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小说 > 戏说人生 > > 山有木兮木有枝_山有木兮木有枝啥意思,山有木兮木有枝图片

山有木兮木有枝_山有木兮木有枝啥意思,山有木兮木有枝图片

发布时间:2014-12-29 15:20:32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一】

“妈,你看老二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林珂穿了一身殷红色丝质睡衣,头发乱蓬蓬的似一堆海藻。

四十出头的女子一双丹凤眼微挑,精美的五官被市井之气笼罩,“阿珂,你明儿个不是有一场模拟考吗?今天怎么起了这么早?快回去多睡一会儿。林辰打扰到我的宝贝女儿睡觉了吗?待会妈妈去说她,你快回去睡个回笼觉。妈妈给你做你最喜欢的芙蓉奶酪,可乐鸡翅。”

林珂打了个哈欠,顶着海藻头慢腾腾的朝着房间里挪过去,一边走一边道:“妈,老二在家里画画呢!难道她想以后读艺术系?那可是烧钱的专业呢!你可是答应过我,要把钱留给我学医的。”

“晓得啦晓得啦!妈妈怎么可能把钱留给林辰去艺术系呢?宝贝女儿,你快去睡一会儿,饭好了妈妈叫你。”

林辰一头细碎的短发,静静地坐在窗边。只留给林珂一个瘦削的背影,笔挺挺的脊梁,手中的铅笔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林辰,这都六月份了,你还穿长袖长裤?你怎么不直接拿头套把头也罩起来?”林珂瞟了眼林辰手中的话,心底倏地升起一阵烦躁,刻薄道。

素净白皙的手里,铅笔微微一滞,淡漠的声音带了一丝疏离,“多谢长姊关心,小妹不热。”

林珂的眉头越发皱得紧了,声音提高,略略有些尖锐,“林辰,你最近古装剧看多了吧?什么长姊小妹啊?你能正常说话吗?

林辰抿紧了唇,将手中的素描本放在收纳盒里,缓缓起身朝着房外走去。

“没大没小,没听见我在和你说话吗?”

林珂正叫嚣着,谁知林辰突然在门口转过身,从双眸中射出一丝冷冽之气。她静默的看了林珂一眼,转身出了卧室。

林珂张了张嘴,心中突地跳了一下,然后缓缓沉了下去。

林辰看了眼桌上的白粥,还有母亲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她静静地在桌边坐下,就这咸菜喝了大半碗白粥,朝着还在忙碌的妇人说:“母亲大人,孩儿去图书馆看书去,中午会在外面用食。您勿等我食午饭,女儿出去了。”

半晌没有回应,林辰又说了一遍,妇人只是大声道:“出去吧出去吧,免得在家惹你姐姐不高兴。”

“是,母亲再见。”

踏出家门,反手将门带上。林辰眼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划过,她低着头换了球鞋,缓缓朝着楼下走去。

周末的公交车上人山人海,林辰找了个靠近后门的地方站着。她们家在郊区,离市图书馆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车上的人上上下下,身边的人换了不知凡几。

程景麒抱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纸箱,纸箱里装着他从姑妈家讨来的金毛幼崽。他坐在车厢后座,好在车上人多,声音嘈杂,也没有人发现他带着宠物上车。

眼看着还剩三站路就下车了,他不由得在心底松了口气。

炎炎夏季,不少女孩子穿着齐膝的短裙,色彩艳丽,十分清爽。

林辰站在一群女孩子当中,长衣长裤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反倒显得有些突兀。她偏头看了看窗外的建筑物,热烈的阳光似乎反射进了她的心里。

她收回视线,却发现不远处有一只大手正贴在一个女孩的臀部。她顿时只觉得心底火气腾腾的往上窜,怒喝道:“尔等无耻之徒,怎能干如此猥亵之事?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黄花闺女,王法何在?”

众人随着林辰的一声暴怒,顺着她的视线将目光停留在那名男子不安分的手上,车厢内一时间鸦雀无声。

人们一时面面相觑,虽然这个女孩呵斥色狼勇气可嘉,但是她的用词很是奇怪。

程景麒有些目瞪口呆,而后心底的爆笑抑制不住的往外涌。他不由得伸手拭了拭眼角几欲涌出的眼泪,怀里的幼崽似乎感受到了周围突然安静下来的诡异氛围,不安分的在纸箱里嗷嗷叫唤了两声。

售票员冷冽的眼神如刀一般射过来,程景麒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抬手做了个sorry的姿势。

色狼在众人的谴责声中落荒而逃,众人这才将视线转到刚才那个言语奇怪的女孩子身上。

林辰站得笔直,任由大家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甚至没有脸红一下。这一举动,反而让众人不好意思在将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程景麒在售票员的数落声中连连称自己不对,临下车时还在保证没有下次了。

他下车时,眼神不由自主的朝着林辰看去,谁知道她和他在同一站下车。

【二】

程景麒站在一旁,看着林辰下了车,这时看清了林辰的模样。

女孩一双丹凤眼沉静若水,薄唇紧抿,实在很难相信车上那些电视剧里才有的语言会是从那张嫣红的唇瓣里说不来的。她的皮肤很白,脸上有细细的白色绒毛,在阳光下晕出一层淡淡的光华。女孩个头不矮,目测一米六五左右,身板略显单薄。

女孩穿白色衬衫配深蓝色牛仔裤,脚上一双帆布球鞋,背了个棕色的双肩包,一副学生模样。看年纪应该在十五六岁左右,青涩而懵懂的样子。

程景麒伸手扯了扯自己半袖衬衫的领子,看着女孩最上面一颗扣子都纹丝不动的扣着,不禁替她有些气闷,似有些透不过气来。

这一打量不过一分钟的事情,林辰早已经朝着图书馆的方向大步走去。

程景麒又扯了扯自己敞开的衣领子,嘀咕一句,再次看了林辰的背影一眼,眼里盛满了好奇。

“呆呆,你说这个女孩好玩吗?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金毛挠了挠箱子内壁,轻轻嗯哼了一声,安静了下来。

图书馆里人很多,按照电脑上的索引,林辰出现在语言学的区域。

语言学只占了两三排的书架,很多书都是崭新的。来这里的人也很少,林辰睁着一双眼睛细细浏览着。看到喜欢的书就会抽出来,从头到尾略略扫视一遍。

泡在图书馆一个下午,回去的时候,她手上多了一本英语单词词汇、一本函数题解,一本史记。

她很清楚自己的学习成绩,语文是她的强项,数学较弱,几何函数特别差。而她所有科目当中,最差劲的要数英语。

如今在一个默默无闻的高中读高一,眼看着高一都要结束了,她离自己定的目标依旧相差甚远。

她拉着吊环,眼神黯了又黯。母亲和长姊,要是她们知道......

她还剩下两年的时间,而这两年的时间里她又能做些什么呢?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一中高一(1)班

“景麒,思春呢?”崔墨在程景麒身边坐下,拿手肘拐了拐他。

“何出此言?”程景麒咧了咧嘴角反问道。

“看你眉眼带笑,嘴角上翘,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说吧,被哪家的小妮子把魂给勾去了?莫不是班花柳茜?”崔墨一脸八卦,坏坏的笑。

程景麒打了个哆嗦,“我说崔墨同学,咱不带这么损的。难不成我要每日板着个扑克脸才成?我就不能有喜怒哀乐了?”

柳茜是班花不假,长得水灵,声音娇滴滴的宛若黄鹂。但是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喜欢发嗲,好多男生都对其绕道而行,程景麒就是其中一个。

“能。程景麒,听说今早上的早点又是爱慕者送的?你说你那么多爱慕者,就没有一个你看得中的?”崔墨将额间的碎发捋到耳后,一双耳朵竖得老高老高,偏偏还佯装不在意的样子,快速的拿了程景麒桌上的一本书胡乱翻看。

“不是没有,而是......”程景麒眉眼弯弯,一张脸堪比初升的暖阳,温暖而爽朗。

崔墨将书放到一边,盯着程景麒的眼睛问,“而是什么?”

“而是根本没有想这方面的事情,哪像你整天八卦这些有的没的,有意思吗?”

与"山有木兮木有枝_山有木兮木有枝啥意思,山有木兮木有枝图片"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