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爱情散文 > > 【因为爱情不期而遇】沈烟顾承修|呛口小辣椒最新作章节阅读

【因为爱情不期而遇】沈烟顾承修|呛口小辣椒最新作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8-07-30 12:00:04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www.663395.net - 散文】
《因为爱情不期而遇》是呛口小辣椒所写的一本都市爱情故事,主角“沈烟、顾承修”,小说讲述了沈烟和顾承修的爱情故事,自从自己的丈夫和妹妹走到了一起,她的人生顿时变黑暗了......

第一章 我跟姐夫是真心相爱的

手机里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对话页面。

沈烟脸色苍白,仿佛被人在无形中,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2016年6月12日13点32分

深情玫瑰:亲爱的,我们好久没见面了。

褚以凡:小宝贝,这么着急啊?是不是上次没有喂饱你?

深情玫瑰:讨厌……

褚以凡:呵呵,我还有更讨厌的,你想不想知道……

往下是更为露骨恶心的对话……

沈烟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前脚刚走,后脚丈夫就在QQ上约啪。

若不是她需要在褚以凡的QQ上找一张转账记录,怎么也不会发现这件事。

大脑一片空白,这一瞬间,她都忘记了该如何去呼吸。

她颤抖的握着手机,咬着发白的唇瓣,拦下的士。

“师傅,景和园小区。”

……

六月的天,32摄氏度,本该是热得能化掉人的温度,沈烟却冷的浑身发颤。

她背靠在房门上,一手扶住行李箱,一手握着手机,仰头咬着牙,死死的抑制住眼中的泪水。

脚下,是一条被解开的紫色系带丁字裤。

上面的白色的液体,还散发令人作呕的腥气。

门内,她亲爱的老公正在跟一个女人翻云覆雨,在那张她亲手购置的婚床上……

屋内的喘息声不停的传出来,接着便是一阵身体猛烈碰撞发出的声音……还有一些不堪入耳的细碎对话。

沈烟再控制不住,猛地推开房门,冲了进去。

空气里,还散发着浓烈的麝香味,凌乱的衣服丢得遍地都是,女人的紫色内衣,还半挂在电视机上,摇摇欲坠。

沈烟心中仅剩的一点信念,荡然无存。

屋内的人,吓了一跳,显然没料到这个时候,会有人闯进来。

褚以凡本来还在冲锋陷阱,硬是被活活的吓软了,神情莫辩的转过头来。

当看到沈烟那张满是泪水的脸庞上,吓得直接从床上掉了下来。

沈烟在他的脸上看到了难堪,慌乱,唯独没有愧疚。

褚以凡第一时间,将背对着自己的光裸女人用被子盖好。而后才慢条斯理的套上长裤,穿上了衬衣。

“小烟,你听我解释。”褚以凡烦乱的揉了揉凌乱的发,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我们出去说好吗?”

说完,褚以凡向着沈烟走来,手就要触碰到她的身体。

沈烟怔愣的立在原地,直到褚以凡的手快要碰到自己的时候,像是遇到了什么极脏的东西,猛地一甩。

“别闹,小烟。”

褚以凡温柔眉蹙起,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宠溺。

只是,此刻的沈烟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甜蜜,心里只有满满的恶心。

她睁开黯然无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褚以凡,“不是要解释吗,她是谁?”

褚以凡烦躁的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她是谁,并不重要,小烟你要相信我,我只不过是在逢场作戏。”

逢场作戏?

沈烟苦涩的咀嚼着这四个字,心仿佛被一寸寸的撕裂,痛到无法呼吸。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褚以凡已经成为了一个撒谎都能面不改色的男人了吗?

若不是有微信作证,她怕是早就信了他的话。

他到底对自己撒了多少的谎言……

沈烟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掉了下来,笑的五脏六腑都疼被穿了一般。

笑够之后,她才看向了他,自嘲道:“我从不相信我深爱的男人会出轨。”

褚以凡被深爱的三个字触动了下,语气也缓和了下来。“小烟,是我对不起你。”

沈烟指着床上用被子盖住的人,“我不要你的道歉,告诉我,她是谁。”

褚以凡显然不想向沈烟解释,反而用身子挡住了沈烟探寻的目光。

他不假思索的维护更是让沈烟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不好看,但还是顺从本能,将被子狠狠撕扯下来。

褚以凡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扯过沈烟的身子,一把将她推到了地上。

砰!

随着一声巨响,沈烟的后脑勺直接磕在了柜台的角上,瞬间,湿热的鲜血顺着后颈沾湿了衣领。

她却恍若未觉,浑身像是被闪电劈过了一般,眼睛死死盯着床上的那个女人。

那是一张极为精致的脸,丰润的红唇,上面还有着可疑的白色的液体。

她怎么也没想到原来这个所谓的小三会是自己一直呵护着,珍惜着的好妹妹,沈倩如。

无名的愤怒从心口一直蹿到了大脑,沈烟捏起沈倩如精致的脸,一巴掌甩了过去。

清脆的耳光声,直接惊醒了一旁手足无措的褚以凡。他急忙用被子将沈倩如重新盖好,一边怜惜的摸着沈倩如的脸,一边嫌恶的看着沈烟。

“沈烟,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泼妇!”

沈烟对褚以凡的叫骂已经麻木,而是眼盯盯地看着沈倩如。“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

她想过一万种可能,却唯独不能接受是沈倩如背叛了她。

虽然她和沈倩如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但从小不管是什么,她都会让着她。为了沈倩如沈烟更是放弃了电影学院的名额,把机会给了沈倩如。而沈倩如也一直都在扮演一个乖巧的好妹妹。

如今,她的这个好妹妹竟然和背着她和自己的丈夫搞在了一起。呵……她忽然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大傻瓜,被他们蒙在鼓里耍的团团转还不自知。

沈倩如此时正埋在褚以凡的怀里低低的哭泣着,裸露在外面的洁白的肩膀更是微微颤动,看起来的确惹人怜惜。

过了几秒,她才红着一双眼眶,可怜兮兮地看着沈烟:“姐姐,对不起,我跟姐夫是真心相爱的。”

第二章 一对狗男女

真心相爱?

沈烟的心被这四个字刺的发疼。那她跟褚以凡算什么?她的一厢情愿吗?

她扯出一抹苦笑,看着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心脏最后一丝氧气也被抽空。

好一会,她才看向了褚以凡,“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褚以凡紧蹙着眉,没有说话。深沉的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倒是一旁的沈倩如说话了。

“我们在一起已经半年多了。”

沈烟感觉自己被无形的巴掌拍到了脸上,身心都在火辣辣的疼。她抽痛地捂着心脏,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们结婚才一年,你们就在一起半年了,好,很好。”

褚以凡也被沈烟这副模样逼烦了,嫌恶的说:“沈烟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你也知道我们结婚了一年,可你连碰都不给我碰。”

沈烟眼泪倏地落了下来,她哽咽地道:“这就是你的理由吗?你明明知道我是因为什么,只要我好好调养就能……”

剩下的话她已经没有办法说出口。

褚以凡厌烦地转过头,的确,这不是他的理由,他只是在找一个可以出轨的借口。

一旁的沈倩如转头看着沈烟,她眼里还有着未淡去的情欲,紧紧地挨着褚以凡,两团嫩白的雪峰挤压成一团,呼之欲出。

“姐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女人就该体谅男人。既然你做不到,自然会有人替你做到。我跟以凡早就相爱了,你就成全我们吧。”

“你做梦!我就算是死也要将你们这对狗男女给拉下地狱。”

褚以凡听出了沈烟话语中的威胁,“你想做什么?”

“你们想要在一起?我偏偏不如你们的愿。沈倩如,你不是爱抢男人吗,好,我就让你一辈子都背负小三这个名头。”

沈烟颤抖地拿起手机对着衣裳凌乱的二人狂拍。

“沈烟你别太过分了。闹到最后谁的脸都不好看。”

沈烟握着手机一步步地向后退去,“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沈倩如不是一心都想要当一线明星吗,只要将她勾引自己姐夫的丑闻抖露出去,她这辈子都洗不白了。

沈倩如看到沈烟想要逃走,急忙道:“不要让她离开。”

褚以凡闻言立即跑了过去,三两下便将沈烟按在了地上,将她的手机抢过摔在了地上,闻到她后脑勺上的血腥味,还嫌恶的皱了皱眉。

沈倩如看着沈烟奄奄一息的样子,故作惊慌娇柔的拉着褚以凡的手,“姐夫,她不会死掉吧?”

褚以凡温润的眼眸闪过一丝戾气,“我不会让她这么容易就这么死的。”

沈倩如一脸爱慕的看着褚以凡,崇拜的说:“姐夫你真是太善良了,只可惜姐姐不懂得珍惜。不过没关系,以后有我陪着你。”

褚以凡吻了吻沈倩如的脸,宠溺的说:“还是你听话。”

……

沈烟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卿卿我我,只感觉内心一阵阵的翻涌,忍不住的恶心。

只恨她当初太年轻,是人是狗分不清。

沈烟恶狠狠地看着他们,却不知道更恶心的事情在等着自己。

褚以凡将沈烟绑在了椅子上,眼中闪过一丝暴虐的光芒。沈烟警惕地看着褚以凡,“你想做什么?”

褚以凡用动作直接告诉了她。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荷叶绿的长裙,布料轻薄,褚以凡几乎不需要怎么用力,就将她的裙子给撕的差不多了。

看着她那洁白如雪的酮体,和若隐若现的双峰,褚以凡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唾沫。

沈烟是一个保守的女人,从未在他的面前脱得如此干净,如今她这副任人欺凌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是可口。

察觉到褚以凡心猿意马的表情,身后的沈倩如不满地推了一把褚以凡,眼睛红通通的,跟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姐夫,难道你对她还有旧情吗?”

褚以凡瞬间清醒,眼中闪过一抹厌恶,“怎么可能,我现在看到她的样子就反胃。”

沈倩如将手里的手机晃了晃,娇娇一笑,“那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麻烦姐夫了。”

她快速的对准沈烟拍了几张照片,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到茶几上面开了塞的红酒瓶眼睛一亮,“用这个正好了,大小都合适呢。”

褚以凡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兴奋,一想到自己清冷孤傲的妻子就要光着身子被红酒瓶开苞,浑身都血脉喷张起来。

沈烟看着沈倩如拿着红酒瓶向着自己一步步走来,浑身抖如筛糠。

难到自己就要被如此折辱了吗?

沈烟的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她拼命地挣扎着,绳子都磨进了肉里,却抵不过褚以凡手臂的力量。

“滚,别碰我。”

沈烟用尽力气一脚踢到了沈倩如的肚子上。

褚以凡火从心来,直接一巴掌甩到了沈烟的脸上,怒骂道:“敢伤害倩倩,我怕你是不想活了。你不是想当贞洁烈女吗,今天我便让你成为一个人人可骑的荡妇。”

说着他强硬地掰开了沈烟的闭紧的腿,拿起红酒瓶捅了下去。

第三章 小姐,我赶时间

眼见那红酒瓶就要触碰到她的身体,沈烟忽的爆发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连人带椅的撞了上去。

啪啦。

红酒瓶被撞碎在地,四分五裂。尖锐的玻璃片刺进了沈烟的腹部,没一会,鲜血就染湿了一大片地板。

沈烟毫无生气的眼珠子紧盯着他们,像是一个死人。

沈倩如和褚以凡都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幕吓到了。

沈倩如白着脸,颤抖地问道:“不会出人命了吧。”

褚以凡紧捏了捏拳头,摇头道:“应该不会。先把她的绳子解开,为了这个女人没必要搭上我们的后半生。反正有了之前的照片,她也闹不出风浪。”

二人解开沈烟的绳子,又匆匆忙忙的换了套衣服,开动汽车,绝尘而去。

沈烟躺在地上,强撑着最后一丝力气,站了起来。受伤的后脑勺和腹部正往下淌着血,滴落在地上,和洒了一地的红酒混合在一起,凝成了一大片血渍。

她想要打电话求救才发现手机早在刚争斗的时候碎的四分五裂。

难道就要这样死去了吗?

不,她还不能死。

褚以凡和沈倩如都还好好的活着,她怎么可能去死。

沈烟拼命地咬着嘴唇保持清醒,紧抓着手机,向着门外踉踉跄跄地走出去。

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看着前方驶来的车辆,沈烟来不及招手就无力地倒了下去……

炫蓝色的布加迪威龙发出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稳稳地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眼入眼帘的是一双丹郎泽的手工黑色皮鞋,一个西装笔挺的俊逸男人从驾驶座上走了下来,他看了眼手上的腕表,不耐烦的啧了声,走到沈烟面前,蹙紧了眉。

“小姐,麻烦挪下位置,我赶时间。”

沈烟本来就昏迷不醒,哪里听得到他的声音。

男人眼中不耐更重,掏出打火机将叼在嘴里的烟点燃,幽幽的吐了一口气。

看着沈烟还是一动不动的地趴在地上,鲜血还在不断地往外渗着。

男人再怎么迟钝也意识到了事情不对,想到即将开始的会议,不耐啧了声。

他抬起脚踢了踢沈烟,看到她露出脸的一刹那,凌厉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将香烟丢掉,墨镜往脸上一戴,抱起满身是血的沈烟放到后车座,砰地关上车门,跨上驾驶座,启动车辆,绝尘而去。

男人从后视镜看了身后的人一眼,熟练的按了一串手机号码。没过两秒,那边便快速接起了电话。

一个温润好听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带着些许陌生的磁性。“又失眠了?”

顾承修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脚下的油门轰到底。“给我准备一间急症室。我马上过去。”

男人声音变得凝重起来,“这么严重?”

“不是我。”

“好,明白。”

顾承修深吸一口气,紧握着方向盘的手,稍微松了松。

往医院的路平常需要半个小时,顾承修却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他踢开车门,抱起女人雷厉风行的向着急诊室走去,见身穿白大褂的周彦早等在门口,三两步走了过去。

周彦看了眼沈烟,什么话也没有说,立即安排人急诊……

顾承修看着紧闭的急诊室大门,凌厉俊美的侧颜在医院的灯光下,照的有些苍白。

就在这时,急诊室里传出一阵惊呼,接着一个冒冒失失的小护士推开门,眼眶还是红红的。

顾承修俊眉下意识的蹙起,“怎么了?”

小护士被他冷漠的眼神吓得六神无主,惊慌失措地道:“对不起,是我不小心将麻药打翻了。我现在,现在马上去拿。”

室内,沈烟已经醒过来,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呻吟。

顾承修冷扫了她一眼,直接走进急诊室,不满的看着周彦。“你们医院的护士都还没毕业吗?”

周彦抱歉的扯了下唇,“她是刚来的实习生,我已经严肃的批评过她了,现在病人的身体更重要。”

顾承修唇角紧抿,看着床上的人儿,痛的将床单都抓成了一团,“她情况怎么样?”

“腹部伤口过大,已经做了止血处理,现在需要紧急缝合。”

“那还不快点。”

周彦手上拿着止血钳,依旧是那一副不疾不徐的样子,“你急我也没用,今天有一家化工厂爆炸,把医院现有的麻药用得差不多了,现在正从分部调取。”

“……”

顾承修看了一眼沈烟,发现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倒霉。

沈烟被疼痛折磨的几乎没剩下多少意识,但还是将两人的话听了个大概。她吃力的张开眸子,虚弱地道:“麻烦医生现在就帮我缝合吧。”

 

顾承修和周彦都吃了一惊,这个女人是痛傻了吗?


与"【因为爱情不期而遇】沈烟顾承修|呛口小辣椒最新作章节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