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小说 > 江湖柔情 > > 未来的模样(41)_未来卡搭档对战41,测我未来老公的模样

未来的模样(41)_未来卡搭档对战41,测我未来老公的模样

发布时间:2014-12-24 15:23:49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黄迷操控着香蕉号飞船,前往K2基地的途中,我则坐在飞船的床沿上,左拥微微,右抱成成,这两个已似小婴儿般的表姐弟,脑子里还在不停的回放着离开密室后的一幕幕场景。

那时,我从密室里出来,脑子有些疲惫,心有些急切,孤身一人面对着来往运行的输送带,环顾四周,竟有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伴随着那种感觉,我居然傻到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动用意念来寻找前往洗脑室的输送带。直到输送带魔幻似的在我眼前变轨,我才想起要借助意念衣来帮我寻找心之所向往之处。然而,没等我正式动念,我的身体就悄然无声的被送上了其中一根在高速运行的输送带。待到我站稳脚跟,我才辨识清楚输送带前往的目的地——洗脑室。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意念衣自从它的自主功能开启之后,便能轻易窥探到我的内心,从而主动帮我抉择,还是烂老铜隐身在我的周围,暗中出手相助。总之,这一切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不久之后,我便顺利的来到了洗脑室的门口。

推开洗脑室的门,眼前的一幕让我痛心疾首。在偌大的房间里,除了他们俩之外,几乎空无一物。如果他们只是被困在这个空无一物的房间里,那么,我还不会那么痛心疾首,然而,他们不止是被困在这里,还被“恩赐“了一种特殊的精神食粮。这种精神食粮,可谓是毫无人性、残酷至极的虐待。就在这个房间的四周以及地面和天花板上分别播放着极速运行且闪烁不断的各种奇形怪状的图形和诡秘莫测的图案,只要你多看一眼,哪怕只看一眼,都有可能被摄去魂魄。那时,我并不知道这些图形和图案的功能有那么大的强劲,一入门便瞟了几眼那些有着魔幻般吸引力的图,脑子瞬间有种迷失方向的感觉,要不是意念衣及时控制了我的身体,借我的手脚对着我的身体做着捶胸顿足、上蹿下跳、左摇右晃之一系列的动作,估计我也会和微、成一样被它们控制,被它们洗脑,最终在劫难逃。

在意念衣的帮助下,我几乎是眯着双眼,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拉着微、成的手,快速地逃离了洗脑室。当时,心里的那种感觉就像逃出鬼门关一样的侥幸,直到此刻,回想起那些场景来,依然心有余悸。

离开洗脑室,看着呆呆傻傻的微、成,心里充满着莫名的心痛,那种心痛顿时在心中放大,继而转变成对这个空间的恨。恨这里的所有一切,最恨那个以朋友相称的黄迷、以未来的我相称的徐博士,甚至到最后,恨来恨去,居然恨起意念衣和我自己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恨意在我心里兜兜转转地绕了几个圈之后,最终停在了前往人类基因库的输送带上。那时,输送带悄然无声的移到我的跟前,令人费解,它不但暂时消除我心中的部分恨意,还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携微、成踏上了前往人类基因库的输送带,正是黄迷从机器人诊所出来之时,那时,她边往我这边飞过来边远远的在喊:“康队,等等我,我来也。”

我不想理她,故意将她的话语当成耳旁的风一样,让它不留一点痕迹的从我身边吹过去。直到她悬飞着的身体出现在我的正前方一米左右的距离,眼见得避无可避之时,我才随意应付了她一句:“你来啦!那么,一起去人类基因库吧!”

“我在机器人诊所等你多时了,看到你带着他们俩上了输送带,我便出了那道门,前来与你汇合。”她说着,悬飞在我的左边并与我左肩膀相齐的位置上,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与我一同前往人类基因库。

我生怕她用她的感应系统来感应我的心理活动,于是,半开玩笑的对她说了一句:“你的感应系统修好了,可别胡乱感应他人的心思,那样可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她沮丧着脸说:“根本没有‘修好’一词之说,那些机器医生在我身体里胡摸乱修,我感觉自己被它们‘抽筋剥骨’了。感应系统的灵敏度,不仅没有丝毫改善,而且比之前更加的迟钝了。我真后悔进了机器人诊所那道门,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就不去搞什么维修了。唉!真是得不偿失。”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暗自庆幸。在接下来的几秒里,我没有接下她的话茬儿,只顾在心里告诉自己,能不理会她尽量不理会她,那是我的自由,反正,她感觉不到我的心声,她能奈我何?

“咋不说话了?你别是担心我来感应你的心声吧!嘿嘿……”黄迷一阵坏笑。

她的坏笑声在我听来有些诡异,随着那些诡异的蔓延,我的神经立即紧绷起来。难道她在说谎,明说感应系统故障没有修好,实为让我放松警惕,伺机进一步窃取我的心声?想到这,我全身一阵哆嗦,似有尿急之感泛起。

“天杀的,无论她是真感应不到还是假装感应不到他人的心声,总之,我要让她的感应系统闲置,以作万全之策。”想完这句话,我把脑子清空,不作与她相关的任何心理思维活动,只傻呵呵的朝她一笑而过。

在这种时候,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傻笑,她坏笑,最后,我们俩相互笑一阵之后,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不久,“人类基因库”五个大字赫然跃入我的眼帘,几秒后,我带着微、成下了输送带,直奔那个入口而去。

在正式进入基因库准备室之前,有一道对全身进行消毒的关口,这道关口就像上飞机要过安检一样,繁琐而必须。当轮到我和意念衣进入消毒关口时,在那里,意念衣调皮的个性充分展露,那情景,着实令我难忘。

那时,首先进入那道消毒关口的是黄迷,其次是微、成,最后,才轮到我以及我身上的意念衣。当他们经过一番雾化喷射清洗、烘干蒸腾水雾、散药粉打匀体表的消毒流程之后,每个人身上都穿着一件由机械手为他们量身定做的消毒衣,并依次陆续进入基因库准备室,且都回身在那里等我。

轮到我步入消毒关口,当时,我并不知道意念衣会那么的调皮,我以为只要和他们一样,依次走完程序就可以正式步入基因库准备室了。没想到,当我上了消毒关口,当机械手准备去按下雾化喷射按钮为我清洗周身之时,意念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阻止了机械手,并操控着我的手去按下了那个清洗按钮,它的这种指使并强迫他人按照它的意愿去行使的行为,让我有种忍俊不禁之感。当弥漫的雾水喷射到我的周身时,意念衣又带领着我的身体七扭八歪的反弹了那些雾水,我感觉自己被它操控的像个在戏台上表演滑稽戏的小丑一样,简直尴尬的无地自容。心里反抗着,极想喊出这个行为不是我做的,一切全是意念衣它在搞鬼。然而,我心里的想法未能及时表达出来,努力动用意念也无法表达清楚,只能零散地拼凑出一些词不达意、言不由衷的话语来,这使我更加的难堪。之后,我还想努力,却只能是畸形人一样的牵动了几下嘴角,只字吐露不出。几经反抗仍然无效,这让我的心处于万分焦急状态,又见黄迷在那里朝我哧哧的坏笑,尴尬程度足以使我的脸瞬间红到了脖子根,有种想死都不能自主的感觉。

这样还不算完,在经过烘干蒸腾水雾的过程中,此道程序本是要将被消毒者身上多余的水份去除,然而,意念衣非但不让机器设置对它做这个,它还运用它的超强功能散射出一股冷凝物将那台烘干机所散射出来的热度吹熄。对它的表现,我只能是平息静气,冷眼旁观,任由它调皮捣蛋。因为我深知,在被它操控的情况下,我的意念根本奈何不了它。

在接下来散药粉打匀阶段,它更是将那些散过来的药粉末以及药槽里储备的全部药粉末吹得似浓烟滚滚,向四处蔓延,最后飘散而落。而它却在粉末翻滚之时,巧妙又悄然地带着我的身体逃离了那团药粉的包围圈,溜到了量身定做消毒衣那个阶段。

在量身定制消毒衣这一关,意念衣更是显得与众不同。当机械手操控一台电脑,从我头顶上降下一个测量与缝制一体的机子,那个机子包围着我的身体,在测量与计算以及缝制之时,意念衣看起来一直很乖很配合的样子,似乎任凭机械手降下来的机子如何的测量、计算以及缝制。然而,只有我知道,意念衣的乖巧是表面的,它实则已经将一股气吹进了我与它贴身接触的地方,那个地方已经形成一股热气流,那些气流来回的在我肌肤表面乱窜,我与它之间空隙已被气充塞,不仅如此,它还夸张的将我的身形变成一个充气娃一样,似乎比原来肥大了两倍有余,它的这种行为让我啼笑皆非。

消毒衣定制完成并成功的穿在了我肥大的身体上,当机子升空几乎是离开我的头顶两公分左右的时候,同时也是我起步迈进基因库准备室之时,那时,我清楚的记得,耳边突然响起一阵清脆的爆裂声,我知道,这个声音来自于我的身体体表的那件消毒衣上。只见,消毒衣已被粉碎成无数块,四散开裂,其形可谓惨不忍睹。

“康队长,在想什么呢,如此专注?”

听到黄迷的声音,我抬起头,看着她在飞船的操控台前悬浮着她那娇小的身子并半扭转着头,等待着我的回答。至此,我不得不中断浮想联翩的思绪,接她的话茬儿。我反问:“你不是有感应系统吗,怎么还需要那么麻烦的来问我呢?你感应一下不就得了,何必多此一举?”

黄迷听我这么说,把飞船调控到自动飞行状态,干脆飞到我的面前来,用正眼上下打量我,并说:“在地下实验室,我们一起前往人类基因库的时候,我记得我就曾和你说过,我的感应系统比以前没有维护时更迟钝了,你道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如若真能感应,我也不想那么麻烦的来打扰你,更何况看你走神走得厉害,我也舍不得唤醒你。”她说着,将她的身体向我更贴近了一些,接着问道,“你告诉我,就在刚才,你的脑子是不是在漫游回到家之后与爹妈相聚的一些幸福片段?”

知道她确实不能感应我的心声,我心里窃喜,并松开了抱着微、成的左右手,起身离开床沿,向飞船的操作控制台走去。黄迷伴随着我的脚步,飞行在我的周边,到了飞船的操作台前,她仍不依不饶的要我回答她的问话,我见躲不过,又不想和她啰嗦太多其他的事,于是,我在脑子里找了一个本来还要继续回放却被她的话语强行中断的片段问她:“其实,我刚才是在想,人类基因库的冷冻室里那些成千上万的人类基因,为什么不是采用类似于试管且封闭式的容器来储存,而是将人类基因保存到透明的石头里呢?”

“噢!原来你在想这个啊!难怪你长大后会成为一位伟大的探险家,继而来到这个基地后又升级为科学家,却原来是在这么小小的年纪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如此爱思考问题啦!关于你问的这个问题,我略知一二,让我解说给你听,看你能不能听懂。早在这个地球还是繁荣昌盛之时,英国的科学家就组建人员,在地球的北极着手建人类基因库。你也知道,南北两极周年冰雪覆盖,本是一个天然的冷冻库,如果不是后来地球不停地升温,南北两极的冰雪不断地消融,那么,南北两极还真是一个最佳的天然储存之地。听说,当时,英国科学家也是采用了超级耐用的玻璃试管作为人类基因的储存容器,只是,地球升温后,冰雪消融,这种情况下,你可想而知了,一切努力自然付之东流。后来,英国的科学家们耳闻各国科学家的精英将未来的地球有可能面临的最严峻的方向作了预测,并着手在世界最高峰上建立一个基地以及修建一个地下实验室,他们就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并死活通过各种关系参与了进来。他们之前的部分前期工作其实已经做得相当成功了,只差如何在常温下保存人类基因这一个方向还没有研究清楚,直到后来,从一个修建基地的技工口中得到了启发,用类似于化石的材料,也就是你刚说的透明石头来作为储存人类基因,那样存储在里面的基因就万古长青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化石’这一词,就是生活在遥远的过去的生物的遗体或遗迹变成的石头,科学家们就是研制了类似于化石成份的透明石头来储存基因,这样做可谓是一劳永逸,再无后顾之忧了。我不得不说,在这个地球上,你们人类的脑子还是最发达的,居然能想到这么好的方法出来。”

我虽听得一知半解,却不愿意在黄迷面前表现出我的孤陋寡闻,于是,只淡淡的回了几个字:“原来如此!”

与"未来的模样(41)_未来卡搭档对战41,测我未来老公的模样"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