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小说 > 爱情小说 > > 未来的模样(42)_未来卡搭档对战42,重生未来之药草师42

未来的模样(42)_未来卡搭档对战42,重生未来之药草师42

发布时间:2014-12-29 15:20:08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我的话音落下后,心里正寻思着应该回到床边去陪微、成他们俩,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黄迷突然来了一句:“不好,K2基地情况危急。”

“出什么事了?”我的神情和肢体动作马上被调动起来,边问她边将刚抬起的左脚莫名地压回飞船的地板上,并去看黄迷的脸。此刻,她的眼睛直视前方,脸上的表情告诉我,似乎前方发生了什么大事才促使她那原本可爱的脸蛋突然之间变成如一个老者一般的深沉和凝重。

她没有看我,也没有用话语来直接回答我的问话,而是,只顾快速的将飞船调回手动模式,并努嘴抬起她那个尖且小的下巴指着飞船前窗外的情景,让我自己去看。她的这个动作,算是回答了我前面的问话。

我顺着她下巴所指引的方向往前窗外看过去,只见层叠如棉絮般的白色云层漂浮在飞船前下方那一片广漠的空间里,在那里隐约笼罩着一座模糊不清且依稀辨识得出它还算是绿意盎然的陆地。随着飞船逐渐下降并继续往前行驶着,陆地外形的概貌就越来越清晰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用手指着前方那个陆地问黄迷:“这就是K2基地?这就是徐博士呆的地方?”在她所指的方位上,在我所处的这个位置点上向外俯瞰,我的双眼始终没有看到K2基地上有什么异样,故而没有继续问她到底哪个地方出现了什么状况。而是,在此刻,我更加关心自己内心的感受,因为,我马上就要落脚到那一片土地上,坐上徐博士最新研制成功的时光机回到我渴望已久的空间。想着马上就可以带着微、成返回家园,心里抑制不住地、莫名地涌起阵阵激动的情绪来。

“嗯!”她边回答,边点点头,目光一直注视着前方,手一直未曾离开过操控台的按钮,神情紧张而凝重,与我兴奋的情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不去管她心里的想法和感受,而是继续注视着那个离我越来越近的K2基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K2基地,从外形看,这是一个比较小的小岛,而且是一个悬浮在空中的小岛,也是我第一次在比较近的距离俯瞰它。它的四周由深绿色的水样物组成,并巧妙的形成一个密集的包围圈,看似一个圆筒状的坚硬绿墙,实则是一个会随风晃动的水绿墙,该绿墙高约三米,厚度不知;绿墙上延伸出一层薄而微透的绿雾,绿雾源源不断的被输送到顶部的一个点上,等点上的绿雾汇集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绿雾又变成绿液被那个点反溢出来并最终下滑且流回到绿墙上,如此反复循环,毫不浪费,从设计上来说,可谓独具匠心;绿雾所形成的大雾罩像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碗一样,倒扣在绿墙上,使得包裹在绿雾下的K2基地,其里面隐含的内容物显得独特而神秘莫测。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说K2基地情况危急,那么,请问,你是从何处看出它的危急来?为何我看不出来呢?”见黄迷一直闷闷不乐,表情凝重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提出,她之前没有用言语直接明确回复我的那个问题。

“难道你就没有看到那个绿色雾罩上面已经有多处出现了薄弱的区域了吗?这说明徐夫人卓娅正在分娩,她分娩的时候,雾罩也是最薄弱的时候,也正是需要我们去保卫K2基地的时候。你再看那些在雾罩上旋飞的小小变异蟑螂,它们在等待雾罩薄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所可能出现的微小漏洞,从而伺机飞扑进基地,肆意攻击基地上的珍贵外星植物。”黄迷边说边忙碌地操控着飞船,看得出,她已作好准备,随时让飞船变形成汽车着陆。

她所说的话,让我疑惑不解。其一,小小变异蟑螂有这个能耐,居然能够在这么高的高空下旋飞?其二,蟑螂是不耐飞行的生物,如何能从暗崖长途跋涉的飞行到K2基地的上空,这不是很值得怀疑吗?不过,这两个问题,我只在自己的心里捣鼓而已,并没有问出口。

此时,飞船距离K2基地已经近在咫尺,我眼前的视线再也不允许我去回看雾罩上方的小小蟑螂以及雾罩的薄弱区域。再说,我也不想辩解我为什么没有看到她所说的情况,我只在自己的心里胡思乱想了一通。也许是我没有用心、仔细观察雾罩上空的情形;也许是我的眼力没有她的好,毕竟她是机器人,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小孩子;也许是我的视线完全被雾罩的壮观奇景所迷惑,从而对它身边的一切视若无睹。总之,我确实是没有看到如黄迷所说的什么小小的变异蟑螂在雾罩上空旋飞,以及什么雾罩出现了薄弱环节。只不过,我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去打扰她,因为,我看到她在飞船的操控台前移来移去似乎相当忙碌的样子,以及她那娇小而楚楚可怜似的身影,实在于心不忍将其打扰。于是,我果断决定,暂时闭嘴,只将目光来回的游移在她与K2之间。

不久,飞船冲进绿色雾罩并在冲刺的那瞬间变形成一辆四门跑车,那时那种刹那间的感觉,犹如一只猛禽突然从空而跃下,其狂野的程度,可谓令人惊讶,简直帅呆了。从跑车着陆到陆续往前行驶了一段距离,这期间,我只感觉到车身有些许颠簸,又见微、成从原来坐在床上变成了坐在车里的座位上,一切安稳,并无大碍,心里着实很享受这种着陆的过程。正回味间,黄迷已停下了车子,并熄了火,她匆匆打开车门,边自顾飞出车外边抛下这样几句话,就离我而去。她说:“我先去找徐博士,你可以下车或呆在车里等我回来。如果你选择下车游园,那么请将毫无自我保护能力的他们俩留在车上,锁好车门,以策万全。另外,特别提醒你,下车后,请记得千百不要靠近绿墙以及它边上的绿色植株和绿色液体。切记!”

正思索黄迷刚才那郑重其事的的话语以及她的诡异表情,猛然间,我感觉后背有股阴风助推着我的身体下了车,我的身体几乎是踉跄着往前缓冲了几步才站稳脚跟。这时,一种莫名的不祥的预感在我心底泛起。这种感觉突然让我联想起在喜马地下实验室时,烂老铜隐身摸我后背的那种毛骨悚然的情景,真真是不寒而栗。我稳下心来,回到车旁,弯腰斜头往车内看了一眼,里面只有微、成他们俩正在安静的互相研究着对方的奇装异服,并无可疑的第三者存在。如果烂老铜真的隐身上了飞船并到了K2基地,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假如他真那样做的话,此刻,谁又管得住他呢,谁又控制得了他呢?也许他根本不在这里,一切只不过是我自己的神经太过警惕和敏感了,我只能这样安慰着自己去锁好车门,一步一回首的离开了车子。

接下来,我专心致志地欣赏起K2基地的布局来。

这是一个迷你型的基地,一眼望去,面积只有区区的几千平米,当然是相对超大的喜马基地而言,它确实是小了点。然而,它虽迷你,却是极干净且整洁,周围的景致也可算得上是一流的。在这个基地的东南和西北两个方向上各座落着一栋房子,房子主要采用墨绿色的石块叠加而成,其房顶则大胆的采用淡紫色的琉璃瓦加盖,两色搭配在一起,原本应该是极不协调的,然而,在我这个小孩子的眼里看来,它依然荧光生辉,有种闪闪发亮的感觉,仿佛童话故事里那些小矮人们居住的地方。在两房之间的空地上,被分隔成数块,每块土地上分别被种上外形奇异且色彩鲜艳的外星植物;伴随在各植物周围的有三五条用紫水晶铺设起来的大过道,还有数条小道从大道处延伸出来,它们之间相互连通,有些曲折,有些幽静。我缓步在其中,慢慢地欣赏,有种到了人间仙境般的感觉。从众多的植物里,我能认识的仅仅就只有三种,那也是在飞船的天花板上曾见过的植株。它们分别为:

娇艳欲滴的超大红花一朵,花朵伸展出来的花瓣足足有两平米大小;花下有一池红色的液体正冒着气泡,看着翻滚的气泡,我情不自禁的弯下腰,伸出手,用食指蜻蜓点水般的轻触液面,粘得一部分红液放进嘴里品尝;尝后才知其中味,鲜香甘甜,绝不亚于水果糖的口感。此液应该就是能解绿色液体的红色神奇之液,结合我在这个空间的见闻,大胆的猜测,它不但具有解毒之功效,而且还有似强心剂般的功效,能在短时间内促进生物的生长发育,因为,我感觉只品尝了那么一点点,就有肌肉在跳动的迹象,果然是名不虚传的一剂好液。再看红液的池边还零散着几块紫水晶,我随手捡了两块放在手心把玩,它们看起来是铺路时留下来且用不上了才废弃在那里的多余之物,此时,却是成了红花红液的点缀之物,煞是好看。

就在种植红花的不远处,有一块土地上种植着几株低矮的果树,其叶间的枝桠上挂着些许葫芦样的黄白色果实,就和农家菜园里长的蒲瓜有几分相似,那黄果表皮上沁出的汁液汇集在果实的底部,正往一个个黄色的小玻璃钢里滴落,看起来好似琼浆玉液般鲜美可口。这就是外星生物的主粮食——黄色液体,我在飞船上也曾喝过那么一小杯,其功效确实不容小觑。它不但美味可口、唇齿留香、解乏除饥渴,而且还有调整人体体温来适应这个恶劣、严峻的空间,以及还有促进生长发育之功效。对生物来说,它简直可以说是最佳的粮食。

别外一种植物是我不能靠近的,也是黄迷离开时特别提醒过的,我只能远远地看着,那是一些茂密的阔叶绿树,绿得发油,其下修筑着一条长长的沟渠,里面淌满绿莹莹的绿水,绿水上层浮游着一层气体,热气腾腾的样子,想来,紧挨其外那道绿墙就是由这些绿液精制而成,目的就是用来抵御变异种。我并不十分清楚绿液的具体功效,只能凭空大胆的去猜测它应该是一些能麻痹生物肌肉组织并使其在最短的时间里似铅化般的僵硬,从而导致生物失去知觉并致命。我应该远离这种液体,绝不能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

于是,我边缓慢踱着步子,边将手上的紫水晶抛到一定的高空,又接回手心,如此左右互换,轮番把玩着,脑子也不得空闲,正在思考着,是否要回车里去将手上的紫水晶交给微、成他们俩玩,还是找个适合倚靠后背的地方来研究一下头顶的那个雾罩。就在这个手脚忙碌、头脑被思绪充满的时候,我的后背冷不丁的被一只冰冷的似铁块般坚硬的手猛力的推了一下。为了保持我身体的平衡,我本能的向前俯冲并伸出双手来稳住身体的重心。至此,我的身体是得到了缓冲,可是,我刚接回手心的紫水晶却双双失去了重心并不偏不倚地被抛下绿墙刚延伸出来的雾罩上。我一时之间竟莫名的慌了神,几秒间,不,几乎是瞬间,我就惊悚到脑子处于一片空白的状态。

等到我回过神来,只见绿墙与雾罩相连的地方被紫水晶穿过之后,出现了两个紫水晶般大小的缺口,我不知道紫水晶为什么就能把雾罩敲出洞来,甚至没有时间让我多想它的功效,就看到从那个缺口上涌进一些小蟑螂,数量不计其数。它们小小的身体,疯狂的飞行速度,令我目瞪口呆,不但陆续的从我头顶上飞过,而且丝毫没有要攻击我的意思。难道它们无视我的存在,还是害怕我身上的意念衣或者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它们去办?总之,它们的行为,令人匪夷所思。

在接下来的几秒里,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紧紧的追随着小蟑螂们的身影。它们像一条黑色的绳索一样盘结在红花的周围,我几乎能猜到它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果然不出所料,它们一起往红色液体池里飞扑而入,其情景仿若一群无头苍蝇向粪缸飞驰而入,真是恶心至极,不忍目睹。此时的红色液体池,其里面的红液急剧沸腾起来,浆液四溢,热气翻滚,仿佛成了小蟑螂们泡温泉的绝佳之地。它们在那里面尽情的扑腾着它们的翅翼,肆意的涤荡着它们肮脏的身体。

就在小蟑螂们肆无忌惮的侵蚀红液之时,时间仿佛凝固了空间,我仿佛停滞了我的思维,直到它们陆续展翅腾空,用它们的身体去敲击绿罩之时,我的思维才逐渐的恢复。这下,我才知道自己闯了祸,我才知道小蟑螂们的真正目的,也终于明白那只推我的手和刚才下车时被一股阴风助推的那种感觉有着某种密切的联系。这种情况之下,我顾不得思考太多,几乎是用惊恐而沙哑的声音大声的呼叫起来:“黄迷,快来,有蟑螂进来了。”

话音落下许久,黄迷都没有从东南角那座房子里出来。我是左顾右盼、望眼欲穿、几乎是心急如焚,依然盼不来黄迷的身影,我陷入了茫然不知所措的境地。

与此同时,小蟑螂们也不得闲,它们在敲击绿罩的过程中,我看到它们的身体在逐渐增长、膨大。不多时,绿罩已被它们敲击、碰撞出许多大小不等的缺口,更多的大蟑螂飞进来扑入红色的液体池又腾空肆虐雾罩而去。如此,不但整个雾罩漏洞百出,危在旦夕,就连红花也已被它们肆虐、践踏的惨不忍睹,瞬间就处于枯死的边缘。

它们的的身体在不停的巨型化,肆虐的行为还在继续。有些大蟑螂见红液所剩无几,便向黄液扑去,黄液瞬间被它们疯狂的吸吮一空,就连接收黄液的瓶罐也已被它们打翻踩烂,撒了一地的碎罐破片;还有些大蟑螂用它们巨型的身体碰撞其他我所不认识的外星植物,那些原本娇艳欲滴的花草也逐一未能幸免。

见此情景,深深的触动了我的神经,原本一派生机的仙境之园,就这样毁于一旦。于心不忍之下,我又忍不住呼叫黄迷,几声回落,房子那边仍然毫无动静。我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再也懒得开口呼叫。心想,反正微,成在车里很安全,我身上也有意念护体,变异蟑螂就算它们的体型再膨大也是不敢靠过来。

想来想去,到最后,我开始为自己推卸起责任来。虽然,起因是由我手中的紫水晶造成,但是,那也不是我真心所为,而是那只隐身的手在无意间推波助澜,致使K2基地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再说,我已在第一时间里发出呼叫的信号,加之蟑螂入侵这么大的动静,如此,黄迷和徐博士居然还不出来处理,这能怪谁?

假如徐博士的夫人卓娅是在隔音的密室里生小孩,那么,他们没有听到这些动静也是情有可原。然而,徐博士总应该清楚,在他的夫人生产之时,雾罩有可能会出现薄弱的情况,这一点连黄迷都知道,他会不知?为何不提前做好防御措施?还有,我身上的意念衣怎么不灵了,它不是开启了自主功能了吗,何不出手相助?难道它的自主功能开启之后,就再也不愿意听我使唤了,可是,变异蟑螂们为何又不敢靠近我呢?当这些疑问反复的徘徊在我的脑海里,那时,我几乎只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不能自拔。偶尔会跳出来想一些无关痛痒之事,比如:基地里一切不堪入目的场景,我再也懒得去管。这个空间里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我只想快点拿到时光机,快点带微、成回到属于我们自己的空间。

漫天过海的胡思乱想,是我在这个空间常做的事,特别是在一个人的时候,在无助的时候,也在无聊的时候,我总是喜欢选择独自遨游在自己的脑海里,让自己的思绪泛滥成灾。然而,这样的时刻却被一股恶臭的气味所打扰,那时,我并不知道变异老鼠已窜入基地,我也不知道半人兽是何时堂而皇之地步入基地,直到那股气味向我靠近,我才将恍如梦境的思绪停止。

我本能的闻味寻迹,就在距我身体不足两米的地方,发现了暗崖表姐的孙子辈小半人兽,只见它呆傻的站在那里,用它那双还算明净清澈的眼睛肆无忌惮地扫视我的全身。我瞪了它一眼,它弓腰跑开了。我的眼睛莫名地追随着它移动的步伐,直到它跑回它的队伍,投入一只半人兽的怀抱,那时,我才看到,这个基地又有了许多入侵者——变异老鼠和半人兽。

只见一只变异老鼠手拎粘满红液的半大不小的蟑螂向绿墙抛去,又抓起一只抛出,它每抛一次,总能让绿墙瞬间破出一个洞来,也总能让它手舞足蹈的兴奋一阵。看得出,它对自己的行为成果很满意。愚蠢,我忍不住在心里蹦出这两个字来。

其中有一只半人兽的智商就比刚才这只兴奋的变异老鼠高一层,它用的抛掷物自然也是蟑螂,只不过,它每抛一次只选择同一个破洞的边缘,而不另选择其他的地方,如此几次抛掷下来,那个破洞越来越大,几乎可以说是门庭洞开了。

那只刚才让我嗅到臭味的小半人兽,也有样学样,开始模仿起它们来,只不过,它抓起的抛掷物是几块紫水晶,别看它小,力气还是蛮大的,一抛一个准。看着它那模样,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它,若说它是可爱的,似乎有点过了,若说它是可悲的,说不定它自己身为半人兽的后代还感到骄傲呢。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在它们一次又一次的抛掷中溜走,而我等待的黄迷还没有出现,却是迎来了暗崖的表姐。

这下可热闹了,由于我不经意间把玩的紫水晶被隐形手一个推动错抛,导致K2基地陷入灾难。对于这场灾难,我是又自责又无奈,只能焦急地等待着黄迷和徐博士出来处理。希望这一场灾难,不会延滞我带微、成回到属于我们自己的空间。

与"未来的模样(42)_未来卡搭档对战42,重生未来之药草师42"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