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 一个大学生的自白_一个大学生坐台自白,大学生坐台的自白

一个大学生的自白_一个大学生坐台自白,大学生坐台的自白

发布时间:2014-12-29 15:21:14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一)

我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去年毕业于东北的一所高校,属于三类本科,学的是汽车模具专业。

当我拿到毕业证的那一刻,我的眼里流下了泪水,不知是喜悦,还是心酸。因为这张薄薄的毕业证里,不仅有我十几年的寒窗苦读,更饱含着父母在黄土地里日夜操劳的汗水。在我的脑海里,永远无法逃避的,是他们殷切期待的眼神。

自从上学起,老师就教导我们:努力学习,要做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不要辜负了父母的养育,老师的培养;我自认为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学习上一直刻苦努力,即使帮家里干着农活。

怀里也要揣着一本书,山坡上,地垄旁都留下了我学习的身影。直到夕阳西下,我才伴着星星回家;昏暗的灯光下,一直学到深夜,有时母亲半夜起来,心疼我的身体,会熬一碗粘稠的小米粥,放在我的学习桌旁,又默默地回屋睡觉。

父亲尽量不让我干过重的农活,放学后,只是让我放家里的几只羊,目的是能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学习。因为农村的孩子能有出息,唯一的出路就是念书。和我同龄的伙伴,初中毕业后,就在家里务了农,所以我知道父亲的良苦用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宁可在地里累了一天,再拖着疲惫的身体编筐到很晚,也不让我去地里帮忙,父亲说自己没文化,不想让我也像他一样只能在地里刨食。我怕辜负了老师,更怕辜负了父母,学习更加刻苦,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唯一一所重点高中,父亲的脸上有了欣慰的笑容。可我却看到了父亲的鬓角又添了白发,背又驼了几分!

每次回家拿生活费,都是父母卖了玉米,卖了编好的筐,换来的钱。父母舍不得吃一个鸡蛋,临走时却给我的书包里装了十几个熟鸡蛋。每次返校临走时,父母总是假装上地干活,把我送到村口,我不敢回头看,只在心里下决心努力学习,好让他们的心里能得到一点安慰。

高考时,由于感冒,我没有发挥好,只考上一所东北的三类本科学院,当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觉得对不起父母,而父亲却高兴的放了一挂鞭,从不喝酒的他,那天喝得满脸通红,嘴里一直念叨着:我们家终于出了状元啦!

我却高兴不起来,几千元的入学费用,还不知从何而来。夜深了,我呆呆地望着窗外的满天星斗,无法入睡。听见母亲和父亲小声地商量:卖了家里的几千斤玉米,再把几只羊卖了,还差一千多;父亲说:不行的话,我去村长家先借点儿,孩子念书要紧,等孩子上了学,我去城里建筑队当小工,挣钱再还上。听到这里,我不禁泪流满面,不敢出声,用枕巾捂住了嘴。

临开学那天,父亲和母亲把我一直送到车站,客车已经开出了很远很远,他们还在望着我远去的方向,久久不愿离去。

(二)

终于大学毕业了,我怀着远大的抱负,下决心一定要干一番事业,回报父母,为家乡人争脸。同学们陆续都找到了工作,家里有关系的,去了事业单位,成了公务员,对于那些没关系的同学,有的去了汽车4S店,有的等着招聘单位来接收。

我自然属于没有关系的,恰好一家汽车配件铸造公司来招聘,虽然远在千里之外,我还是毫不犹豫的签了合同。我想象着,凭我的专业,凭我的文凭,怎么也能进技术部门。可现实却无情的给我上了一课,我被分到了机加车间学徒,当了一名加工汽车配件的数控车工,学徒费是五十元一天,这还是因为我是大学生,从社会上招来的徒工只有二十五元一天。

一晃半年过去了,我终于出徒了,凭我的文化,干着初中生都能做的工作,当然得心应手。而我却只能干一些比较粗糙的工序,因为车工也要论资排辈,我再有文化也只是一个新人,只有干几年以上的工人,才有资格加工比较精细的工序。

就这样,曾经握笔的手,搬起了沉重的工件,过着三班倒的生活,干着初中生都能做的工作,在别人熟睡的时候,我正在机床前工作,工友们说我的书白念了,我并不在乎,我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公司领导会有一天把我调到技术部门,那时我会施展我的才华,得到他们的认可。

一年已过,没有谁在意我,除了没活放假,开到手的钱,每月只有两千多,我不敢告诉父母,怕他们为我担心,电话里始终说我很好,领导很关心我。一想到他们期待的眼神,想到母亲的白发,想到父亲驼了的背弯,我像做了什么错事,心里有一种负罪感。

家在公司附近的大专生,通过人际关系直接进了技术部,过着白领的生活,拿着比我高很多的工资,我开始有些不自信了,没有了豪情壮志,没有了豪言壮语。我曾试着找领导谈话,说:我如果在技术部门也一样会干好;领导说:那就努力,你一定会有发展;可几个月又过去了,我还在当着车工,挣着微薄的工资;也想过跳槽,却又怕那句“天下乌鸦一般黑”,我迷惘了,不知前方有何风景!

已经二十五岁的我,也想和心仪的女孩花前月下,可我却给不了她幸福,没钱喝咖啡,没钱看电影,没钱给她买喜欢的包,漂亮的衣服。看着城里的一排排楼房,想着寸土寸金的房价,我的心真的碎了,哪一间才是属于我的。有人说幸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可是如今的女孩儿有谁能和你裸婚的。我也不可能再向父母要一分钱,我已经亏欠他们太多。

十几年寒窗苦,得到了一纸文凭,父母为我熬干了身体,我却无法回报。

这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的自白,不需要同情,只需要认可!

与"一个大学生的自白_一个大学生坐台自白,大学生坐台的自白"相关文章

更多>>

推荐内容

更多>>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