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小说 > 尖峰时刻 > > 脸谱_京剧脸谱,脸谱图片

脸谱_京剧脸谱,脸谱图片

发布时间:2014-12-24 15:24:07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凌晨两点,卜镇镇上一间简陋的连墙都漏风的屋子里还亮着光,平时昏暗的烛光此时显得格外明亮,巷子里的人家都早已进入梦乡,屋子里坐着三个人,一张发黑的桌子上放着一支要烧完的蜡烛,一个妇女捧着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儿,一个枯瘦如柴的男主人,一个满头白丝的老妇,妇女身体很消瘦,虽然刚生小孩不久,但是乳房却很干瘪,此时她正满脸泪水的看着手中的孩子,这是她第二个孩子,大儿子此时已经早早的睡下了,这时男人开口说道“别哭了,码头已经不招工了,家里四张嘴要吃饭,只能这样了”,“我少吃点不就行了吗?孩子这么小吃的了多少东西?”妇女哭着说道,老妇人借着摇摆的烛光看着儿子和儿媳妇,祥和的目光在烛光的照映下显得更为慈祥,“不用争了,明天我来想办法”老妇人说道,男人有气无力的说道“娘,你还有什么办法啊”,“别说了,明天再说”老妇人说道,男人还想说点什么,老妇人那满是皱纹的脸庞和眼神让他不敢多看一眼,叹了口气就往房间走去!

第二天清晨,男人早早的就起床了,里里外外都找遍了,没发现老妇人的踪影,男人刚冲出家门,就见老妇带着一个人往家里走,男人赶忙迎了上去,老妇人不等男人开口就道;“赶紧叫孩他娘弄壶茶,给赵班主解解渴”,男人看了看老妇人身边的赵班主,有点摸不清来由,只好答应了一声就往回走,妇女收拾好桌子,倒好茶给三人,“孩他娘,你去把孩子抱过来”,妇女站在那没有动,看了看身边的男人,又看了看赵班主,“这是城里的来赵班主,他们戏班子这几天在给曹老爷家里唱堂会,想看看孩子”老妇人说道“赶紧把孩子抱过来给赵班主看看”,妇女听完连忙点头急忙把孩子抱了过来,赵班主接过孩子,小孩睡的正香,五官还算标致,就是右眼有一大片紫色的胎记,一边端详着孩子,一只手捋着他那一小撮三羊胡子,老妇人看见赵班主的脸色急忙说道“孩他娘,愣着干嘛,赶紧倒茶啊”,“赵班主,你看这孩子还这么小,你就收留了他吧,到时候让他当牛做马什么都行”,“不是我不想要啊,可是你看这孩子眼睛,唉”.......

没人知道赵班主是怎么想的,只知道赵班主最后还是在妇女的眼泪和极其不舍下把孩子带走了,十几年后,孩子长大了,跟着戏班子走南闯北,和戏班子里的人都很融洽,特别是赵班主,赵班主的儿子再一次演戏中意外死了,就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儿子看待了,还给他取名陈冲,因为他的儿子叫赵冲,但是戏班子的人都叫孩子脸谱,因为他的脸不用化妆就可以演青面兽杨志了,孩子平时只在戏班子里玩,不敢出门,因为除了戏班子的人不嘲笑他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嘲笑他。“冲儿,去不去集市啊?”吴姨问道!吴姨算是脸谱的奶妈了,戏班子很多小孩都是孤儿,都是吃吴姨的奶长大的,“不去,我在这里整理东西好了”,“走吧,趁天早我去买两块布给你做件新衣裳”,实在拗不过的脸谱只好跟着吴姨去集市,来到布店,吴姨让脸谱不要乱跑,在门口等她一下,脸谱站门口等着吴姨,这时候一群嬉闹的小孩跑了过来,撞倒了站在门口的脸谱,脸谱刚刚爬起来,那群孩子就把他给围住了,嘻嘻哈哈的指着脸谱的右眼的胎记大笑,一个孩子头问道“你这个怪物,哪里来的?”孩子们大笑着看着脸谱,脸谱急的哭了起来,“还不说?打他”,孩子们用石子和棍子在脸谱身上一阵乱打,正在买布的吴姨冲出来大喊道“干什么呢?你们怎么欺负人啊?”伸出手搂着脸谱,帮他摸了摸眼泪说道“冲儿,没事吧?走,不跟他们玩了”,脸谱甩开吴姨的手,在一路嬉笑和异样的眼光中跑回了戏班子,从此再也没有出去过,再也没再生人面前出现过,想出去玩的时候就在院子里看着外面的孩子嬉戏打闹,唯一陪伴他的是赵班主送给他的一个川剧脸谱,脸谱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总会带着它,就这样一直到脸谱20岁。

一次戏班子唱堂会,由于缺少人手,实在没办法,赵班主就让脸谱上了,画好妆后,脸谱就上台了,虽然每天跟着戏班子学戏,而且学的也很好,动作和唱腔也很到位了,但是还是很紧张,总是叫吴姨帮他看有没有漏的地方,生怕妆化的不好,台下的人会看到自己的胎记,上台后眼睛都不敢看台下,生硬的唱腔,不自然的动作表演完后,台下的那些门外汉看客却掌声雷动,脸谱才慢慢的放下担心,动作慢慢的开始顺畅,嗓子也开始细腻起来,等到他演完后,台下的掌声和叫好声让脸谱确定他们没有发现自己的胎记,高兴的在台子上翻了十几个空翻,现在他就像西游记的孙悟空一样,上蹿下跳,此时的脸谱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自己能做的事情了,他现在的心情已经难以掩饰!

在唱戏上找到自信的脸谱慢慢的找回了自信,人也开始开朗,就是不怎么出门,看着外面的人有说有笑,自己却不能加入其中,因为在街上不能带着脸谱,所以吴姨经常叫他出去玩时他总是在练嗓子或者学动作,这把赵班主给乐坏了,因为由于脸谱的努力,让他的戏班子收入大大增加了,现在已经忙不过来了,他来到院子里,“脸谱,你去准备准备,今天晚上沈老爷做东,点名要听你唱的杨家将”,“哦,知道了,马上就去准备”!

晚上,沈家大宅里锣鼓喧天,“叫鬼卒站两厢听爷一令, 杨七郎在空中自思自忖, 俺杨家保宋朝忠心秉正, 可怜我搬救兵未能回营, 叫鬼卒驾阴风向前来进, 速到那宋营内托梦爹尊....”,“好,好,好......”,一晚唱罢,掌声和叫好声不断,筋疲力尽的脸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戏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第二天,赵班主急急忙忙的跑进院子里,还没进房就大叫“脸谱,脸谱,快准备准备,刘家老爷今天大喜,要办堂会,今天唱天仙配”

第三天,张家老爷80大寿,他儿子为了给张老爷庆贺,请来了赵家班,晚上在张家的大宅内摆了30多桌,后面还空出了很多位子给镇上的老百姓观看,晚上7点,一阵梆子声过后,脸谱身穿戏服,画着红色脸谱,带着长须,拿着一把青龙偃月刀伴随着乐声走到戏台中间,那脸上那浓厚的色彩把胎记遮的严严实实,此时的脸谱目光如炯,撩着胡须看着台下,台下一片鼓掌,大声说道“这就是关公在世啊,演的太像了.......”

连续十几场的堂会累的脸谱嗓子都哑了,赵班主让他休息两天,脸谱在自己房里休息,看着窗外的小孩嬉戏脸上露出了笑容,脸谱在想“如果自己没有这个胎记,父母没有丢弃自己,那该多好啊,小时候应该也跟他们一样在一起玩耍,而不是被人嘲笑,..........”,陈冲这么多年最不能放开的两件事就是脸上的胎记和被父母抛弃,每当脸谱想到这里时就会难以自拔!脸谱想着想着不自觉的拳头撰的作响,脑袋也冒起青筋,这时吴姨走了进来,“冲儿,把这蜜水喝了,降降火,对你嗓子有好处”,脸谱松开手接过蜜水喝了起来“谢谢吴妈!”,吴妈看着窗外的孩子“傻孩子,你还跟吴妈客气啊,是不是有心事啊?”,“没有,只是看见他们玩的挺开心的”,“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有的话跟吴妈说,别藏在心里”。脸谱看着窗外,许久没有说话,吴妈静静的站在他旁边,两人看着窗外没有说话,小孩子那纯真的脸上挂着纯真的笑容,他们笑的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自在,那声音是那样的动人,不知过了多久,脸谱说道“吴妈,你说我能唱戏吗?”,“可以啊,这就是平常的嗓子哑,过几天就好了的,唱戏的都这样”,“可是我不想唱了”,“怎么?赵班主对你不好?”,脸谱看着窗外,声音很平淡的说道“班主对我很好,只是我觉得很累了,我每天要化不同的妆,不同的脸谱,演不同的人,我觉得累了”,吴妈看着脸谱的侧面,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是江湖戏子,这是我们的命,这个脸谱戴上去容易,脱下来就难了,我们要靠这个吃饭,别人想看什么我们就要演什么,这样才有钱,才能活下去”,脸谱看着外面没有说话!

几天后,赵班主来到脸谱的房间门外敲了敲门“脸谱,快点准备,上赵村唱堂会了”,赵班主叫了几次没人答应,就走了进去,谁知里面空荡荡的,桌子上留了一封信;

“赵班主,谢谢你们对我的养育之恩,脸谱无以为报,我不想唱戏了,我想去找我的父母了” 落款写着-----陈冲,信边上放着那个陈冲最喜欢的川剧的脸谱!

与"脸谱_京剧脸谱,脸谱图片"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