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哲理散文 > > 千汾线上的絮语_千汾公路,千岛湖千汾线风景图

千汾线上的絮语_千汾公路,千岛湖千汾线风景图

发布时间:2014-12-24 15:28:26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座落在千岛湖大桥东岸的阳光车站,车进车出,人来人往,一派繁忙景象。

这是县城里的一座以县内公交线路为主的客车站,来这儿乘车的绝大多数是本地人。有时候,看他们的衣着和行李,可以八九不离十地猜出他们的身份,也就是说,凭着直觉和印象,可以猜出拎皮包的、挎行囊的、肩挑背驮的,都是些做什么行当、干什么活计的人。

今年清明节头一天,天气晴好。我买了一张上午九点去汾口的车票,挤在嘈杂的候车大厅等候班车。大厅里鼎沸的人声在耳边轰响,那是候车人相互之间在招呼、问候、聊天……我听得出大都是一些用本土方言发出的各种不同腔调的伊俚哇啦。

人们依序通过检票处,上了开往汾口方向的客车。车内很敞亮,座椅也很舒适。如今客车的班次多,又特别重视交通安全,因此上车都是对号入座。

我的座位在走廊边,邻座靠窗的是一位中年女子,象是职业女性,她身后同样靠窗的座位上有一位家庭妇女打扮、和她差不多大的女人。我注意到,她俩一落座就一前一后开始攀谈,从“伊哪里来,嘎哪里去”的对话中,听得出她俩就是千岛湖至汾口公交线沿途几个乡镇的“遂安人”,是儿时的同学加伙伴,都是回娘家的。两人婚嫁在外已二十多年未曾碰面,今日在车上相逢,凑巧一前一后坐着,因此显得特别兴奋。

车子驶出车站,穿过阳光路,上了千岛湖大桥。这座近三华里长的横跨东西的大桥,犹如一条俊美的彩虹升腾在湖面上空,桥下湖水清澈、碧波荡漾。只听邻座女子说:“这桥好长,好清秀的!我从离开淳安在外上大学就很少回家了,后来在外面工作、做生意,又是嫁在远方,因此,已经有好多年没回家了。千岛湖变化真大呀,记得上一回来还是乘快轮去的姜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是啊,”后座女人说,“我嫁在左口,没这大桥的时候,从家里来县城,要坐农用车到码头,再坐挂机船,有时在县城里办事晚了赶不上船当天就回不去了。还有我去走娘家,换船转车的,至少要花大半天时间,有时赶不上快轮早班船,下了船又一时接不上车,要到傍晚才进家门呢!这桥一通,不仅去县城方便,走娘家也省了不少时间。后来,千汾公路开通了,班车又多,我去娘家更方便了。”

她俩谈话的声音无所顾忌地震动着我的耳膜,于是,我静静地坐在她们身旁,侥有兴趣地“偷”听她俩忆往事说今朝的轻轻絮语。她们的伶牙俐齿咂巴出的细柔柔、软绵绵的山里土话,听起来很是温婉悦耳。刚才听到的话题便是我熟悉的事儿,对于淳安水陆交通的变迁和发展来说,我也算是一个体验了三四十年的亲历者。

过了大桥不久,车行至叉路口左拐时,邻座女子问:“另外那条路是去哪里的?”

“那是去汪宅、左口、金峰、威坪、唐村的,是早就通车了的,但以前车子是过轮渡的。”后座女人回答着。

她说得没错,这千岛湖大桥一开通,结束了县城与西北湖区乡村陆路交通不畅的历史,也从此为开通县城至汾口的千汾线设下了伏笔,更为后来姜家、界首的乡村旧貌变新颜带来了历史性的机遇。

千汾线公路在绿水青山间穿梭,可说是目前县境内最亮丽舒展的二级公路运输线。我们的车行驶在这条路上,宛若置身在色彩斑澜的大幅山水风景画中:才遇隧洞接踵,又见虹桥飞渡;路边庄稼地里黄灿灿的油菜花开得耀眼而张扬;山坡上的映山红、紫藤花,还有不知名的野山花在水洗样的翠色新叶中显现出娇艳的身姿,笑得灿烂而诱人;湖湾的碧水幽静得象明镜似的照出了翠山绿岛的倒影……美不胜收的湖光山色在乘客的视线上游移图展。

“这里的风景好好哎!稻秸花、鲤鱼花都开了,好客气(漂亮)。我们好象是在画廊中赏画哟!”邻座女子惊喜不已。

“你看山上树养得多少好,这些年村里人烧菜做饭都用煤饼、煤气,没多少人砍柴烧炭了。”后座女人自豪地说,“我们山里人常年身在其中,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外地来的人都说在千汾线上坐车就是赏景观光,扎实味道呢!”

“哎,你现在做什么事,日子过得好吗?”邻座女子侧转身向后问道。

后座女人回话:“我和老公在县城里打工多年了,租了一间小屋住着,平时很少去娘家,也是逢年过节才去走走。自家的田地还是要种的,所以农忙时回家一段时间。我们不在家时,田地里的事就靠公公和婆婆两个老人照料。老公在一家生意还不错的企业做工,我在一家单位做临时清洁工,因为我手脚勤快、不计较干多干少,而且卫生搞得清爽,单位领导很满意,开始给我月工资八百元,现在提到一千元了。搞卫生也是力气活、细致活,一遍下来,要出一身汗的,好在时间不长,每天就是上午三四个钟头,节假日单位的人不上班,我们也不用去搞卫生。我还另外打了一份工,可以多挣点钱。”

邻座女子又问:“你的孩子呢,多大了?”

“我两个孩子,女儿大学毕业在台州一家医院工作,儿子去年淳安中学高中毕业,平时成绩都不错的,可到了关键时候没考好,刚够一本的分数线,现在杭州一所大学读书。”听得出,后座女人说话时心里泛着喜悦,“我和老公这么多年打工挣钱,就是为了培养这两个孩子,再艰苦几年,等儿子大学出来找到工作了,我和老公还是要回左口的。”

“你不打算在县城买套房子啊?”邻座女子关切地问道。

“就凭我和老公两个人加起来一个月两三千元钱,哪里能买得起城里的房子呢!我们出来打工挣钱就是为了供两个孩子读书开销,原本就没想过离开村子去县城安家的。”后座女人轻拍前面的座椅背,说,“你不知道的,左口现在不再是那个只靠蜜枣换点钱的山沟沟了,这几年变化好快,一天一个样,路越修越好,越修越近。人家说,过不了几年也就并到县城一块了。”

“那倒是的,左口离县城近,交通又方便,想去县城随时都可以坐车去。说实在的,过日子还是农村好,自己种粮种菜、养猪养鸡,多自在。你两个孩子都有出息了,还愁什么,你不要忒味道哩!我和老公尽管下海做了生意,但钱并没有赚多少,前些年买了套大房子也贷了不少款,到今天都还在还债。儿子很快要结婚又得花大钱,生活过得还不如你舒坦呢!”邻座女子有些羡慕儿时伙伴了,“等过几年我干不动了,再回到千岛湖,在小时候生活过的土地上好好养老!”

“是啊,我打工的单位上的人都说:走遍天南海北,还是家乡最美。他们有人经常跑外面,说是跑了全国的无数县城,象千岛湖这么整洁、这么清新、这么精致的还不曾见过。你这么多年在哪里,怎么回家来的趟数这么少啊?”

“咳,我大学毕业后,跟着男朋友去了温州,开始几年在一所中学教书,后来跟着老公去意大利、法国做皮鞋生意,人很辛苦,赚到手的钱也不多。其实,我和老公都不是做生意的料,早知道这样,还是安安耽耽当老师教书的好。我们在国外,家里的儿子没人管,读书成绩很差,初中毕业就跟着他叔叔开店做生意了。我儿子倒是来过千岛湖好几次,我在国外他都打电话给我,说妈妈小时候好幸福,生活在那么美的千岛湖,山好水好空气好。可他哪里知道,我小时候是生活在深山里,不要说去杭州,就是上县城也是等到考上大学后才第一次坐船去的。现在家乡确实变了,不仅县城繁荣,乡村也建设得很漂亮。听说千岛湖旅游很闹猛,农村的土特产也很旺销。”

……

车子按站点停靠,陆续有人在桐子坞站、严家站下车。后座女人对邻座女子说:“喏,这里一路过去就是以前我们所叫的严家、姚家一带,现在是界首乡。”

“哦,我知道,这里原来条件很差的,打开家门不是见山就是见水,桐子坞严家、东亭姚家一带的很多人靠抓鱼卖鱼为生,出门要么划船,要么爬山。现在真是好了,这条公路两边的村庄都是新房子,看来这里的人生活比以前不晓得好多少倍了。还有这里的风景多好看啊,油菜花、桃花、山上野花都开了。我听说过这里的桔子很多而且很甜的,今天看到了路两边山地里成片的桔树林,真是这样啊!到时候你帮我买点上好的桔子,我让儿子过来拿。”邻座女子用甜甜的语气说着,让我这“偷”听者也禁不住在心里面为这一带土地上的人们傍着千汾线走上发家致富路而高兴,还仿佛看到了不远将来的兴旺繁荣。

眺望车窗外,青山绿水间的界首山乡处处焕发生机:村庄上新建的楼房展示着农村人的新生活,在城里人眼里,这儿的农民住的都是景观房;湖边的农家庄园生意红火,外地人特别是城里人都喜欢来这品尝农家土菜,感觉山风野味;公路两侧绿意无限,景色诱人,给人一种回归自然、亲近自然并使情绪舒缓、心空清明的感受。

在这条景色诱人的千汾线上,千岛湖西南湖区的旅游热正在升温,除了姜家龙川湾景区、芹川古民居等景点外,还有度假区大项目已经或即将开发,生活在沿线的农民靠着柑橘、茶叶、蚕桑等农业特色产业的发展而致富,他们对未来的好光景充满信心。

坐在我身边的两个女人为千汾线沿途日新月异变化而感慨。她们的对话聊天,表露出对家乡的赞美和对生活的热爱。别看后座女人是在外打工的村姑乡妇,可她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她对家乡时事的关心关注让我也自叹弗如。她象导游解说似地向邻座女子介绍道:“这千汾线现在又叫淳开线,前不久开化至黄山高速公路已通车,听人家说,从千岛湖坐车去黄山,两个小时就到了。现在从黄山经开化、汾口来千岛湖旅游的车子也越来越多。界首乡这里要建国家小球训练中心,好多农村人家因征地拆迁得到政府的赔偿发了财。人家都说,姜家镇上要建一所大学,是上海复旦大学来办的,还要建电影电视拍摄基地。将来姜家镇上肯定不晓得有多热闹!”

“是吗?那严家、姚家、姜家都是好地方了。真想不到原来的山坞角落里会有这样的好事啊!”邻座女子感叹道。

后座女人立即接上说:“还有呢,千岛湖大桥过来那里,要投资几十亿的钱建设旅游度假小城呢,我们左口那里也连到的。”我知道,她说的是华联发展集团投资70亿建设的华联•进贤湾旅游度假区块,是千岛湖国际旅游度假航母工程。

“那你们家那里也要富起来了!”邻座女子说,“今后,我要经常来千岛湖看看,条件允许的话,我真想回老家过老的。”

“好啊,你是要经常来自已家乡看看。那就今年下半年来,我抽时间陪你,带你去左口我家里转转。”后座女人深情地说。

“今年下半年来不了的,我明年安排好时间过来一次,还要多住上些日子,那些还想得起来的同学,我都想打听她们嫁在哪里,可能的话聚在一起聊聊天。还有我家那些亲戚都多年没走了,很想去串串门,看看他们,叙叙亲情。”邻座女子笑吟吟说。

……

两个中年妇女把车子当成自家屋了,一路上都在说事聊天,毫不在乎车上的其他人是否在“偷”听。当然,她们之间聊的话题没什么私秘,更象是普通的拉家常。至少我在车上听她们聊天,没觉出有什么不适,反倒感觉十分亲切。

车子吱地一声,停靠在路边。车上服务员告诉乘客双溪停靠点到了。后座女人赶紧对邻座女子说:“到了,到了,我们在这里下车了。”于是两人拿上行李,移出座位下了车去。我无意识地透过车窗,望见她俩走向站牌下的一条通向田野和远处村庄的路口,猜想她俩是不是接着车上的话茬边走边聊,一直聊到各自进了娘家的门……

车子启动了,继续朝着汾口方向驶去。千汾线上的山、水、田野、村庄再次不断地向车窗扑来,映入我的眼帘,然后又快速地向车后隐去……

与"千汾线上的絮语_千汾公路,千岛湖千汾线风景图"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