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小说 > 奇幻小说 > > 伤逝_伤逝鲁迅,伤逝读后感

伤逝_伤逝鲁迅,伤逝读后感

发布时间:2014-12-29 15:20:05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一】 四月已到中旬, 却感觉天气还是越来越冷。满天的风沙,卷着零星的雪花,似乎一刻也没有停息过。早晨的太阳刚一露头,天空就被大片大片的浓云给牢牢遮住了。远远看去,就像爬满了青苔的泥潭,既潮湿又阴暗,低低的向地面上府压了下来,让人感到不寒而栗,郁闷得透不过一丝气来。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总会期盼温暖的日子,稍快一点儿的到来。

街头上很静,许多店面的门窗都紧紧地关闭着,几乎很少有人出来走动。偶尔,一辆豪华的轿车从街头飞驰而过,车轮下面溅起的泥浆,四处乱飞,如同那些还没来得及愈合的伤疤一样,不被同情地扬得满街都是,甚至还招来人们的无端怨怒。

“春天都快半季了,天气咋还这么冷呢,还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变得暖和一点儿呀!”我默不作声坐在窗前,心里一边诅咒这不阴不阳的鬼天气,一边期盼着晴朗温暖的日子,尽快地早点到来。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响了。这个电话是爱人打的。他在电话里说:“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便没有往下接着说,但我还是隐隐地觉得很不对劲,因为他的声调异常的低缓沉重,听起来似乎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这并不奇怪,因为他平时非常喜欢看新闻联播,国内国外的新闻,他都特别关注。而且平时没事儿的时候,也总爱不阴不阳地用这种腔调和我开些个莫名其妙的玩笑:什么日本地震了!印尼发生海啸了!美军袭击阿富汗了!……这些骇人悚闻的消息,一旦接触到他的眼睛和耳朵,便都成了不幸的消息。我认为这些岌岌可危的国家大事,都应该归联合国去管,一个老百姓就算是知道了也没啥本事解决啊!只不过在一旁陪着掉几滴虚情假意的眼泪而矣。因此,我对那些新闻性的报道不怎么上心,国际上的纠纷每天都那么多,有时候也略微关注一些。但也不知道那些是值得同情的事,那些是不值得同情的事。因为,这个世界上不幸的人和不幸的事太多了,我就是想伤心,也伤心不过来呀!

于是,我阴阳怪气地回敬了一句:“对于你这个不幸的消息,我深深地表示同情!”而且还特意强调了一下:“节哀顺便!”

“我说的是真事!七叔病危了,他正在医院穿衣服呢!如果,你现在不忙的话,那就马上坐车过来吧!我现在正开车往医院赶呢!”听了他的话后,我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站在那里愣了半天,才醒过神来。“什么?七叔的身体好好的,他怎么会出事呢?”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但千真万确。爱人说的病危和穿衣服,我基本上都懂。他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委婉地在暗示我,七叔现在已经病逝了。等我再和他通电话的时候,那边已经去了殡仪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令我有些坐卧不安。我站在窗前,抬眼望去,透过薄薄的玻璃,外面的天空,彷佛又阴暗了许多。我再也不能静下心来工作。于是,我请了一下午假,匆匆忙忙地赶了回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回到家里以后,就看见婆婆一脸愁容地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嘴里还喋喋不休地说:“你七叔这一死,你七婶儿还咋活?这一家人可咋活啊!”然后,便是一连串的叹息声。是啊,人生无常,当一些无法预料的事情,重压般地摆在眼前的时候,承受的耐力就变得更加残酷了!

【二】七叔,不是爱人的亲叔叔,他是爱人的叔伯叔叔。我们两家的关系一直很好,因此,他家所有的大事小情,都逃不过我们的眼睛。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总会带些礼物去看七叔和七婶。平凡的男人,大都过着平凡而简单的生活。虽说养家糊口的不怎么容易,却都是家庭的主宰。他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家庭的担当。他什么困难都可以不怕,怕就怕摊上刁妻和孽子,那可真就没辙。无论多么刚强的男人,如果在这可恶的两者之间,只要遇着其中一个,他的整个人生也就彻底毁了,垮了,或者说他这一辈子都算白活了。七叔的这辈子,虽说没有摊上类似的孽子。但固执任性的七婶,却让他足足尝尽了人间的所有艰难和痛苦。他的前半生奔波,后半生辛苦,直到他去世的前一刻里,也没得过一会儿的空闲。

七叔的一生子女不多,一儿一女,而且儿子比女儿大两岁,也算随了心愿。七叔的儿子名叫东子,是个本分厚道的年青人,他和我们的年龄基本相仿,聚在一起的时候,说话也很合得来。等孩子们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东子先婚,妹妹后嫁,各自成家立业。按理说,七叔七婶完成了儿女大事以后,也该省省心了。但是自从东子结婚以后,家里的矛盾却多了起来,每天一睁眼睛不是这事儿,就是那事儿,一直都没有消停过,弄得七叔左右为难。所说的是平凡家庭,过平常的日子。只要肯舍得卖力气,正心正过,日子也算过得宽裕。都说是家和万事兴,家中如有不和,倒霉的事,晦气的事,自然而然也就顺理成章的来了。七叔活了大半辈子,不是说他不好,但是七婶儿这个人,特性很大,而且性格非常固执,她有时候做出的一些不入格的事情,确实很难让人理解。她这个人平时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己的儿媳妇百般刁难,横挑鼻子竖挑眼,一天到晚拉着一张脸,从来没有拿正眼看过东子媳妇。不管东子媳妇对她多好,她都横竖不是。因为东子娶来的这个媳妇,不符合她想象里的任何条件,所以东子处对象的时候她就非常的不满意。先是横加反对,然后加以阻拦,还是没有犟过东子,两人最后还是结了婚。

都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伤心的儿女,没有伤心的爹娘。在他们的家里,这句话的含义,还是应该反过来吧!东子的媳妇,不但模样清秀,办事儿也很精明,是个非常勤快而且性情善良的孩子。自从她迈进了七叔家门槛的那天起,就没有说过一个怨字。但是,她在七婶的眼里,她一点儿地位都没有。不久以后,他们俩就被婆婆清身出户,扫地出门,到外面租房子住。他们搬走以后,家里空下来的房子,宁可租给外人居住,也不让他俩回来。很多亲戚虽然对她的这种荒谬的做法,都表示气不公,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婆婆呢!好儿不争家产,好女不争陪送。七婶就东子这么一个儿子,她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他好。媳妇是外来的,受点难为,就受点难为吧!就算婆婆的心再狠,又能狠到哪里去呢!母子连心,终归还是一家人亲哪!

【三】 东子的媳妇也不是能捏就捏的面瓜,她在家里能忍能让,但她也是个特别要强的人。她和东子搬出家门以后,就一直没有闲着。为了生活,她先是推着一辆小车,走街窜巷卖水果,最后被城管的巡查车,不管三七二十一,连抢带夺,将小车和小车上面带着的一车水果全部给没收了,最后拿钱取车的时候,连个影子都没看着。万般无奈,她只好去夜市当小贩去摆地摊买童鞋。钱虽说没挣多少,经验却积累了很多。她本想再多进些货多卖几天,可是没过多久,天气就降温了,说冷就上冻了,所以夜市只好提前停业关闭了,她只好另寻谋生的出路。人活着,就得生活,就得奋斗,在没有更多指望的情况下,就得自己帮自己。于是,她在扬风夹雪的腊月,站在冰天雪地里,顶着刺骨的寒风,居然卖起了年货。

一年以后,她的手里稍稍有了一点积蓄,但她全都存在银行里,既不买房,也不投资,准备留着给孩子长大上学时备用,因为,这样省吃俭用的穷日子,不得不让她留条后路,做长远的打算。后来,她的第一个儿子,生下来没几天就夭折了,她带着满腹的伤痛,又走出了家门。第二年的秋天,她又生了第二个个儿子,孩子算是保住了。可是孩子出生以后,每天都得用钱花,东子挣得又少,还没等孩子停奶,她又出门奔波挣钱去了。后来,经人介绍,她不得不去市里最大的青菜市场里,给一些小业主送白开水。整天围着市场团团乱转,虽说忙得脚不停步,但这样一天下来,收入也算不少。不管怎么说,室内供暖,总比站在露天地上挨冷受冻好多了,收入也是一天比一天增多,在生活上基本上也算稳定多了。

可是,好景不长。2000年的那年夏天,七婶突然得了脑血栓,卧床不起。七婶病了,七叔一个人根本就照顾不过来。东子只好抱着儿子,领着媳妇,又回到了父母的身边,这样东子可以帮七叔照顾七婶,七叔又能帮助东子照顾孩子,互相都有个照应。东子虽然搬了回来,但他并不白住七叔的房子,他每月除了按时交房费给他之外,还要额外给他帮忙烧水的工钱。都说父子连心,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生存,心却分在了两处。这样一家不一家,两家不两家的生活,也没维持多久,家里就又出大事儿了。

【四】 初冬的封江时节,天气异常的寒冷。东子媳妇从菜市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七点钟了。这几天她就一直头疼,有时候疼得她满头出汗,甚至抬不起头来。她当时误认为换季时候,气候不太正常,影响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因此,也就没太在意这些异常的反应,认为吃点儿药就没事儿了,能挺就挺过去了。她这个人非常的刚强,平时有个头疼闹热的,也不到医院去找大夫及时检查,好好诊治诊治,时间一久,病根就养成了恶疾。当她洗完一大堆衣服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钟了。这个时候,她疼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就让东子带她到医院去看看。

两个人出门以后,站在空空荡荡的大街上,两个车的影子都没看着,东子搀着媳妇,迎面顶着初冬的冷风,只好徒步走到医院。到了医院一检查,发现她的头疼来自脑主干出血,应当马上做急救手术。晚了!什么都晚了!就这样东子媳妇被送进了急诊室。在医院的急诊室里,东子的媳妇刚刚躺在手术台上,医生还没来得及给她做手术,人就咽了气。当东子半夜大来电话,等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他的媳妇已经停在了医院的太平房里。门里是撕心裂肺的哭号,门外是个孩子的无助。人走了,进入了青冥世界。功劳!苦劳!什么计较都没有,甚至连最后的一句嘱托都没来得及说出,她就走狠心地走了。在轮回之中,死的人并不痛苦,痛苦的是,活着的人,应该怎样去前面的道路。在走廊的深处,投过来很多善意的同情的目光,为这个年仅三十五岁的生命,默默地滴下几滴惋惜的眼泪。

【五】 东子的媳妇死了,剩下的一家人都沉默了。痛定思过,七婶终于想起东子媳妇生前对她的好处,而放声大哭,那种哭声究竟意味着什么呢?良心,道德,还是失去了自己的什么利益。其实,什么都不是。像她这种自私自利的婆婆,关心的只是自己生养的儿女,对于儿媳妇,只不过是暂时的良心发现而矣。有人说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得一点儿没错。在这场欺儿伤夫的悲剧中,她间接地充当了无情的刽子手的角色,目的达到了,难道还不够心安理得吗!

在这个世界上,感情上的某些东西,并不值钱。男人和女人的思想观念也完全不同。人都属于情绪化的动物,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男人死了,女人可守三年,五载,或者十年,八载,甚至浪费自己一生的经历,为她的婚姻守贞如玉。女人死了,男人可能守上三天,五天,或者三个月,五个月,然后,就会见异思迁,改变自己的初衷,另谋新欢,重新组建家庭。用生和死来衡量男女的道德观念,并不见得所有的人都是这样去做,但即使这样做了,也没什么不对。对于一个常人来说,这样的事情,铺天海地,太稀松平常了。

没过一年的时间,东子又续了一房妻子。这个媳妇被娶进家门后,受尽了优待。涂脂抹粉,穿金戴银,不用拿房费不说,还进了婆婆的正房,做了当家理财的女主人。可是上天就有不公,没过一年,这个女人死于肺结核晚期,吐血而死。东子的心冷了,眼看着儿子一天比一天的长大,天底下,还有哪个女人会睁着眼睛,嫁给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苦命男人,而自找麻烦哪!况且,七婶是怎么对待儿媳的名声,早都沸沸扬扬传得满街都是。

【六】这些年来,七婶的病一直都不见好,如果不是七叔的精心照料,恐怕她早都见了上帝。七叔给她喂饭,给她洗衣服,擦身子,昼夜陪在她的身边。家里来了客人,七婶说不清楚话,他就坐在旁边耐心地当翻译向客人解释。有人说七叔的这辈子活得不值,这大概是他前辈子欠她太多的缘故的吧,要不然,七婶怎么会这样折磨他呢!七叔听了只是无奈的笑笑,并不跟人家计较什么。他心里承受的压力实在是太多太多,七婶的病已经拖得他身心憔悴,筋疲力尽了。

活着,是他惟一的希望。他把什么都看得平淡,看得透彻了,他已经不在乎人们,用什么样的眼光,来怎样看待他的家庭,他的人生,他的处事方法了。他的身体里一点儿毛病都没有,发病的原因,只是因为一口痰没有咳上来,等憋到医院,还没来得及诊治,就痛苦地咽了气。因为七叔死的日子不对,暂时不能火化,所以他的遗体,只好静静地放在殡仪馆的玻璃棺材里面,过了两天之后,才能火化。七婶坐在家里的炕头上,像只河马似的张着大嘴,没完没了的,不落一滴眼泪的哭号着。她一会儿用头撞墙,一会儿做自杀的姿势,屋子里面所有的亲朋好友,没有人能管得了她,也没有人真正的同情过她。

七叔的骨灰安葬仪式,很快就结束了。当我们怀着沉重的心情,在殡仪馆回来的路上时,我对东子同情地说:“东子,这回可够你受的了!你可要挺住啊!咱们还有孩子哪!”东子低着头无奈地说:“那有什么办法,忍呗!那可是我的亲妈啊!”说完这句话后,他面色凝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与"伤逝_伤逝鲁迅,伤逝读后感"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