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小说 > 戏说人生 > > 民工周二娃(小小说)_周二娃开锁,周二娃

民工周二娃(小小说)_周二娃开锁,周二娃

发布时间:2014-12-29 15:20:35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民工周二娃(小小说)

作者 施泽会

周二娃在深圳打工已经有20余年了。周二娃至于怎么打的工?到现在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事情还得从开头说起。

1984年4月28日,我们在老山前线一起参战打仗,周二娃受伤了。负伤的地方是一个二手指被子弹打断了一节,他住院治疗好了,连队决定就让他提前退伍回家了。后来被民政部门安排在当地粮站工作。那个时候的粮站很吃香。比如农民挑粮食来上公粮,那些粮站的人想给你划个一级,你的公粮就是一级,那么他想给你划个二级,你公粮就是二级,之间的差价就大了。农民说,你怎么给我划个二级呢?粮站的人说,你看看你的谷子没有车干净,还有稗子在里面呢,给你划个二级还算照顾你呢,让别人划级不一定还是三级呢。农民手里拿着草帽一边扇流淌的汗水,一边拿着单据去财务部门拿钱,这样就忍气吞声的走了。

周二娃属于正式工。又是老山前线下来的退伍军人,哪个都不怕,哪个都敢惹。他对那些粮站的工作人员很不满,特别是农民来上公粮,那些人专门挑刺。周二娃说,你们也是农民出身,何必那么苛刻,粮食干了,没有什么毛病,就把人家的粮食收了,人家汗水滴答的从家里挑来,又让人家挑回去,人心子都是肉长的,你们不是成心给人家过不去吗?

他这么一说,很多人对他有看法。说他吃家饭拉野屎,手倒拐往外扭,说他不是个人,就拿自己参战那点老资本来炫耀,有什么了不起?龟儿子球本事没有,吃老本有什么卵用?他根本不为本单位考虑。周二娃的性格就决定了在粮站呆不长久。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迈进的时候,粮食部门就遇上了单位重组,周二娃第一个下岗。周二娃领了下岗费5000元,就算把工龄买断了。周二娃想怎么办呢?好好的工作没有了?一家4口人要吃饭,最后决定,他要出远门,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他就来到了广东。凭借自己的残废证,坐车不要钱,坐火车飞机票价减半。这些优惠也给周二娃心灵上有了一些安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周二娃来到深圳,第一家厂就是进了打磨部,开始学打磨。这个打磨的技术难道比老子扛枪打仗还难?我才不信。组长手把手的教他。组长说,周二娃,我知道你当过兵,扛过枪,打过仗,可是这个打磨的技术,不是打仗,要讲究技巧,你看看轮子不停地转动,我们必须适应它的转速,所以动作一定要快,不能拖沓。打磨钢片,全架都有时间的限制,要是时间用多了,磨坏了,老板的损失就大了,时间用少了,打磨出来的钢片架子都不会发亮,必须返工。就费工费时,浪费工资和成本,一付架子几十元一百多块两百多块不等。我们是赔不起的知道吗?

周二娃直点头。想不到,打磨这个工作还有这么大的玄机?他就开始勤学苦练,经过自己半年时间的努力学习,周二娃终于掌握了打磨技术。一年时间过去。周二娃的工资上调了,比之前在粮站工作的工资多几倍。周二娃心里的失落感已经烟消云散了。又过了一年,周二娃上升为计件工,打磨技术更加娴熟了,一个月计件下来工资有7000多元,这样的工资相当于家里的当县委书记的工资了,周二娃拿着工资呵呵的笑。就是喊老子再回粮站当工人,老子撒尿都不会朝那个方向。

突然有一天,战友从家里的朋友战友处知道周二娃的电话。第一次给他打电话。喂,你是周二娃战友吗?

啊,你是哪个?我是你的战友,我们有几个战友在一起喝酒,你来不来?

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在东莞,你来吧,我们等你。

周二娃赶车来了。一见面,都感到很惊讶。30年了都没有见面,而且都在周边不远的城市,居然没有取得联系,很遗憾。大家相互拥抱,握手。都感到生命的可贵,都是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人。

大家在一起喝酒,吃饭,谈论这几十年是怎么过来的?都说不容易呀!不容易呀!

有的战友喝高了。问周二娃,你老婆在不在身边?

周二娃说,在上海他姑妈那里上班。

那今天晚上就给你安排一个小姐。让你享受一下人间的快乐。周二娃直摇头。

你娃没有胆量,你是不是男人?

周二娃说,要对得起老婆。不能做对不起老婆的事情。

那你老婆对不对得起你呢?她在上海可能给戴绿帽子了你还不知道。

战友之间,你们不能乱说,我老婆对我忠心耿耿。

说着说着,有两个战友把周二娃两边架着像在部队跑五公里越野赛一样就来到了姐妹发廊。

一个战友叫发廊妹做生意吧。有个妹儿名字叫王英,是发廊里最漂亮的。战友说就是这个妹儿了。周二娃,你好好享受。王英把周二娃拉进了房间。

王英说,你把衣服裤子脱了吧。

周二娃说,你要做啥子?

你不是来耍的吗?我不脱,这样我就对不起我老婆了。

王英几分钟就出来了。王英说,他是个哈儿,他说对不起他老婆。他不会做这些事情。哈哈,现在还有这种傻逼,真是少得可怜。

周二娃从姐妹发廊出来,酒也醒了。战友们也不见了。他一个人就慢慢往车站走。

来到车站,没有看见大巴车。晚风吹着他孤独的身影,树叶飘落在他的身体上,仿佛一个个忧伤的记忆。

这个时候,他老婆从上海打来电话。周二娃,你为啥不接电话?你是不是在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周二娃说,没有,绝对没有,你要相信我。说实话,就差一步,我转念一想,你对我这么好,我怎能做对不起老婆的事呢?

第二天,老婆突然从上海降临深圳。

与"民工周二娃(小小说)_周二娃开锁,周二娃"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