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写物散文 > > 雪_雪鹰,雪佛兰

雪_雪鹰,雪佛兰

发布时间:2014-12-24 15:27:58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雪,无论是薄与厚,都只是记忆中的事情了。要是在清晨,雪花儿薄薄地飘上几片,分明是看见了飘雪的,却在刚刚落地的瞬间就化了,让你切身感受一下瞬间即无的感觉。要是雪花儿偷偷在晚上纷纷扬扬,早晨便可以看见雪埯三尺的情境了,山村,旷野,一色儿的白。当太阳露脸的时候,目光所及之处格外耀眼,于是就知道:雪,原来可以银到极致!

对于雪,南方人只能在电视上或其它影视作品中欣赏它。北方,却是雪的故园,所以北方人对雪总是情有独衷。 我是北方的女子,虽然在南方多年,但根植于记忆深处的雪,记忆却一直不曾褪色。爱雪,不只爱它的干净纯洁,还爱它的包容与广袤。

冬雪,一望无垠,那纯素的美,是带着禅意的。雪是冬的精灵, 那晶莹的天使,纷纷扬扬,肆意而又热烈,当狂野到铺天盖地,世界便只剩下了简单。简单到世界只剩下了黑与白。当自然以无垠的白做底色,其间再点缀些细微的黑,竟有一种清绝的美!那种况味,教人品出的是冬韵。更或者,那种简单的勾勒,像极了艺术作品中的留白,给人无限的想像。怪不得有人说冬雪下面是春天。你看多妙!是的,冬雪下面是春天,还可以是新绿,还可以是暗涌等等,这无尽的想像只能随不同人的思维无限延伸,拓展 ......

我一直说,雪是天作的精灵,它的美,就是极为优秀的临摹画家也要逊色几分。所以说,雪的美,是美到骨子里的。于是真的就很惊叹于自然的创造——太神奇!若是遇上一连几天大雪,再听那晚上北风呼啸凌厉,当第二天天放晴的时候,你就可以看到鬼斧神工的雪雕了,这时你会明白:雪,原来可以是最好的载体,而风刚好就像一把刀,“削”出各种形状的艺术作品,有岩层,有古塔等等,人是自叹弗如的。而我是有幸见识过,所以从内心里是真的叹服于这自然神奇地创造。初冬的雪,飘飘洒洒一个晚上,第二天你准能看到那一枝雪,美得醉人!我们叫它“银条儿”。银条儿是不敢轻易去惊扰的,否则就瞬间散落,再也找不到精美有致的原形。有时候,寂静的雪夜,假若你听到了一丁点簌簌声,你就会明白那准是调皮的麻雀蹬了雪枝。

雪,对于儿童来说是乐趣。每当下了雪,儿童们便欢呼雀跃,雪景雪场就是儿童的乐园。踩上去,吱吱地响,像极了某一乐符,涩涩地,却也动人。不想踩雪了,便玩起了堆雪人,就连平时不舍得戴的暧帽儿此时都舍得给雪人戴上,装扮成老人,小女孩,甚至是一棵树。儿童想像力的丰富,就体现在眼前这些各式各样的雪人身上了。雪地,又是儿童最好的自然画纸,拿个枝丫开始画,画个小鸡,画个老鼠,倒是可以随心所欲。画得有些无聊了,便支起竹筐逮麻雀。在扫开的空地上投些包谷粒,小米粒,那麻雀便呼啦成一群,远远地啾啾着,只等小孩儿身影走远了,有几只胆子大的雀儿身影一掠,瞬间就到了竹筐下面啄食吃。躲在一边的孩子便轻轻一拉支筐的细绳,这几只麻雀便成功捕获。记只记得,冬天逮麻雀是那时农村孩子无尽的乐趣,要强的孩子们往往要比出个高低胜负——要知逮麻雀也可以算是个技术活儿。

雪,对于农人来说是希望。下雪了,老伯叼一杆旱烟,慢慢吞吞地说:下吧,下吧。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于是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脸上盛满了喜悦。只是有一点,他们大多希望在农历年前看到大雪,因为听说那雪对苗儿是益处多多;相反,春后的雪,多少带点儿苦,自然对苗儿有害无益。农人也有自己丰富的经验,这正是我们学习的源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有时,期待一个晚上,于第二天去看雪。看到的是雪的孤绝与清寂。此情此景,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忙用相机定格这瞬间的美。如今,翻开它年的旧照片,那雪,依然是记忆深处的暧。

文字:欣子

QQ:475369382

与"雪_雪鹰,雪佛兰"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