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小说 > 故事新编 > > 苗圃故事——草根系列人物传二、苗圃的三线女学兵们(4)杨凌云、王欣娥_三线学兵连,三线学兵连上访图

苗圃故事——草根系列人物传二、苗圃的三线女学兵们(4)杨凌云、王欣娥_三线学兵连,三线学兵连上访图

发布时间:2014-12-29 15:20:51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杨凌云是典型的大家闺秀,举止贤淑,温文尔雅,高挑的身材,圆圆的脸庞,待人彬彬有礼,说话不紧不慢,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即使一块儿参与马平为首的打猎狂欢,也从未见过她癫狂失态,她可真是一位好姑娘。原因很简单,她父亲是西藏民族学院医学院的医学教授。

前面说过,她和王欣娥一去三线就在铁十师医院当护士,所以一来苗圃,她就在苗圃临时成立的卫生室当兼职护士,平时还是与其他人一样,在大田里劳动上班。

周平伟也是从马场重新分配到苗圃的五个人之一。周平伟长得魁梧壮实,面相憨厚,乐观开朗,笑起来颇似那个大肚弥勒佛。其实能说会道,心理素质极好,处事能力极强,在三线时,与我同在木工班,而我印象中,他几乎一半时间是在住院。说来奇怪,他患有胸腔积水型胸膜炎,只要大夫检查,肯定让他住院,可是住院也消除不了他胸腔的积水,而这胸腔积水好像对他的体力、脑力以及各方面,从未产生过任何负面影响,而且照他魁梧的身材和旺盛的精力,按照旬阳农民的话说,和“夏老肥”一样,“足有五百斤力气!”所以李进财与他开玩笑:“你他妈的用啥绝招把一口水喝进了肺里?想住院就住院,不想住院了,吃喝玩乐,屁事没有!”

自从来到苗圃上班,知道杨凌云在苗圃当兼职护士,已经停用许久的青链霉素,忽然想起来要继续使用了,每天一下班,他都去苗圃那间小小的“宿办合一”的卫生室(既是卫生室又是杨凌云的宿舍,那时候单位的布局大多如此),让杨凌云给他肌肉注射青链霉素。注射青链霉素用时很短,而每次,他却在里边呆的时间很长。

从以后的发展结果看,或许,这仅仅是周平伟的单恋,不过,以周平伟的各方面综合能力,如果照这样的轨迹发展下去,说不定他俩还真能成为一对,但是,风云突变,马平竟然横刀夺爱。

马平很明显起先是钟情于黄庆华的,自从知道黄庆华被推荐上学后,很快调转了方向,对杨凌云展开了爱情攻势,而且很快奏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前面说过,马平仪表堂堂,风流倜傥,很招女孩子喜欢,假若他主动进攻,几乎无往不胜。而且,马平的成长环境,与杨凌云相仿,马平是西北轻工业学院长大的。

至于马平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横刀夺爱的,一般人、或者至少我,反应是很迟钝的,但是,“春江水暖鸭先知”,我首先是从周平伟的反常举动,看出了这一端倪。因为苗圃卫生室与出纳室只不过间隔几个房间,我偶尔发现,以前经常频繁出入卫生室的,如今怎么变成了马平?而周平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不仅停用了青链霉素,甚至连那间勾摄其魂魄的卫生室也不再光顾了?

很快,马平与杨凌云就出双入对了,等于向公众宣布,他们已经是正式的恋人了。最痛苦的,当然是周平伟。简直是眼睁睁的,甚至不明就里的,恋人就这样被人夺走。现在回想,周平伟肯定是单恋,但是,当时的周平伟肯定不这样想。可是,他表现出的举动,却令人瞠目结舌。

一般人对于情敌,都是恨之入骨,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但是,周平伟表现出的不是仇恨,而是自闭,有一天他当众宣布,从今天开始,他不再与任何人讲话。

这几乎是一件无法实现的承诺和决定,但是,周平伟竟然真的坚持了两天,那两天,他就像个哑巴似的用手势比划着与人对话。

说起来匪夷所思,那几天发生了一件颇具戏剧色彩的事情:一位在苗圃干临时工的女孩,是咸阳铁中的高中毕业生,没有下乡,那些天估计是代替母亲来苗圃干活,竟然对周平伟发起了赤裸裸的爱情攻势。这女孩长得十分娇艳,不知是因其过于娇艳,还是因为爱情表达的过于直白、热烈,竟然吓得在大田里带工的周平伟东躲西藏。

现实的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戏剧化,这头刚刚失恋,那头就有姑娘追求,而且是位十分娇艳的漂亮姑娘。不过,事后想想也难怪,估计周平伟拒绝的原因,还是因为这姑娘与杨凌云的反差过大。杨凌云是个贤淑的姑娘,那姑娘却热烈大胆的近乎癫狂,可见,周平伟对杨凌云的一往情深。

其实,周平伟也是位一脸福相的美男子,身材伟岸,举手投足都朝气蓬勃,引得女孩子爱慕毫不为奇。而且其心态平和,为人宽厚,从其对待情敌的举动就可见一斑。但是,对杨凌云的一往情深却令他深陷痛苦而无法自拔。

然而,结局出乎所有人预料,杨凌云突然被调走了。与杨凌云一起调走的,还有王欣娥。

那时的咸阳地区农林局下辖三个直属单位:咸阳地区农科所、咸阳地区中心苗圃、咸阳地区农业学校。咸阳地区农业学校是以曾经主持修建泾惠渠、渭惠渠、洛惠渠等等的中国著名水利专家李仪祉的名字命名的“仪祉农校”,位于泾阳县永乐镇。那时的陕西省五七干校,是借用仪祉农校实习农场的地盘。既然省五七干校与仪祉农校同在一个地盘上“搅马勺”,关系当然密切。而仪祉农校与苗圃同是咸阳地区农林局的直属单位,自然也是常来常往,不知怎么地那“两校”就知道了苗圃还有这么两位护士在大田里干农活,恰恰五七干校正缺护士,就由农林局一纸调令,将她俩调走了。

杨凌云调走了,稍稍减轻了周平伟的痛苦,而杨凌云与马平,还继续来往着,并且一直来往了许多年。对于他俩的结局,我似乎早已料到,所以后来听说马平将杨凌云甩了,众人皆愤愤不平,我反应却很平淡,马平不过是将杨凌云作为他临时的精神依托和生活依托,因为马平只有一个单亲妈妈,而妈妈那时已经被下放到了陕北吴旗县的长庆油田,他在咸阳,除了苗圃的单身宿舍,已经没有了家。可怜杨凌云一家,一直将其视为准女婿,好吃好喝好招待,直到马平调到青海德令哈,又从德令哈到西安交大上学,每逢周日还是到杨凌云家。即将毕业时,与他同班的一位上海姑娘确定了恋爱关系,并最终分配到了上海,与那位上海姑娘结了婚。

文革后期,五七干校解散,杨凌云被分配到了西安黄雁村的陕西省人民医院,并在那儿结婚生子,直至退休。说起来,我们几乎四十年没有见过面了,但我仍清晰记得她高而苗条的身材,稍暗的肤色,圆圆的脸庞,以及她那春风和煦般的微笑。

而对于王欣娥,我一直想不起来为她写点什么,只知道她父亲王林,是三普的党委书记,是位陕北老革命,文革期间,她们全家曾经被下放到苗圃附近的生产队,所以,她与附近百姓很熟,与我们反而有点生疏。她与杨凌云调去省五七干校不久,又调回到三普,并且在我们这帮三线学兵中最早结婚,以后再也没有见过,现在见了,不知互相还能认得否。

与"苗圃故事——草根系列人物传二、苗圃的三线女学兵们(4)杨凌云、王欣娥_三线学兵连,三线学兵连上访图"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