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写景散文 > > 左心房的痛_左心房痛是怎么回事,左心房痛

左心房的痛_左心房痛是怎么回事,左心房痛

发布时间:2014-12-24 15:29:29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文/王晓汉{435900605}

(1)

七月七日,情人节。

明月当空,微风轻拂,两片枯叶随风飘落,恍如死了都要抱在一起的情侣重叠在地上。

天上的牛郎织女星好像在诉说着怎么也说不完的情话一闪一闪的。

“你半年前不是说好要我等你到今天的吗?为何对我许下承诺却又反悔?”王艳的眼泪,宛如拧开的水龙头,哗啦啦地往下掉,痛苦撕心裂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们是在一次聚会认识的,最后彼此觉得对方优点多多结为情侣。半年前刘哲要王艳等他半年,说半年后娶她。

可半年过去了,王艳日盼夜盼苦苦等了半年,刘哲却跟王艳说给不了她幸福,要她离开。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用手擦了擦眼睛,努力忍住不再流泪,可眼泪却像一个顽皮的孩子,硬要往下流,好像不把眼泪流干流尽绝不罢休。

刘哲道:“对不起。”

王艳悲泣道:“我真的很爱你,真的不能没有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刘哲铁石心肠道:“对不起,我们不可能了。”

“你以前不是说我们的爱是无坚不摧的吗?为什么会脆弱得不堪一击?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王艳本以为他们的爱像和氏璧一样无价,没想到会这么不值一钱,廉价得连一块钱两个的面包都不如。

“……”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劝你还是不要问好了,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说,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真的一定要知道原因?”

“你真的一定要跟我分手?”

“一定要分。”

“我做错了什么,害得你一定要跟我分手?”

“你没错,一切都是我的错。”

不,是她的错。

是她的错,她相信爱情。

是她的错,她付出真心。

是她的错,她太天真。

在这个不是你伤害我就是我伤害你的21世纪,她却傻傻的相信爱情,以为这世上有真爱,她错得就像跟陈世美结婚生子的秦香莲。

但,她真的错了吗?

她只想真心去爱,只想跟自己爱的人白头偕老,就像歌里唱的,难道爱一个人真的有错吗?

王艳坚定道:“一定要知。”

“好!是你要我说的,我就告诉你原因好了……我喜欢上了别的女孩,我无论如何都要跟她一起,你要恨就恨我好了。”

王艳脑袋仿佛有成千上万个蜜蜂在转,嗡嗡嗡嗡地响个不停。

王艳痛哭道:“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们的爱情?为什么要忘记我们的山盟海誓?”

“因为,我不爱你了。”

刘哲转身离开,男人的绝情,被他诠释得淋漓尽致。

王艳像个木头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目不转睛看着刘哲渐渐远去的背影,泪流满面。

很快,刘哲背影从王艳眼里消失的无影无踪。王艳双脚断掉般软在地上。

“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王艳抬头仰天,嘶声大喊。

天,突然黑了。

但她却浑然不觉。

她深爱的刘哲,离开了。她所有的光明,都随着他的离开而离开。

风,更大了。

雨,狂暴地下了起来。

王艳不惧风雨跟先头一样软在那里,嘴巴张开,任随风吹雨打。

不知过了多久,王艳昏厥过去。当她醒转,雨已经停了。

王艳蜗牛爬行般缓缓从地上爬起,向自己租的房间缓缓挪动脚步。一路上阒无人声,王艳回到房间已早上七点。

这本是40分左右的路,就算学习乌龟精神走得再慢,也不用两个小时,可王艳却鸭行鹅步约莫五小时,可见她已因痛苦变得行尸走肉。

一个好好的女孩,最后因为爱情变成了这样,值得吗?

飞蛾扑火不但傻,而且可悲,这又何苦?

王艳衣服不换带着一身泥水躺在床上,闭目沉睡。她眼睛闭上前,脑海飘过一句这样的话:“如果一睡不醒,那就好了。”

(2)

第二天醒来,王艳头晕目眩,肚子绞痛。

她知道,自己病了。

但她不管,她要借酒消愁。

王艳拿出手机,打电话叫送酒的送两箱酒过来。

等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十几二十分,送酒的来了。王艳给了钱,送酒的拿了钱迅速回去。

王艳拿出一瓶酒,用牙咬开酒盖,然后把酒倒进嘴里。

时间过的很慢,好像每一秒都在数着消逝,十分还没到,满满的一箱酒被王艳喝了个精光。她也烂醉如泥了。

她不知道,那个送酒的人在回去的路上,车祸身亡。

如果她知道,心里会是什么感受?

想死的痛苦活着,不想死的却死了,如果这是命运,这又是什么命运?难道真的是造化弄人?

三天后,王艳自离了。她独自一人坐车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她不知怎么面对,她要逃避,逃避这一切。

王艳小时一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或受到什么委屈就会一个人跑到一个没人的空地,在那偷偷地哭。长大以后,她就养成了逃避的性格。

王艳在那个陌生的城市,租了个房间。她交了房租,找到了超市,买了三箱酒,要求把酒送到她住的地方。

到了房间,王艳向送酒的服务员道了声谢。那服务员说了声“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就笑容满面走了。

王艳一瓶一瓶往自己嘴里猛灌,很快烂醉如泥。

漫长难熬的三个月,就这样过去了。她终于可以放下以前的一切。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也许不是什么真理,但很多时候确实如此。

自暴自弃了三个月,王艳以前辛辛苦苦打工赚来最后又节衣缩食存起来的一万多所剩无几,所以现在的她想打工赚钱了。因为一自己不再自暴自弃也该开始上班了,二来只剩358元,如果再不打工赚钱,等着自己的可想而知。

别人都说女孩找厂抢着要,可王艳找了三四天的厂,却一无所获。

王艳心里烦的很。钱已经越来越少了,金融危机快到极限,如果再次落空,那该怎么办?

第二天,王艳东奔西跑找厂一天,结果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王艳更烦了。

只剩200多了,如果再找不到稍微好一点的厂,后果不堪设想。

“唉!算了,饿死就饿死吧。”

王艳有点绝望了。她决定不再找厂,听天由命。

晚上11点,王艳辗转难眠。她拿出手机,登陆3GQQ,进入家园聊天室她所在的地区。她在那发信息问有没和她一个镇的朋友,彼此认识下。

她现在觉得很无助,很想跟离她那近的人聊,至少,这能给她心灵上的安慰。

一分,两分……王艳苦苦等了五分,终于有一个网名叫“奋斗最前线”的人回了她的信息。

那网名叫“奋斗最前线”是个男的,他回信息说他跟她是一个镇的。

最后,他们聊的很起劲。

经过聊天,他们成为了好朋友。

大约聊了一个小时,他跟王艳说晚了,要她早点睡,明天继续聊。

王艳闭上眼睛,想好好睡一觉,可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网名叫“奋斗最前线”的男孩长得怎样,如何睡得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公实在看不下去,请她作客。王艳心里甜甜地睡了,梦里和男孩继续狂聊。

第二天早上七点,王艳早早起来,她期盼跟男孩见面,看他长相如何。男孩也是。

他们都希望对方好看,如果一个长的像猪八戒一个如同恐龙妹,心里不知会失望到何种程度。

男的爱靓女的爱帅,现在的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第三天,男孩跟王艳发信息说他晚上七点下班,大家能不能出来见个面。王艳很爽快答应了。

他们见面后去了公园。两人聊了一会,男孩话很多,第一次见面王艳就被男孩活泼的性格吸引了,还有那双深情的大眼睛。

时间过的飞快,半小时瞬间消逝。他们聊的很投机,无话不说。

王艳道:“你相信这世上有真爱吗?”

男孩不假思索道:“相信。”

王艳道:“那你说,什么样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

男孩想了想,道:“为了对方,可以付出一切。你呢?相信吗?”

王艳道:“相信。”

被刘哲伤害后,她不再相信爱情。

但不知为什么,突然间她又相信了。

也许,是被男孩的真诚所感染吧。

男孩道:“我们去打下桌球,好吗?”

王艳道:“好啊!”

就这样,他们打桌球去了。打完桌球王艳跟男孩说要回去了。男孩说送她回去,王艳点头答应。

在送王艳回去的路上,男孩不断唱歌给她听。

男孩唱歌很好听,王艳很喜欢听。

男孩把王艳送到她租的房子楼下已唱了十多首,王艳停下了,问男孩叫什么名字。

在聊的过程中男孩已自报姓名,可她健忘的很,早就把他的名字忘得一干二净。

男孩重新告诉王艳自己叫什么,叫她不要再忘了。然后,他们互换手机号,王艳把他的手机号记在她手机的电话簿里。写完后,男孩拿着王艳的手机,看看她有没写错自己的手机号。

男孩姓杨名宏,他笑着揉了下王艳的头,“你真笨,把我名字都打错了。”

王艳翘起嘴巴道:“噢!你又不说清楚,我怎知是哪个红?”

杨宏拿着王艳手机像大哥哥一样教她,“猪,你给我记住了,是这个宏。”

王艳没注意他那样叫她。

杨宏回去后跟王艳聊天说她打桌球的样子很可爱。

砰砰!

王艳心如鹿撞。

杨宏就像一个精明的小偷,悄悄偷走了王艳的心。

这样过了一个星期,王艳跟杨宏因为彼此喜欢成为情侣。

又过了一天,王艳找到了满意的工作。她很开心,打电话把好消息告诉男友杨宏。

杨宏问王艳几点回来,到时接她。虽然他们还没同居,但每次都是杨宏送王艳回去的。

“还要体检。”王艳道:“很快就要体检了,先这样了哦,到时打你电话。”

体完检,王艳给男友打了电话。

很快,杨宏奔来接王艳。

下午两点半,王艳到厂里等体检报告。她等了好久好久,很多人的体检报告都出来了,可自己的却如同躲进壳里的乌龟就是不肯出来。

王艳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也不知等了多久,只剩她一个时终于有一个女的把她叫进了办公室,“我们这是电子厂,有辐射,你这样对身体不好,不能被录用。”那女人把王艳的体检单拿给她,王艳不明白地看了一眼体检单。

王艳顿住了,吓了一跳。她在那站了几秒转身离开。

(3)

王艳一个人在路上静静的走,心想这怎么办呢?怎会这样?怎么自己一点都不知道?

王艳心在波涛汹涌。

一向大大咧咧的她万料不到自己竟然怀孕了,这消息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可把她震死的晴天霹雳。

他能接受吗?我怀了别人的孩子,这对他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我们继续在一起还会幸福吗?

我该怎么办呢?王艳不断在心里问自己。

分手?

王艳深爱杨宏,倘若这样,她心不知会痛到什么程度。

偷偷把孩子打掉,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王艳知道,骗自己最爱的人,自己万万做不到。

王艳抬头仰天,泪流满面。

时间恍如乌龟跑步缓缓消逝,王艳不知哭了多久,她叹了叹气,做出了决定。

“唉!痛苦就痛苦吧,既然这是注定的,我又能怎样?”

王艳掏出手机,打了杨宏电话,叫他出来。杨宏听到王艳悲痛欲绝的声音问她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王艳阒然无声,绝望地挂了电话。杨宏气喘吁吁奔到王艳面前,柔声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王艳呆呆地看着杨宏,哭道:“对不起,我怀了别人的孩子,我不配跟你一起,我们分手吧。”

“不准你说这样的傻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一直陪着你,永远爱你宠你。之前的事只能代表过去,我要的是现在和以后。”杨宏道:“这不是你的错。傻丫头,我陪你去把孩子打掉,然后你为我生个宝宝。”

王艳停止了哭泣,“我怕,听说那样很痛的,就像死了一次一样。”

杨宏安慰道:“不要怕,有我陪着你呢!那些都是骗人的。乖哦,明天我请假陪你去。”

王艳像受妥的小孩把头靠在杨宏胸前,眼泪轻轻地流。

她又哭了。但这次流的,是感动的泪,是幸福的泪。

(5)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去了医院。挂了号后他们就坐在那耐心地等。

王艳依靠在杨宏肩上,心里忐忑不安,轻声问道:“会不会很痛?我怕!”

杨宏柔声道:“傻瓜,不怕。有我在呢,我会时刻陪着你的。”听杨宏这么一说,王艳心里暖暖的,惧意全消。

为了王艳的心能彻底安静下来,杨宏不断讲故事给她听。杨宏小的时候,他妈妈经常讲故事哄他睡觉,所以故事记得极多。

时间过的飞快,十分瞬间消逝,一名30岁左右的女医生叫王艳进去了。

那医生告诉王艳孩子已经四个多月大了,要引产。

“什么是引产?”王艳不懂地向医生询问。

医生简略地向王艳解释什么是引产后说:“引产就像生小孩一样,不会像人流那么快,要有心里准备,需要几千块。”

王艳满腹心事走了出来,杨宏看出了情况,问道:“宝贝,怎么了?”

王艳把头靠在杨宏肩上,沉默不语,眼泪缓缓落下。

杨宏满脸深情道:“告诉我,让我们一起面对好吗?”

王艳诉说原因,泪流不止。

“宝贝,别哭。”杨宏拿出纸巾,温柔拭去王艳颊上的泪,“没事的,不就几千块吗,我想办法。”

王艳听话地停止了哭泣。

杨宏柔声道:“宝贝,我出去一下哦,很快就回来。”

王艳拉着杨宏衣袖,“我也要去。”

杨宏劝道:“宝贝乖!你现在不能走太多的路,在这等我嗯!我会很快回来的。”

王艳像个听话的小孩点了点头。

杨宏打王晓汉电话借了四千,然后把以前存的两千多全取了出来。心道:“六千多了,应该够了吧。”

杨宏回来道:“宝贝,我交钱去了,等我一下嗯!”

交完钱,医生把王艳叫了进去。

医生给王艳打完引产针后道:“你可以回去了,明天早上不要进食,九点钟过来。”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他们早早到了医院。

王艳肚子绞痛。她以为这是死亡的前兆,吓得哭了出来。杨宏连声安慰。

王艳不理杨宏,泪流不止。

最后,医生说要多多走动,这样才可以快些引产。

王艳在医院一步一步慢慢地走,每走一步,心就像被烙铁烙了一下,痛苦撕心裂肺。王艳抓着杨宏手臂,“肚子好痛,我不要走。”

看到自己最爱的人在承受着这样的痛,杨宏心如刀绞。如果可以,他希望把王艳的痛全转到自己身上。

杨宏轻轻抱着王艳,“乖啊,医生说的话要听啊!多走动就可以快些引产了,以后你说什么都听你的,好吗?”

王艳一把推开杨宏,“你走吧,不要管我了,就让我死了好了,反正这个小孩又不是你的。我无论如何都不要再走了。”

王艳蹲在地上,双手抱膝,泪如雨下。杨宏把王艳拉起来,“如果要死,我们一起死好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这样会更痛的。”眼泪打破“男人流血不流泪”这一说法顽皮地掉了下来,“看到你这样,我也不好受啊。你知道我心里有多痛吗?”

杨宏拉着王艳的手一步一步缓缓地走,漫长难熬的20分终于过去了,王艳宛如买彩票中了头奖的人,开心至极。她终于脱离了苦海。

看到自己最爱的人不用再承受这宛如千刀万剐的痛苦,杨宏开心地笑了出来。

很快,他们回去了。接下来的日子,杨宏像他说的那样对王艳好到可以让天下女人羡慕,他每天替她洗衣服,做饭给她吃,晚上唱歌讲故事哄她睡觉。

这还不算,一有时间,杨宏就带王艳游山玩水,让她天天笑容满面。

那些日子,对王艳来说是从没有过的幸福。

可惜好景不长,王艳父母不知怎的知道了他们的事。

一天,王艳父亲找到了杨宏,说了很多打击他的话,还威胁他,说什么什么再跟我女儿来往就怎样怎样。

听了王艳父亲的话,杨宏灰头土脸回去了。

“也许我们真的不合适,在一起也许真的不会幸福。”

杨宏决定了,放弃王艳。

那天,他烂醉如泥。

这样过了一个星期,王艳给杨宏打了无数个电话不接发了无数条短信不回,上网跟杨宏聊却不是沉默就是“哦”、“嗯”这两个字。

王艳感觉到了什么。她发信息说既然你不爱我了,那我们分手吧。

王艳奢望杨宏跟以前一样出言挽留,可她失望了。

因为他不回她信息,下线了。

第二天,杨宏打王艳电话说:“对不起!我同意你的想法,我们分手吧!”

王艳万料不到自己盼回来的竟是这么一番话,她跟他说分手,只不过是要杨宏像以前那样对她好,而不是真正的分手。王艳哭道:“不,不可以。以前我三四回跟你说分手你都不同意,还说只要我们心往一起想力往一起使就不存在什么合不合适,还叫我不要抛下你,没我你会痛苦一辈的,怎么现在变的这么快?你是不是喜欢上别的女孩了?”

杨宏赶紧道:“不,不是的,请你相信我。”

王艳道:“你现在这样对我,我怎么相信你?如果你不是喜欢上别的女孩,怎么可能这样对我?”

杨宏心如刀割,“真的不是你想的这样,真的不是这样的。”

王艳道:“那是什么?我不接受,我要你当面给我说清楚。明天下午四点半公园门口见,你不来的话我就去找你。”

话一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这天,王艳旷工一整天。她把头埋在被子里,偷偷地哭。

第二天下午四点,王艳提前半小时到了公园。她希望杨宏跟以前一样提前到,可她失望了。

王艳等了很久很久,都下午4点50了,可却连杨宏的影子都没见到。

我等那么久了,他为什么还不来?

王艳心在滴血。

王艳一边等一边朝杨宏来的方向看,她奢望能看到杨宏出现。

时间缓缓消逝,到了5点20,杨宏终于来了。王艳看着杨宏,觉得他好陌生。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分缓缓消逝,半个小时过去了,他们却像哑了似的一句话都没说。从出现到现在,杨宏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直都在低着头。

王艳想跟杨宏说些什么,可她却不知怎么开口。最后还是杨宏打破了沉默。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喜欢别的女孩,请你相信我。”

王艳淡淡的说:“这已经不重要了,请我喝酒吧。”

他们到了酒吧,王艳喝了很多酒,“你说我们不合适,这是骗我的吧?为什么连分手的理由都骗我呢?我已经知道那女孩了。”

杨宏无奈道:“不是的!真的!如果真要什么理由,我只能说,现在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王艳伤心道:“噢!这真是原因吗?那你可以走了。”

最后,王艳醉了。她摇摇晃晃走回宿舍。

她不知道,杨宏在后面默默跟着。

她不知道,跟她分手,杨宏心一样痛。

王艳在厕所里大吐特吐。

然后,她抱头痛哭。

杨宏没有回去,他狂奔到酒吧,疯狂灌酒。

三天后,王艳自离了。她离开了这个让她伤透了心的城市,到了别的城市。杨宏也是。

也许有一天他们不再痛苦,重新开始幸福美满的生活。

也许他们永远都被痛苦折磨得死去活来,直到生命终结。

这本是幸福美满的一对,可最后却因为经不起考验,让痛苦成为结局。

本是鸳鸯,奈何独自飞?

既然爱的那么深,为何经不起考验?

既然彼此深爱对方,为何不用生命去珍惜?

大家都在埋怨为何这世上没有真爱,可又有谁知道,当真正的爱来袭击你时,你有没有珍惜?

2010.06.01

与"左心房的痛_左心房痛是怎么回事,左心房痛"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