,装出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我想,不扶我起来,我就不起来,等!过了几分钟,爸爸像要开口说话了,我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可他说了一句令我彻底失望的话:“你不打算起来,我就上楼了,省的浪费时间!”我倔强得扶起自行车,狠狠地向墙踢了两脚。独个又走向自行车,骑了起来。不知道摔了多少次,白色的衬衫被血染红了,膝盖被磨破了。我决不放弃,摔下来,就爬起来,继续练习。这时,爸爸的嘴角挂了一丝微笑。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我学会了。我本以为爸爸会夸奖我,可是,他只是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话:“有什么了不起的?”然后就离开了,走的时候,还有一阵风,冷冷的刮到我的脸上。

我后来才明白,爸爸的冷酷是在脸上。可是,心里却很关心我。我感谢爸爸。

网文那些事儿(五):

这个人,那些事儿 作文

高一的生活,还没等我眨眨眼睛,就和我道了声永不再见。同学们说,快分班了,先将彼此的记忆放一放,别将离别的氛围弄的太过伤感。于是我封锁住自己的记忆,但却漏掉了一个人,我的同桌,还记得这个人的那些事儿。

这个人叫雯,在我们班占据着最高职务,一班之长。而作为一名女生,能镇住那帮“英雄好汉”,没有一点能耐是不行的,所以对她,我还是多少有些佩服。她这人成绩不错,但身上有着一股倔劲,不喜欢循规蹈矩,开学的时候,班上前五名可以任选座位,当然她在其中,为表示对老师以分取人的不满,她径直走到最后一排坐下,我们大呼巾帼英雄,老师让他往前坐,她婉言拒绝。老师为挽回面子,说:“成绩好的坐哪儿都行,成绩差的哪儿有就坐哪儿。”我确实看不过,说:假小子,出什么风头。

在学习上,这位英雄同样固执,她的字很漂亮,但老天为了给我们活下去的勇气,她写起字来像蜗牛一般,为此她常叫苦不迭,终于她想出了一个法子,写前憋一口气,写完一行再换气,所以我们班有好一段日子,都可以看到红脸关公,话说回来,她的字还真的精进了不少,说到这里,那次也就不能不说了,她有一个习惯,一道难的死人的题目,不啃下来就决不吃饭,可那次那数学题着实不易,所以她硬是从上午那节数学课饿到了下晚自习,脸都青了,我们劝她,她说:“这是本小姐的原则,你们这些所谓的男子汉可以说话不算数,但本小姐必须说到做到。”我给气得半死:“好,要当个饿鬼,我们拦不住你。”老天不愿闹出人命那题最后还是给她做了出来。第二天,一整天她都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我也低了半天头,悲也。

可这人的真正野蛮之处,还是这件事最能凹显,我的座位是靠窗的,这在炎热的夏季更显得地势的重要,好东西嘛,别人都爱眼红,而我那位置算是被她瞧上了我不在的时候,她就做在我的位置上,我来了,她还是坐在我的位置上。“让不让?”“不让。”“求求你了,好不好。你看你人长得这么帅,人又那么好,你肯定愿意舍己为人,对不对?”你看她说得这么好听,但我还是不让,因为她说得是实话啊,我身上本来的属性,她重复一遍,就要让我牺牲自己的利益,办不到!“不让是吧,好了,本小姐决定了,要和你换位置,将你的桌子往后摆一点。我当然不肯,说为什么。“不败是不是,我摆”。她将我的位置从第一组搬到第七组,然后将她的桌子摆了过来。我当时欲哭无泪,她转过身,“对不起了,今天晚上请你吃饭”。

这就是她我通常会对她说:老班,你这也太不淑了。她回问一句,那又怎样?我说:根本就不像一个女生。那你就把我当一个哥们儿。现在我们分班了,算是“人面不知何处去,”可我还再揣着这个人的这些事,就当是“笑春风”吧。

网文那些事儿(六):

我和它的那些事儿 作文

我和它的那些事儿

我喜欢给生活中的事物起名字,比如一只粉红色的钢笔叫粉嘟嘟,一个桃红色的鼠标叫小桃……但一个叫恋恋的台灯可使我很头疼。

刚买回来时,它全身干干净净,大部分呈粉红色,但后来我给它胡装乱扮,从一个小少女变成了一个泼辣的大姐大。

后来,我开始喜欢上了贴纸,什么卡通贴、明星贴,都往上贴,并且还把灯身拉弯,灯管也脏的不成样子,它呢,好像也生气了,开始耍脾气。星期一星期二有电,星期三星期四断电,星期五间歇型供电,星期六星期天半天有电。

我的台灯小姐,我保证灯管擦干净,灯身拉直,贴纸去除。您就别耍脾气了!!!

网文那些事儿(七):

公司那些事儿(四) 作文

公司那些事儿(四)
我默默地坐在角落的椅子上,手中捧着一罐雪碧,看着一个个个子比起椅子还要略矮的“董事”们一本正经的站在讲台上发言,有种想要把这罐雪碧扣在旁边那个唧唧喳喳的叫个不停的“小麻雀”头上然后扬长而去的感觉,旁边的“小麻雀”刘宗源正在一个个介绍各位“董事”,“哇哇哇,这个月的学分前十名竟然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样啊,上一次的十个这个月竟然都到了后面,耶!看来这个月你不是倒数第一,竟然成了倒数第五,你还能保住董事的位子啊……”我一把夺过他手里拿得那份名次表,只见上面我的名字排在倒数第五上,往上看足足有一百多个董事在我上面,“我说小麻…啊不,刘宗源啊,怎样挣学分啊?”“写论文,提建议,投资……很多种了,一般董事都是靠投资来挣学分,那样挣学分来得快。”“投资?详细一点!”“比如说股票,对啦,你是本公司的董事,虽然在倒数前几名上的股票持有量不是很多,但你还是有本公司0.5%的股票持有量,大约有2000股,用这些去炒股,赚来的钱可以兑换学分,钱和学分的比例是5:1,就是说5块钱1分……哎呀,散会了!回办公室我在和你说。”我们两个连忙站起来走出了会议室,“哟,这不是咱们公司的两位倒数董事——刘宗源和翟陪豪杰吗?翟董事难道还想垂死挣扎吗?还是赶紧学学“前刘董事”,趁早辞职算了!”一声刺耳的尖锐声音将我和刘宗源定在原地,“什么鸟人?”我侧头问刘宗源,“惹不起啊,这个月学分排名第七的贾董事,真名是贾雄阳。”“假熊样?”“雄阳,英雄的雄,太阳的阳。”“怎么办?”“当做没听见,赶紧跑,他可是占有公司9.2%的股份,在这个“一钱九鼎”的公司,金钱为尊。”“可是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我很想扁他,怎么办?”“揍他?别妄想了,打人可是要扣学分的,就你那点儿学分,还不够扣的呢,别惹是生非了,快走!”刘宗源拽着我就准备走,“别走啊,我说翟董事啊,我要不要给你留一个我的秘书候选人的职务,防止你下个月被降职是没地方干活啊?”尖锐的声音再次传来,我攥紧了拳头,“谢谢了,不过我正在考虑要不要给你留一个我的秘书侯选人的职务呢?”我转身微笑着说。

网文那些事儿(八):

我和书的那些事儿 作文

现在,我已经读五年级了,因为我很爱读书,所以我知道很多同学所不知道的东西,有时一些连爸爸妈妈都不知道的东西我却知道,这可都是书的功劳。
在我很小的时候,虽然不识字,但我却爱看书,看一些像《父与子》这种只有图画没有文字的连环画。那时我常常会想象这几幅图画连起来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发生了一件什么事,然后把这个故事讲给爸爸妈妈听。
后来,我开始学习汉字和拼音,于是就慢慢尝试着去阅读有拼音又有少量汉字带图画的书,像《格林童话》、《一千零一夜》、《小故事大道理》等书成了我那时的最爱,经常整天抱着它们看,晚上还抱着它们睡,遇到看不懂的字和故事就问爸爸妈妈,睡觉前总要缠着妈妈给我讲些长一点的故事,妈妈就会给我讲三国演义和水浒,让我幼小的心灵产生了对历史的神往和对英雄好汉的敬佩。现在,我认识的字已经很多了,可以读懂各种各样的书籍了,我欣喜若狂。每天一有空我就会扑向书本,就像一个饥饿的人看到面包一样,如饥似渴地“啃”起来……时常忘了吃饭,忘了睡觉。记得那个星期天的傍晚,我像往常一样下了培训班就直奔村里的图书馆,抓紧吃晚饭前一会儿时间多阅读一点书。不知是我坐得太角落了还是管理员疏忽了,反正我是看得太入迷了,忘了时间。等我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时候,才发现图书馆了没了一个人,管理员也走了多时,我一个人被锁在了图书馆里。还好妈妈知道我的习性,等候多时不见我回家吃饭就来图书馆找我,最后把管理员找来“解救”了我。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一本喜爱的书,就像一位良师益友,它教我知识,给我智慧;它让我快乐,忘记烦忧;它是我的精神粮食,不能一日断了它。

网文那些事儿(九):

要面子的那些事儿 作文

今天(星期二),端午节放假回来上学的第一天。我的好朋友夏树树哭了,好难过、好难过,眼睛都哭肿了,我怎么哄都哄不住。同学们都在安慰她,但有两个人却在那沉默不语……
这件事还有从早上说起,早上第二节课上体育课。当老师下令站队时,发生了一件令人不愉快的事。刘全能因为嘲笑了张西奥,张西奥一怒,拿起手在刘全能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巴掌印。老师连忙过去制止,但是好像不管用,越打越凶,你踹他一脚,他打你一下,互不相让、不甘示弱,而周围围观的同学也越来越多。没有办法,只好由夏树树这个班长出面去找老师了,等老班赶过来时,二位已经住手,都抹着眼泪,脸上全挂了彩。没办法,两位只好被叫到办公室批斗了。“打人还不打脸了,你们两个什么样子?上着课就开始打,来,给你们机会回家打,把你们家长叫来一起打!”老板发话,谁都听的出来什么意思,不就是请两方家长一起到办公室里喝“茶”吗!回到教室,刘全能,伤心极了,上课时老师叫了他名字好几遍,他都低着头。愤怒的老师说:“刘全能,起立,上课干什么,心都飘天堂里去了?”刘全能还是站着不语,只是,他哭了,眼泪流下了脸颊。“哼,哭什么哭,没本事,鼻涕虫!”张西奥的嘲笑声传进了刘全能的耳朵。“够了!也闭上你的嘴!”老师又爆发了。
下午,两位家长真的按时到校,没有一点误差。老师教训了两位,也教训了两位家长,这件事就暂时过去了。没想到,这两位打架的的先生,回到班里立刻成了“好兄弟”。俩人合伙走到夏树树旁边说:“原来班长就这点德行,就会打小报告!”树树听了很是不高兴,刘全能和张西奥还在一个劲的说。树树捂上了耳朵,伏在桌子上哭了,肩膀一动一动的。
唉,两位爱惹事的人,就不能当一回宰相,撑一会船吗?道个歉有那么难?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