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小说 > 故事新编 > > 老宅惊梦_闹鬼老宅,村民拆迁老宅挖出银元

老宅惊梦_闹鬼老宅,村民拆迁老宅挖出银元

发布时间:2014-12-29 15:20:33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淘哥三岁的时候,妈妈就跟一个台湾人跑了,开始的时候他跟爸爸一起生活,后来爸爸也找了一个女人,就把他送到了乡下的姥姥家了,一直到上学的时候,爸爸又把他接到城里读书。

姥姥和姥爷一辈子就生了妈妈一个女儿,因此她从小就娇生惯养,被当成掌上明珠,妈妈虽然是在农村长大,可是没有干过一天活,长大后就被送到城里的姑姑家里读书,因为是寄人篱下,妈妈很听话,书也读得很好,考上了大学。爸爸就是那个时候跟妈妈相识结婚的。本来一家人的生活很幸福,可是后来妈妈结识了一个台湾商人,做出了对不起爸爸和涛哥的事。 时间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淘哥大学也毕业了,他本来想毕业后好好孝敬姥姥姥爷,可是不幸,二老突然得了重病,更不幸的是两位老人前后相差不到一百天都去世了,这叫淘哥悲痛不已。两位老人在镇子上有一套祖宅,六间房一处院,院子里还有两棵百年古树,两个老人活着的时候就用老宅来开旅店,生意还不错,后来老人病了就把生意停了,临死之前老人写下了遗嘱,去世之后把房产留给了淘哥。

淘哥的姑姥姥有个小儿子叫吴德,比淘哥大十岁,吴德从小不听话,小学就念了七年,中学没毕业就辍学了,为了他父母操碎了心,后来父母托人给他找了一份工作,又给他娶了媳妇,本想这样就可以改变吴德的个性,让他好好做人,可是他刚上班不长时间就因为打坏人做了一年监狱,工作也丢了,老婆实在跟他过不下去也跑了,三十多岁的人,整天游手好闲,到处招摇撞骗,一欠下债就跟舅舅来要钱,开始老人因为女儿在妹妹家读过书,有点过意不去就给他了,可是吴德这人恬不知耻,三天两天的来折腾老人,弄得两个老人一见到他就像见到瘟神一样。

老人这一去世,吴德的财路没了,他一下就感觉自己的脊梁骨断了,整天浑浑噩噩六神无主。这天他突然从父母嘴里听到,舅舅舅母死了之后把房产留给了淘哥,这可把他气坏了,他认为舅舅太没有良心了,先不说自己是他们的亲外甥,就是从表姐在自己家读书这件事上说,这遗产多少也应该有自己一份吧,怎么能都给了淘哥,舅舅这样做太过分了,他一定要找淘哥问个明白。

淘哥刚刚打发完老人的丧事,心情挺沉重的,房子的事还没来的及处理,这天他突然接到了表舅吴德的电话,说是有事找他,他感到很奇怪,淘哥因为吴德经常来折腾姥姥姥爷,所以对他特别反感 ,从来没有正眼瞧过他,因此他们之间也很少有来往,今天他怎么突然想起给自己打电话了,淘哥真不想理他,可是不管怎么说他总是自己的长辈,碍于面子自己不能做得太过分,就叫他来自己的家里了。吴德见到淘哥;满脸堆笑,问长问短,没有直接提房子的事,淘哥心里明白,他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就问他:“舅舅,你找我肯定有什么事吧?” 吴德见淘哥先问自己了,就说:“嗯,是有点儿事。” 淘哥说:“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吴德咬了咬嘴唇,说:“听说你姥爷把房子都留给你了?”淘哥点点头说:“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吴德说:“我就是来跟你说这事的,你的母亲从小在我家读书,你姑姥姥像亲姑娘一样待她,对她比对我都好,要不是你姑姥姥,你妈恐怕连大学也考不上,你说她该不该报恩呀。”陶哥听吴德提及房子的事,觉得他话里有话,就没有打断他,听他继续往下说:“是,你妈现在不在这里,但是,你妈不在,你也应该替她尽一份孝心是吧。”淘哥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这不用你说,我心里有数,我必须报答姑姥姥的大恩的。”吴德一听很高兴:“你这孩子就是懂事。我看现在就是报恩的好时候。你看你现在一个人,要那么多房子也没用,你就让出一半来给你姑姥姥,让他二老也有点额外收入,过一个幸福晚年,你说是吧。” 淘哥终于弄明白吴德来找他的用意了。这哪是让我替母亲报恩那,分明是来为他自己争财产来了,真是的,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人,我要是答应把房子给了你这种败家子,那不是等于把财产扔到火坑里去了,这种事打死我也不会干的。淘哥笑了一下说:“我听明白舅舅的意思了,你是想让我把老爷留下来的房子给姑姥姥一半是吧,他二老都七十多岁的人了,而且现在住的是楼房,又都有退休金,要几间平房干嘛用啊,你看这样行不行,舅舅你现在这种状况我也清楚,别说是养活二老,就连自己都生活不来,不找老人的麻烦就不错了,既然今天提到了我妈妈的事,那就从现在起,姑姥姥和姑姥爷就交给我吧,你就不用为二老的生活操心了,我来为他们养老送终。”吴德被淘哥这一席话说得哑口无言,他看着淘哥,脸憋得通红,半天才气急败坏地说了一句:“淘哥,你小小年纪做事不要太过分了,房子我是要定了,你要知趣就主动把房子让出两间来,如果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那就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外甥。”说完一摔门离去。

淘哥并没有把吴德的话放在心里,他认为吴德只是来咋呼自己,像这种无赖都是软的欺硬的怕,只要别给他好脸,不搭理他他就老实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连几天,单位里都很忙,好不容易有了喘息的机会,淘哥打算把房产手续办一下,他拨通了同学董小叶的手机:“喂,小叶,我,淘哥。你忙吧?我有点儿事儿,中午有时间吧,好吧,下班我去接你。好,不见不散。”

董小叶在公证处当律师,她人长得漂亮,又是热心肠,同学们都喜欢跟她共事。淘哥下班到公证处接她,董小叶已经在门口等他了,上了车淘哥问她想吃什么,董小叶说好长时间没有吃牛排了,让淘哥请她吃牛排,淘哥就挑了一家西餐馆停了车,两个人进去找座位坐了下来。他俩各自点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服务员很快就把食物端上来了,两个人边吃边聊起来。董小叶问淘哥:“你妈妈给你来电话没有?”淘哥摇摇头:“没有。”董小叶说:“这就奇怪了,咋就突然失去联系了,有半个月了吧?”淘哥点点头:“嗯。姥爷去世的头几天还给我打电话,说是要回来看姥姥,后来就再也没消息了,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董小叶说:“那么远谁也没办法,只能听天由命了。你着急也没办法,”淘哥苦笑了一下说:“祸不单行啊,本来妈妈的事就够让我闹心的,表舅又来添麻烦。”董小叶问他:“你表舅又添什么乱?”淘哥告诉他说:“这不,姥姥把房产留给我了嘛,表舅不高兴,跟我来闹事。”董小叶一听觉得真可笑,她说:“财产是根据遗嘱来继承的,他这不是无理取闹嘛,你打算怎么办?” 淘哥说:“我根本就没打算理他,我今天找你来就是要把房产转到我的名下,把房产手续办了。”董小叶说:“遇上这种无赖也确实够闹心的,架不住他天天找麻烦,癞蛤蟆跳到脚面上,不咬人各应人。”淘哥说:“我把手续一办下来就把房子租出去,他要还闹,我就把房子卖了,惹不起还躲不起。”董小叶说:“你傻呀,现在到处都在土地征收,旧房改造,你知道你这套房子值多少钱啊,打死也不能卖啊,你放心,该出租你就出租,有我呢,谁要敢欺负你,我就送他去坐牢。”淘哥说:“有你我就有主心骨了。可惜呀,你要是能管我一辈子就好了,那我就什么心也不用操心了。”董小叶拿筷子狠狠打了他一下说:“想得美,我还要嫁人呢。”

这几天吴德也没闲着,他在淘哥那碰了一鼻子灰心里非常很气恼,他想来想去想出一个主意来,先下手为强,他知道这几天淘哥顾不上来看房子,干脆自己就先搬进去 ,先斩后奏,看他能把自己咋样。他说是把家搬过去,其实除了自己那张嘴他一无所有。

两个老人活着的时候雇了一个看门的老头,老头姓孙,没儿没女,他就把这当成了自己的家,两个老人死后淘哥就把他留下来看房子了。老孙头对吴德并不陌生,两个老人活着的时候他经常来要钱,老头对他非常反感,他一见这个赖皮突然出现,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吴德也知道老孙头对自己没有好感,所以他也不跟老孙头打招呼,找了一间大房间就住了下来。老头觉得自己是外人,不好管人家的家务事,也没吱声,他想吴德住两天就走了,没必要跟他找麻烦,可是,过了两天,吴德不但没有走的意思,他反而让老孙头搬家,他对老孙头说:“老孙头,我准备开业呀,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老孙头一下子懵了,他心想,这房子不是给淘哥了吗,怎么吴德要开业啊,再说就是吴德开业,淘哥也该跟自己打个招呼啊,这算什么事啊。老孙头不想跟吴德打吵吵,他二话没说就离开了大院,他要到县城找淘哥问个究竟。

吴德觉得心里美滋滋的,到了晚上,自己到厨房弄了点儿吃的,又在厨房里找了一瓶酒,他把东西拿到自己的房里,看着电视喝起了小酒 。他有好长时间没有这么自在了,他边喝酒心里边盘算着,以前自己虽然常来,但都是要了钱就走,这里有几间房都没注意过,这两天他才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这个大院可真是不错,别说房子,就这两棵百年老树也值了老钱了。这个小镇正好处于三县交界处,是交通要道,在这里开旅店要是不发财老天都不答应。吴德掰着手指算了一下,眼下设备都齐全,只要有几千块钱启动资金,马上就能开业。要干就马上动手,明天就跟老妈去要钱,然后再雇两个人,只要开了业,淘哥就不能把自己撵出去,他要跟自己打官司,就跟他来个二一添作五,不然三七开也行,反正说什么也不走了。他越想越美,越喝越甜,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夜。

这两天正是月黑头,天上只有一弯弯月牙。吴德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打算收拾收拾休息,他站起身来正要去卫生间,突然看见窗外好像有个人影晃动,他以为自己喝多了看花了眼,就向窗前走过去想仔细看一看,当他把脸刚探到窗户的时候,突然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一下扑了过来,冲他哈哈大笑,他嗷的一声被吓昏了过去。

吴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他昏昏沉沉地从地上坐起来,向四周看了看,奇怪,自己怎么会坐在地上,他一时间想不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吴德使劲晃了晃脑袋,静静的回忆了一下,慢慢的他想起来了,自己刚才是看到鬼了,是被鬼吓昏过去了,他忽地一下出了一身冷汗,这才发现自己的裤子已经湿了。吴德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慌忙拉上了窗帘,又把门锁好,然后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半天,确定外面没有什么动静了,才脱衣服上床。这一宿吴德根本就没敢睡觉,直到快亮天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着。

吴德睡到中午才起来,他想起昨晚的事还心有余悸。他站在院子中间,看着周围的房子,最后把目光落在最东面的两间正房上。这是两个老人生前住的房子,老人没了,但是老孙头每天都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还在遗像面前焚香祷告。吴德心想,如果开旅店,正房得腾出来,再说在旅店供着死人谁敢来住店,他这样想着就走了过去。

门上着锁,吴德趴在窗户上向里面望了望,里面没什么变化,跟老人生前一模一样,他看了看转身要离去,可是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 ,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又转过身来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吓得他头发都竖起来了,只见两个老人遗像面前烧着三炷香,吴德的魂都给吓飞了,他定了定神,想到了老孙头,一定是他烧的,老孙头有家里的钥匙,肯定是他来过。想到这,吴德缓过神来,他得赶紧回家跟老妈要钱去,要在淘哥没有办完手续之前开业。

淘哥得知吴德没跟自己打招呼就搬进了老宅,心里非常生气,但是眼下房产手续还没有办利索,他不想跟吴德费口舌,反正房子暂时也是闲着,他想住就让他先住着去,要是硬撵他走反倒让别人说闲话。淘哥安慰了老孙头几句,告诉他先忍一忍,以后还会让他回去住。

吴德这次没像以前那样跟老妈耍赖,而是跟老太太玩了一个心眼儿 ,他一见老太太就说:“妈,涛哥找我了,他要我跟他一起开旅店。” 老太太听了他的话,根本不相信,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再说老太太也知道淘哥最烦他,淘哥找他开旅店,这不是鬼话嘛。就说:“淘哥跟你开店,打死我也不相信,说吧,你又想干嘛。”吴德一本正经的说:“妈,你咋还不相信自己的儿子啊,这回真是涛哥找的我,他让我替他管理生意,挣了钱二一添作五,我也想了,自己都三十多岁了的人了,也该务正业了,挣点儿钱成个家,好让您抱孙子。”老太太听他这么一说,觉得挺有理,要真是这样那可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啊。老太太说:“既然是淘哥找的你,那你可得好好干,你是当舅舅的,别叫人家看笑话。” 吴德说:“看您说的,我连这点儿道理还不懂。”老太太说:“你舅舅死的时候,给我留了一笔钱,你拿去用吧,虽然是淘哥找的你,咱们也不能让他自己掏钱。”就这样,老太太给了吴德一万块钱。

有一件事让吴德挺头疼,就是老人的遗像安放的问题。如果留在正房那肯定影响做生意,要是放到仓房淘哥肯定会跟他急,说不定会揍他一顿。想来想去,他选中了东厢房最南面的那一间,这个房间不大不小,又在角落上,还被门口的老槐树挡着,最合适不过了,他就把两个老人的排位放到了那间屋子里了。

吴德在门口贴出广告,招聘了两个店员,他还找人算了算,找了个好日子,一大早就放炮开张了。俗话说,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吴德一开张,那些老顾客就都来了,这都是两个老人生前给打下的底子。吴德倒是挺孝顺,他按时给老人上香,没断了香火。

淘哥知道了这件事气的哭笑不得。没文化的人胆子也太大了,什么手续都没有就敢开张做买卖,这不是犯法吗,再说一家人也不至于非要弄成这样啊,如果舅舅真的改邪归正,正正经经做生意,那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呀。淘哥赶紧开车来找吴德,叫他办理经营许可证。

吴德见淘哥来找他,他有点胆虚,但是他早就横下一条心,不管你说什么,我就给你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爱咋咋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淘哥不但没发火,反倒很支持他,这弄得他很不好意思。淘哥说:“舅舅,你要想用房子开旅店,这是好事,可是,你应该跟我商量才对,正正经经做生意我怎么会反对呢,房子闲着不也是闲着嘛。”吴德不好意思的说:“我不是怕你不给我用这房子吗,没想到你这么仁义。”淘哥笑了:“我不给你房子跟不给你用房子那是两码事。我刚才转了一下,还挺像回事,不过你什么手续都没有就开张那会受罚的。这样吧,我帮你办手续,你就放心做吧。” 说完淘哥要走,吴德拉住他,淘哥问他:“舅舅有事吗?” 吴德说:“你看,这话咱还没说完呢,房子是你的,我也不能白用,你看这样,我要挣了钱给你一半。”淘哥说:“这样吧,你每个月给姑姥姥2000块钱,就等于给我了。” 说完 淘哥开车离去。望着淘哥远去的车影,吴德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这天,店里来了一个女子,说是来找工作的,来者自称叫任如玉。二十八、九岁,个子不高不低,长得挺漂亮,就是看上去有点儿水性杨花,吴德一眼就给相中了,他二话没说就把女子留下来了。这个如玉小姐也确实能干,不但能吃苦,还很有头脑,她帮着吴德把店里的生意打理得有条不紊,而且由于她的到来,店里的客人也比以前多了。这可把吴德乐坏了,他把生意整个交给了如玉,自己成了甩手掌柜的,就这样,没有几天两个人就住到了一起。

这天晚上,如玉躺在吴德的怀里问他:“唉,你想不想发大财?”吴德说:“谁不想发大财,做梦都想。”如玉说:“如果凭现在这种经营,只能弄个肚圆,发不了大财。”吴德说:“我觉得现在挺好,只要好好经营就是发不了大财,后半辈子也够了。” 如玉掐了他一把说:“亏你还是个男人,鼠目寸光。”吴德说:“我现在一无所有,做的是无本的生意,还能怎么样。” 如玉一下坐了起来:“我有一个好主意,用不了一年我们就能发大财。”吴德问他:“什么主意?”如玉爬到他耳朵上说了几句,吴德听她说完就像中了电一样,嗖地坐了起来:“你说什么,胡闹,淘哥如果知道非把我撵走,到那个时候我连争辩的理由都没有了。” 如玉说:“他一年都不来一回,怎么会知道。再说现在开旅店的有几个没有小姐的。就你这胆儿,一辈子也发不了财。” 吴德看如玉生气了就赶紧安慰她:“急什么呀,你让我想想。” 如玉说:“这有啥好想的,有我呢你怕啥,”吴德想了想,说:“好吧,那就听你的。” 如玉一听乐了:“这才是我的好老公。”

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任如玉没费吹灰之力就找来两个小姑娘,这一下吴德的生意可火了,简直是门庭若市 ,预订房间都得排队。这天晚上,客人都入睡了,吴德跟如玉两个人高兴的在床上数钱,正数的手疼,突然听见院子里面有人在哭,如玉看看墙上的表,正好是12点,这么晚了什么人在院子里哭啊,她用手撩开窗帘往外面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人,哭声也停住了,她骂了一句:“这是谁呀,深更半夜不睡觉,真讨厌。” 她坐到床上继续数钱,刚数几张,外面又传来哭声,她生气地把钱甩在了炕上,又打开了窗帘,仔细查看每一间房屋,只见每个房间都已关灯,她巡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到了大槐树上,她发现树杈上好像有个人,再仔细一听,哭声就是从树上传出来的。声音很小,但是很凄惨。如玉赶紧回身叫吴德:“快来,你看,树上好像有人,是不是小偷啊?” 吴德爬过来向外面张望,就在这时候,只见树上那人飘飘落了下来,就在落地的一刹那,那人变成了浑身白纱,只见她披头散发,伸着一条半尺多长的舌头,手里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边哭便向他们两个人飘来。吴德和如玉吓得魂飞魄散,用被子紧紧蒙住头,连声也不敢出,就听那个女鬼说:“你们伤天害理,不得好死,快拿命来,快拿命来。” 说完就开怀大笑,笑声由近到远,渐渐离去。过了好一会,他俩才从被子里面钻出来,吴德仗着胆子向外面望了望,只见所有的窗户都亮了灯,不用问,肯定所有人都听到了动静。

第二天一早,所有的房客都来到了院子里,他们互相打听昨晚发生的事,谈论自己所看到的鬼故事,他们正谈论着,突然听到有人大喊着从屋里跑出来:“救命啊,有鬼了!” 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店员徐小姐,只见她身穿睡衣,光着脚丫子,边喊边往外跑,再仔细一看,她原来的长发没有了,不知道被什么人给剪成秃子了。这一下大家可乱套了,都跑回屋里收拾行李,不一会就跑光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老宅里闹鬼的事很快就在镇子里传开了,人们添枝加叶,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老宅里有一个女鬼,长得十分漂亮,到了晚上专门勾引男人,然后吸干他们的血,还有的说,那女鬼专门祸害女人,凡是住店的女人都被女鬼剃光了头发,本来不大的事被传得神乎其神,吓的镇子里的人都不敢靠近老宅,老远就绕道走,那两个女孩也吓跑了,任如玉一看这种情景也想走,吴德翻脸了,他狠狠给了任如玉一个大耳光,说:“我挺好一桩生意让你搞砸了,你想跑,门都没有,你要敢跑,老子就宰了你。”如玉一看吴德真翻脸了,有点害怕了,就说:“你急什么呀,我只是说说又没跑,再说我当时也是为你好嘛。” 吴德说:“你说,以后怎么办。” 如玉想了想说:“抓鬼。” “什么?” 吴德一下子蹦了起来:“你没吓傻吧,大白天说鬼话。” 如玉说:“我就不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鬼,你肯定是以前做的缺德事多了,有人故意来报复你。现在除非抓到这个鬼,不然就别想翻身。”吴德呲了呲牙没说话。

说来也怪,自从店里的人走光了,老宅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吴德和任如玉等了一天,女鬼也没出现。吴德突然想起来,一天光顾着急了,忘了给两个老人上香了。他来到那间房子准备给老人烧香,可是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眼前的情景又把他吓的魂飞魄散,只见两个老人的排位面前香烟缭绕,桌子擦得干干净净,地下的瓷盆里面还有烧过的纸钱。他吓得大叫一声:“鬼来了!”撒腿就往回跑。如玉听到他的喊声拿着菜刀就从屋里冲了出来,差点儿跟吴德撞了个满怀,他问吴德:“鬼在哪?” 吴德用手指着那间屋子说:“在屋里。” 如玉向那间屋子走过去,吴德多利哆嗦地跟在她后面,如玉来到房门前向里张望,里面什么也没有,就问吴德:“鬼在哪?”吴德指着里面说:“你看,那香自己就点着了。” 如玉冲着里面大声喊:“你是什么人,少在那装神弄鬼,有本事你就出来,老娘我不怕你。你出来,跟老娘比个高低。” 她喊了半天,直到喊的精疲力尽,也没把鬼喊出来,就在这时,就听身后有人问:“老板,有房间吗?” 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差点把他俩吓趴下,如玉慢慢地转过身来,这才看清楚,门口站着两个男人,那两个人盯着老板娘手里的菜刀,感到莫名其妙,如玉赶紧把菜刀藏到身后,问来人:“你们要住店吗?”其中一个人说:“是要住店,有房间吗?” 如玉赶紧说:“有,有。请到上房。”

这两个人住下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又来了两个,这四个人是一个地方的,他们见了面安排好住宿就出去了,一直到晚上才回来。回来后其中一个人就来找吴德和如玉,他对吴德和如玉说:“我想跟你们商量个事,不知道你们给不给方便?” 如玉看了看吴德,然后问那人:“不知道什么事,你说出来看看。不过,你要是有什么特殊要求我们是绝对不答应的。” 听如玉这样说,那人笑了:“大姐你想哪去了,我们是正经的生意人。我们是做山货交易的,想把你家这个大院包下来,大概一个月时间,房费付双倍 ,你们看怎么样?” 吴德一听高兴坏了,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他偷偷用手推了如玉一下,如玉想了想说:“行倒是行,不过咱们的立个字据,这个院子只许你们四个人住,如果你们把其他人招进来,就立马走人,房费一分不退。”那人非常高兴:“没问题,我们马上立字据。”

任如玉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把来到老宅所做的事前前后后思索了一遍,最后她弄明白了闹鬼的原因了,那个鬼不是说他俩伤天害理吗,肯定就是指的招小姐这件事,她感到很后悔,所以她暗自发誓,从今以后再不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了,因此,那个房客一说商量事的时候,她就马上点明了这件事儿。

淘哥今天突然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妈妈告诉他,自己已经回来了,而且在这里买了房子,让淘哥回家。

母子见面,抱头痛哭。自从妈妈走了之后,二十年母子俩只能看照片和视屏,咫尺之间不能见面,实在让人痛心。妈妈扶起跪在地上的儿子,给他擦去眼泪,对陶哥说:“妈妈对不起你,从此以后妈妈再也不离开你了。” 淘哥问妈妈:“你留在这里,台湾的家就不要了吗?” 妈妈叹了一口气说:“妈妈在那面早就没有家了,那个人是个大骗子,他在台湾有家室,他把我骗到那面,给我买了一套房子,就不管我了,我手里没钱,别说回来,就是吃饭都成了问题,后来只好靠打工维持生活,妈妈什么苦都吃了,我天天都在盼望回来跟家人团聚。现在好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淘哥听妈妈这样说非常高兴:“妈妈,我今天就回家来住,我也能吃妈妈做的饭了。对了,您去看姥姥和姥爷了吗?” 妈妈说:“我紧赶慢赶也没赶上看他们最后一眼,所以回来之后我就没有告诉你,一个人给姥姥姥爷守了几天灵。姥姥去世之前给我打电话。说是要把老宅留给你,可是她担心你表舅跟你找麻烦,让我赶紧回来。我开始想把它吓唬走,后来见你答应让他继续开旅店,我就没再找他麻烦,可是没想到他狗改不了吃屎,竟然招小姐,搞歪门邪道,我就教训了他一下,如果他还不痛改前非,我们就把房子收回来。” 淘哥说:“我是看在姑姥姥对妈妈有养育之恩,才这样做的。” 妈妈说:“我儿子有孝心,比妈妈强。”

从那以后,吴德安分守己的做生意,如玉也一心一意的跟他过日子,对老人也非常孝敬,他俩又把老孙头请回去看院子,第二年吴德跟如玉举办了婚礼,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与"老宅惊梦_闹鬼老宅,村民拆迁老宅挖出银元"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