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小说 > 奇幻小说 > > 拉煤线上的故事(三)_拉煤线上的故事,关于拉煤司机的故事

拉煤线上的故事(三)_拉煤线上的故事,关于拉煤司机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4-12-29 15:19:48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汽车过了黄天棉图煤矿就下了公路,在凹凸不平的乡间土路上颠簸了许久。黄昏时分,在一处山坳里的几间平房前停了下来。深秋季节,昼短夜长,时间刚过6点,山坳中已是幽暗寂静、暮霭四合。只有那几个饭店还有人在值守,但很冷清。这马上到饭点了, 也没有车。 他们在这个远离市区的地方开饭馆就是看重来来往往的煤商、司机,前几年煤炭行情好时,天天都爆满。可近几年 生意萧条,有时一天不开张。 几辆车停下,司机们下车进来,店主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寒暄过后,倒水上茶,迅速给他们做好了饭菜——烙油饼、炒鸡蛋,还拿出了一瓶高粱酒 。

每个人都有一个挥不去、抹不掉的过去。卡车司机的过去就像走钢丝绳担惊受怕!和鬼门关擦肩而过的也有。所以该来的就那么任性,无法抵御;不该来的也滴血成伤,坎坎坷坷,酝酿成风,吹落一地沧桑。几个人经常一起醉酒而歌,却原来,借酒浇愁愁更愁,醒来还是一如既往,生活的轨迹不变。

养大车的都知道,前几年确实风光了一阵,每次回来都是大把的钱拿回家,所以好多人看着眼馋,幺蛾子一出一出的:“装煤、卸煤、煤管站,站站交钱;路政、交警、监管所,所所刁难。”这样的好景能长吗?

“老大”咽下一口酒,无可奈何地摸了摸嘴角。他总是默默地听同伴们的唠叨,从不发言。

那天晚上没有月亮,秋风凛冽、夜凉如水,山谷里空旷漆黑、混沌一片,悄无声息。屋里没有广播,也没有报刊,晚饭后,草草洗漱完毕,就想早早休息。然而,炕上的褥子特别薄,被子也不厚,躺在又冷又硌的土炕上,很久难以入睡。几个人坐在炕沿埋怨着,“老大”掐灭烟头:“睡觉,2点走,早早下去排队。”说完脱掉大褂甩在一边,把一床被子裹在身上,倒头便睡。其他人也不再说什么,没脱衣服就钻进被窝里。

到了煤矿,已是凌晨3点多钟,还好,没有车,他们直接找到业务员装煤,业务员说,一个车100元的开票费,交上,又把驾驶证放下,进门准备装煤,进门要经过门卫,门卫正在床上睡觉,叫了半天才起来,在业务开的票上盖了一个章,发了一个临时出入证,然后就说要两包烟,正好车上没烟了,给20元,放行。然后就是过磅装车,铲车司机要收50元的装车费,装好以后上去两个民工摸样的人,在车上划拉几下,说是平车,又收30元,装好车后过磅再收20元的费用,然后每个车还有70元的煤检票,最后连看门的贴封条的大爷也要收20元,这样几百元下来才能走出那个煤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接下来就该上路了,先打听打听怎么走费用小, 因为走下面的路不知道有多少罚款在等着,上高速,高速路口有煤检站,过磅,先看有没有超载,没有。看票,煤检站的同志很负责,说他们的煤票上少一个章,要求回去补章,不能通融,这下可坏了,他们出来都这么远了,回去补章,大车连头都掉不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不好办,正在为难之际,只见里面的工作人员出来了,手里拿着他们的票,亲切的说:“你们这样到下一站还是过不去的。”还是“老大”老道,见多识广,马上拿出100元,递过去说:“大哥,行个方便,买包烟抽。”却被这位工作人员断然拒绝,司机师傅见不行,又加上一百元,又递过去,工作人员再不说话,接过钱揣到兜里,返身进屋,在票上盖章,放行。

与"拉煤线上的故事(三)_拉煤线上的故事,关于拉煤司机的故事"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