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散文诗集 > > 乌镇·花灯月影两沉沉_花灯初上月影夜归人,乌镇两府客栈

乌镇·花灯月影两沉沉_花灯初上月影夜归人,乌镇两府客栈

发布时间:2014-12-24 15:29:31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还清楚地记得去年春天的某个黄昏,我捧着一本《小山词》,站在阳台,静静地翻阅。当看到这阙蝶恋花,便轻轻地合上扉页,我不敢多看,生怕惊扰了书中的江南。

——题记

当清瘦的梧桐洒下最后一叠黄叶,深秋的宿雨便带着小雪的问候,踏着满地的霜华,款款走来。那淅淅沥沥地声音,少了一丝春雨的柔软,多了一份冬季的清寒。在这样呵手添衣的季节里,能勾起人们远行思绪的,我想,只有四季风光皆如画的烟雨江南。

久雨初晴,转眼,已过了小雪的节气。在一个细柳初黄,阳光正暖的黄昏,我带着背包,踏上了寻找江南的旅程。当星光映水,夜色渐浓,我手握票根,登上渡船,在濛濛地夜色里,伴着水声桨影,慢慢地靠向你的身旁。这岸,是我的风尘仆仆,那畔,是你的绝代风华。这盈盈的一水之隔,便好像你那如烟似雾般的面纱。

轻舟枕水,小棹推波,摇曳地乌篷船,在静如宣纸的水面上荡开了层层叠叠的涟漪,却荡不开我急切的思绪。近点,再近点,如此,我伸长的臂弯便可揭起你柔软地面纱,将你揽入我的怀中。然而,我又将手收回,生怕这样的举止,惊扰了你我之间故事的开始。

终于,浪痕渐远,小船泊岸,我抖落风尘,去触摸你的模样。(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于老街深巷中寻觅,在青青石板上闲行。信步走进一处安静的院落,粉砖黛瓦下,栽着零星的翠竹。参横的竹影,在清清地月光下,淡淡地斑驳在古色古香的菱窗,幽幽地摇曳着这静谧的年华。旁边不远处,曲转的回廊,安静地伸向庭院深处。我在廊下的石凳上小坐片刻,檐下,红红地灯笼照亮了青石板上的苔痕,却照不亮长廊的尽头。我猜,这条长廊,一定有着那些关于风花雪月的过往,在那些过去的时光里,有那么一位翩翩公子,在这里赏花开花落,看红袖添香。也许,是在庭院的尽头,也许,就在我坐过的地方。

月光偏冷,石凳清寒,我走出院子,漫步街前。左手,是亭亭地柳树伴着潺潺地流水,右手,是一排排古老的楼阁和宛转的叫卖声。偶尔,会有年轻地船娘,撑着竹篙,唱着歌谣,带着一缕清风,从身边的水巷中,缓缓经过。那被风扬起的柳絮,像极了姑娘的束束青丝和朴素地裙摆。西栅街畔,通济桥旁,我披着轻盈地月光,拾阶而上。桥下的月影,被刚刚经过的船娘轻轻敲碎,忽明忽暗地摇曳在波心,惊鸿一瞥中,仿佛是一位姑娘深情地眼眸,在与我相望。我匆忙地走下桥,蹲在水边,伸手去捧那一泓清波。那一刹那,我忘记自己,懒顾清寒,只为怜惜那一缕月光。然而,彻骨的凉意让我恍然惊觉,那终究只是她的倒影,终究只是回不去的曾经。

起身,呵手,前行。街头,华灯如昼,水岸,满是霓虹。不知不觉地走在了酒吧街上,我隔着透明地玻璃窗,看见衣着时尚的人们,在一片灯红酒绿中深深地沉醉,仿佛在浓浓地醉意里期待着一次浪漫地邂逅。不知这样的夜色,又让多少人许下一刹真诚地承诺。就算无法兑现,至少在这样的夜色里,这样的时光中,他们彼此真诚过。如果可以,我也愿在下一个巷口的转角,来一次偶然的遇见,不求结果,只为不负这晚的你我。

游人渐散,夜色渐深,我独自走在古老的巷中,品味着这份难得的静谧。昏黄的街灯,温暖了石板的冰凉,环顾片刻,才发现整条街,已安静地只有我和路灯。我走过一个又一个阁楼,经过一个又一个巷口,清脆的脚步声回荡在长长地巷间,层层又叠叠,就好像在离我不远的巷子里,有那么一位姑娘,也正与路灯为伴,对影成双。想来,不觉欣喜。然,小立静听,脚步声便戛然而止,依然只剩灯光,照碎这一地的孤独。也许,每一扇紧闭的疏窗背后,都有一位如丁香般的姑娘,然而,她们的窗只为归人而开,而我,只是个匆匆地过客。

带着浅浅地不舍和深深地依恋, 我登上了归程的船。船尾的水面上,叠叠的涟漪轻轻地往有你的方向退去。我站在船尾,怅然回看,却怎敌夜雾浓浓,还来不及说告别,船已渐行渐远,你的模样也早已在岸边的一排杨柳中悄然迷蒙。那一刻,我只恨,这雾太浓,船太快,柳太长。

听过了你的风,踏过了你的桥,走过了你的街,看过了你的月, 仅仅是一次短暂的相遇,你的身影便和这宵的夜色一起,像个情窦初开的姑娘般,懵懂地闯进了我的梦里。我想,我欠你一个春天,你欠我一场细雨,在来年的阳春三月,我会剪一段时光,带一把竹伞,趁着濛濛的烟雨,再来看你。别了,轻轻地说一句,珍重,我梦中的江南姑娘……

丁昊 于 2014.12. 22

与"乌镇·花灯月影两沉沉_花灯初上月影夜归人,乌镇两府客栈"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