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荐赏
诗歌
荐赏
杂文
荐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文档 > > 【听力】挺力为振恤+谕总赋者分军

【听力】挺力为振恤+谕总赋者分军

发布时间:2018-11-08 08:00:39    来源:6633散文网    访问:
【www.663395.net - 范文文档】
吴挺(1138—1193),字仲烈,吴璘子,随父从军。下面是范文网在线网http://www.01h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挺力为振恤+谕总赋者分军,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挺力为振恤+谕总赋者分军(1)

  能克终者盖寡;(2)_______;(3)念高危,;(4)亦以明死生之大,(5)________▲_;而智勇多困于所溺;(6)我自横刀向天笑,;(7)吾所以为此者,一;(8)忧劳可以兴国,_现代文阅读▲;12.用斜线“/”给上面文言文最后一段中的画线部;璘故部曲拜于庭下辄降答之即失律诛治无少贷;13.把下面的文言语句翻译成现代汉语(12分);(1)不自为功,

  能克终者盖寡。

  (2) _______

  (3) 念高危 ,

  (4) 亦以明死生之大, (5) ________ ▲ _____ ▲ ▲

  而智勇多困于所溺。 ▲

  (6) 我自横刀向天笑,

  (7) 吾所以为此者,一

  (8) 忧劳可以兴国,_ 现代文阅读

  12. 用斜线“/”给上面文言文最后一段中的画线部分断句。(限三处)(3分)

  璘故部曲拜于庭下辄降答之即失律诛治无少贷。

  13. 把下面的文言语句翻译成现代汉语(12分)

  (1) 不自为功,状彦第一,士颇多之。(3分) (2) 挺力为振恤,谕总赋者分军储以佐之,全活殆数万。(3分)

  (3) 会使辙交驰,北邀当国者相见,众谓予一行为可以纾祸。(3分)(《指南录后序》)

  (4)

  以陪邻?

  三.古诗词鉴赏(7分) 14. 阅读下面这首宋词,然后回答问题。

  点绛唇?春愁 赵鼎

  香冷金炉,梦回鸳张余香嫩。更无人问,一枕江南恨。

  消瘦休文?,顿觉春衫褪。清明近,杏花吹尽,薄暮东巩紧。1 【注】①休文,沈约,字休文,梁朝才子,后有“沈约腰瘦”的说法。 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焉用亡郑(3分)(《烛之武退秦师》)

  (1) “梦回鸳帐余香嫩” 一句运用了哪种修辞手法?请简要赏析。(3分) (2) 请简要分析下片是如何表现“春愁”的。(4分)

  四.名句名篇默写(8

  分)

  15. 补写出下列名句名篇中的空缺部分。

  (1)(20 分)

  阅读下面的作品,完成16?19题。

  溪水梨花

  周海亮

  邂逅梨花,是在软綿绵的春天。梨花远远走来,肘间夹着一只木盆,袅袅婷婷。田川 看了醉了,心中想起那些美好的诗句,却不敢吟出。

  回去,竟茶饭不思。就再一次去看她浣衣,走路1 一只手在额头上搭起凉棚。春天如 此美好,阳光是暖的,心是暖的,梨花成为田川的另一个春天。

  见父亲,他说喜欢上了一个女子。父亲皱皱盾,差了下人前去打探。下人很快回来, 说十八,父母双亡,靠给大户人家做工为生。父亲的脸色就变了。他说,兰儿才是你要娶 (文天祥《渡扬子江》)

  (魏徵《谏太宗十思疏》) (魏徵《谏太宗十思疏》) (张溥《五人墓碑记》) (欧阳修《伶官传序》)

  (梁启起《谭嗣同》) (司马迁《廉颇蔺相如列传》)

  挺力为振恤+谕总赋者分军(2)

  吴璘:“弱者出战强者继之。”

  吴璘:“弱者出战强者继之。”

  吴璘,字唐卿,玠弟也。少好骑射,从玠攻战,积功至阁门宣赞舍人。绍兴元年,箭筈关之战,断没立与乌鲁折合兵,使不得合,金人遁,璘功居多,超迁统制和尚原军马,于是玠驻师河池,璘专守原。及兀术大入,玠兄弟以死守之。敌阵分合三十余,璘随机而应,至神坌伏发,金兵大败,兀术中流矢遁。张浚承制以璘为泾原路马步军副都总管,升康州团练使。

  玠 【拼音】:[jiè] 【字义】:1.大的圭,古代的一种礼器。

  三年,迁荣州防御使、知秦州,节制阶、文。是岁,玠败于祖溪岭,时璘犹在和尚原,玠命璘岔弃原别营仙人关,以防金人深入。四年,兀术、撒离喝果以大兵十万至关下,璘自武、阶路入援。先以书抵玠,谓杀金平地阔远,前阵散漫,须后阵阻隘,然后可以必胜。玠从之,急修第二隘。璘冒围转战,会于仙人关。敌果极力攻第二隘,诸将有请别择形胜以守者,璘奋曰:“兵方交而退,是不战而走也,吾度此敌去不久矣, 诸君第忍之。”震鼓易帜,血战连日。金兵大败,二酋自是不敢窥蜀者数年。

  露布献捷,迁定国军承宣使、熙河兰廓路经略安抚使、知熙州。六年,新置行营两护军,璘为左护军统制。九年,升都统制,寻除秦凤路经略安抚使、知秦州。玠卒,授璘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

  时金人废刘豫,归河南、陕西地。楼炤使陕,以便宜欲命三帅分陕而守,以郭浩帅鄜延,杨政帅熙河,璘帅秦凤,欲尽移川口诸军于陕西。璘曰:“金人反覆难信,惧有他变。今我移军陕右,蜀口空虚,敌若自南山要我陕右军,直捣蜀口,我不战自屈矣。当且依山为屯,控其要害,迟其情见力疲,渐图进据。”炤从之,命璘与杨政两军屯内地保蜀,郭浩一军屯延安以守陕。

  既而胡世将以四川制置权宣抚司事,至河池,璘见之曰:“金大兵屯河中府,止隔大庆一桥尔,骑兵疾驰,不五日至川口。吾军远在陕西,缓急不可追集,关隘不葺,粮运断绝,此存亡之秋也。璘家族固不足恤,如国事何!”时朝廷恃和忘战,欲废仙人关。于是世将抗奏谓:“当外固欢和,内修守御。今日分兵,当使陕、蜀相接,近兵宫贺仔谍知撒离喝密谋曰:‘要入蜀不难,弃陕西不顾,三五岁南兵必来主之,道路吾已熟知,一发取蜀必矣。’敌情如是,万一果然,则我当为伐谋之备,仙人关未宜遽废,鱼关仓亦宜积粮。”于是璘仅以牙校三队赴秦州,留大军守阶、成山砦,戒诸将毋得撤备。世将寻真除宣抚,置司河池。

  十年,金人败盟,诏璘节制陕西诸路军马。撒离喝渡河入长安,趋凤翔,陕右诸军隔在敌后,远近震恐。时杨政在巩,郭浩在鄜延,惟璘随世将在河池。世将急召诸将议,惟泾原帅田晟与杨政同至,参谋官孙渥谓河池不可守,欲退保仙人原,璘厉声折之曰:“懦语沮军,可斩也!璘请以百口保破敌。”世将壮之,指所居帐曰:“世将誓死于此!”乃遣渥之泾原,命田晟以三千人迎敌。璘又遣姚仲拒于石壁砦,败之。诏同节制陕西诸路军马。

  璘以书遗金将约战,金鹘眼郎君以三千骑冲璘军,璘使李师颜以骁骑击走之。鹘眼入扶风,复攻拔之,获三将及女真百十有七人。撒离喝怒甚,自战百通坊,列阵二十里。璘遣姚仲力战破之,授镇西军节度使,升侍卫步军都虞候。十一年,与金统军胡盏战剡家湾,败之,复秦州及陕右诸郡。

  初,胡盏与习不祝合军五万屯刘家圈,璘请讨之。世将问策安出,璘曰:“有新立叠阵法:每战,以长枪居前,坐不得起;次最强弓,次强弩,跪膝以俟;次神臂弓。约贼相搏至百步内,则神臂先发;七十步,强弓并发;次阵如之。凡阵,以拒马为限,铁钩相连,俟其伤则更代之。遇更代则以鼓为节。骑,两翼以蔽于前,阵成而骑退,谓之‘叠阵’。”诸将始犹窃议曰:“吾军其歼于此乎?”璘曰:“此古束伍令也,军法有之,诸君不识尔。得车战余意,无出于此,战士心定则能持满,敌虽锐,不能当也。及与二酋遇,遂用之。

  二酋老于兵,据险自固,前临峻岭,后控腊家城,谓我必不敢轻犯。先一日,璘会诸将问所以攻,姚仲曰:“战于山上则胜,山下则败。”璘以为然,乃告敌请战,敌笑之。璘夜半遣仲及王彦衔枚截坡,约二将上岭而后发火。二将至岭,寂无人声,军已毕列,万炬齐发。敌骇愕曰:“吾事败矣。”习不祝善谋,胡盏善战,二酋异议。璘先以兵挑之,胡盏果出鏖战。璘以叠阵法更休迭战,轻裘驻马亟麾之,士殊死斗,金人大败。降者万人,胡盏走保腊家城,璘围而攻之。城垂破,朝廷以驿书诏璘班师,世将浩叹而已。明年,竟割和尚原以与敌。撤戍割地,皆秦桧主之也。

  十二年,入觐,拜检校少师、阶成岷凤四州经略使,赐汉中田五十顷。十四年,朝议析利州路为东西路,以璘为西路安抚使,治兴州,阶、成、西和、凤、文、龙、兴七州隶焉。时和议方坚,而璘治军经武,常如敌至。十七年,徙奉国军节度使,改行营右护军为御前诸军都统制,安抚使如故。二十一年,以守边安静,拜少保。

  二十六年,领兴州驻扎御前诸军都统制职事,改判兴州。渡江以来未有使相为都统制者,时璘已为开府仪同三司,故改命之。

  三十一年,金主亮叛盟,拜四川宣抚使。秋,亮渡淮,遣合喜为西元帅,以兵扼大散关,游骑攻黄牛堡。璘即肩舆上杀金平,驻军青野原,益调内郡兵分道而进,授以方略。制置使王刚中来会璘计事,璘寻移檄契丹、西夏及山东、河北,声金人罪以致讨。未几,兼陕西、河东招讨使。璘以病还兴州,总领王之望驰书告执政,谓璘多病,猝有缓急,蜀势必危。请移璘侄京襄帅拱归蜀,以助西师。凡五书未报。璘已力疾,复上仙人关。

  三十二年,璘遣姚仲取巩,王彦屯商、虢、陕、华,惠逢取熙河。或久攻不下,或既得复失,竟无成功。金人据大散关六十余日,相持不能破。仲舍巩攻德顺已逾四旬,璘以知夔州李师颜代之,遣子挺节制军马。挺与敌战于瓦亭,败之。璘自将至城下,守陴者闻呼“相公来”,观望咨嗟,矢不忍发。璘按行诸屯,预治黄河战

  地,斩不用命者,先以数百骑尝敌。敌一鸣鼓,锐士空壁跃出突璘军。璘军得先治地,无不一当十。至暮,璘忽传呼“某将战不力”,人益奋搏,敌大败,遁入壁。黎明,师再出,敌坚壁不动。会天大风雷,金人拔营去,凡八日而克。璘入城,市不改肆,父老拥马迎拜不绝。璘寻还河池。

  四月,原州受围,璘命姚仲以德顺之兵往援,璘自趋凤翔视师。诸将虽力战,敌攻益急,增兵至七万。五月,仲与敌战于原州之北岭,仲败绩。初,仲自德顺至原,由九龙泉上北岭,令诸军持满引行。以卢士敏兵为前阵,所统军六千为四阵,姚仲兵为后拒。随地便利以列,与敌鏖战,开合数十。会辎重队随阵乱行,敌兵冲之,军遂大溃,失将三十余人。始,璘出师,王之望尝言:“此行士卒锐气,不及前时,仲年来数奇,不可委以要地。”及仲至原,璘亦贻仲书,谓原围未即解,且还德顺。书未达而仲败,璘亦无功还。寻夺仲兵,欲斩之,或劝而止,械系河池狱。

  孝宗受禅,赐璘札,命兼陕西、河东路宣抚招讨使。璘策金人必再争德顺,亟驰赴城下,而完颜悉烈等兵十余万果来攻。万户豁豁复领精兵自凤翔继至。璘筑堡东山以守,敌极力争之,杀伤太半,终不能克。时议者以为兵宿于外,去川口远,恐敌袭之,欲弃三路。遂诏璘退师。敌乘其后,璘将士死亡者甚众,三路复为敌有。拜少傅。隆兴二年冬,金人侵岷州,璘提兵至祁山,金人闻之,退师,遣使来告曰:“两国已讲和矣。”会诏至,俱解去。

  沈介为四川安抚、制置使,与璘议不协,兵部侍郎胡铨上书,语颇及璘。璘抗章请朝,上亲札报可。未半道,请罢宣抚使及致仕,皆不允。乾道元年诣阙,遣中使劳问,召对便殿,许朝德寿宫。高宗见璘,叹曰:“朕与卿,老君臣也,可数入见。”璘顿首谢。两宫存劳之使相踵,又命皇子入谒。拜太傅,封新安郡王。越数日,诏仍领宣抚使,改判兴元府。及还镇,两宫宴饯甚宠。璘入辞德寿宫,泣下。高宗亦为之怅然,解所佩刀赐之,曰:“异时思朕,视此可矣。”

  璘至汉中,修复褒城古堰,溉田数千顷,民甚便之。三年,卒,年六十六。赠太师,追封信王。上震悼,辍视朝两日,赙赠加等。高宗复赐银千两。初,璘病笃,呼幕客草遗表,命直书其事曰:“愿陛下毋弃四川,毋轻出兵。”不及家事,人称其忠。

  璘刚勇,喜大节,略苛细,读史晓大义。代兄为将,守蜀余二十年,隐然为方面之重,威名亚于玠。高宗尝问胜敌之术,璘曰:“弱者出战,强者继之。”高宗曰:“此孙膑三驷之法,一败而二胜也。”

  尝著《兵法》二篇,大略谓:“金人有四长,我有四短,当反我之短,制彼之长。四长曰骑兵,曰坚忍,曰重甲,曰弓矢。吾集蕃汉所长,兼收而并用之,以分队制其骑兵;以番休迭战制其坚忍;制其重甲,则劲弓强弩;制其弓矢,则以远克近,以强制弱。布阵之法,则以步军为阵心、左右翼,以马军为左右肋,拒马布两肋之间;至帖拨增损之不同,则系乎临机。”知兵者取焉。

  王刚中尝谈刘锜之美,璘曰:“信叔有雅量、无英概,天下雷同誉之,恐不能当逆亮,璘窃忧之。”刚中不以为然,锜果无功,以忧愤卒。璘选诸将率以功。有荐才者,璘曰:“兵官非尝试,难知其才。以小善进之,则侥幸者获志,而边人宿将之心怠矣。”子挺。

  挺字仲烈,以门功补官。从璘为中郎将,部西兵诣行在。高宗问西边形势、兵

  力与战守之宜,挺占对称旨,超授右武郎、浙西都监兼御前祗候,赐金带。寻差利

  路钤辖,改利州东路前军同统制,继改西路。

  绍兴三十一年,金人渝盟,璘以宣抚使总三路兵御之,挺愿自力军前,璘以为中军统制。王师既复秦州,金将合喜孛堇介叛将张中彦以兵来争,挺破其治平砦。已而南市城贼亦掎角为援,转战竟日。挺令前军统制梅彦麾众直据城门,众弗喻,彦亦惧力不敌。挺督之,彦出兵殊死战,挺率背嵬骑尽易黄旗绕出敌后,凭高突之。

  敌哗曰:“黄旗儿至矣!”遂惊败。挺不自为功,状彦第一,士颇多之。璘亦引嫌,并匿其功。擢荣州刺史,寻拜熙河经略、安抚使。

  明年,挺被檄与都统制姚仲率东西路兵攻德顺。金左都监空平凉之众以援合喜,又遣精兵数万自凤翔来会。仲驻军六盘,挺独趋瓦亭,身冒矢石,众从之。金人舍骑操短兵奋斗,挺遣别将尽夺其马,金众遂溃。挺勒兵追之,禽千户耶律九斤、孛堇等百三十七人。

  金人惩前衄,悉兵趋德顺。璘自秦州来督师,先壁于险,且治夹河战地。金人果大至,挺诱致之,至所治战地,盛兵蹙之,敌不能支,一夕遁去。巩州久不下,挺以选锋至城下,诸将咸曰:“西北坡陀地易攻,若分兵各当一面,宜得利。”挺曰:“西北虽卑而土坚,东南并河多沙砾善圮。且兵分则少,以少当坚城,可得而

  下乎?”乃命悉众击东南陬。不二日,楼橹俱尽。夜半,其将雷千户约降,黎明,城破。以功授团练使,又以瓦亭功授郢州防御使。

  孝宗即位,加璘兼陕西、河东路招讨宣抚使。璘虑敌必再争德顺,至自河池,金人果合兵十余万列栅以拒。有大酋引骑数千睨东山,璘命挺领骑迎击,却之。遂据东山,筑堡以守。敌不能争,乃益修攻具,为大车匿战士其中,将填隍而进。挺命抡大木植中道,车至不得前。拜武昌军承宣使,寻加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熙河

  路经略安抚使中军统制,时年二十五。会朝廷主议和,诏西师解严,父子遂旋军。

  乾道元年,升本军都统制。三年,以父命入奏,拜侍卫亲步军指挥使,节制兴州军马。璘卒,起复金州都统、金房开达安抚使,改利州东路总管。挺力求终丧,服除,召为左卫上将军。朝廷方议置神武中军五千人以属御前,命挺为都统制。挺力陈不当轻变祖宗法,事遂寝。拜主管侍卫步军司公事。

  挺每燕见从容,尝论两淮形势旷漫,备多力分,宜择胜地扼以重兵,敌仰攻则不克,越西南又不敢,我以全力乘其弊,蔑不济者。帝颇嘉纳。淳熙元年,改兴州都统,拜定江军节度使。初,军中自置互市于宕昌,以来羌马,西路骑兵遂雄天下。

  自张松典榷牧,奏绝军中互市,自以马给之,所得多下驷。挺至,首陈利害以闻,乞岁市五百匹,诏许七百匹。

  始,武兴所部就饷诸郡,漫不相属。挺奏以十军为名,自北边至武兴列五军,曰踏白、摧锋、选锋、策选锋、游奕;武兴以西至绵为左、右、后三军;而驻武兴者前军、中军。营部于是始井井然。四年,入觐,除知兴州、利州西路安抚使。密修皂郊堡,增二堡,缮戎器,储于两库,敌终不觉。

  十年冬,特加检校少保。成州、西和岁大侵,挺力为振恤,谕总赋者分军储以佐之,全活殆数千万。蜀自诸军宿师,凡廪赐,官率籴三之一,视价高下给之,名曰“折估”,随所屯地相为乘除。岁久屯他徙,廪赐不易旧,至有同部伍而廪相倍蓰者,挺裒为中制上之。

  光宗即位,御笔奖劳。而西和、阶、成、凤、文、龙六州器械弗缮,挺节冗费,屯工徒,悉创为之。御军虽严,而能时其缓急,士以不困。郡东北有二谷水,挺作二堤以捍之。绍熙二年,水暴发入城。挺既振被水者,复增筑长堤,民赖以安。诏问备边急务,即建增储之策,由是粮糗不乏。四年春,以疾乞致仕,诏加太尉。卒,

  年五十六。赠少师、开府仪同三司。

  挺少起勋阀,弗居其贵,礼贤下士,虽遇小官贱吏,不敢怠忽。拊循将士,人人有恩。璘故部曲拜于庭下,辄降答之,即失律,诛治无少贷。璘尝对孝宗言,诸子中惟挺可任。孝宗亦曰:“挺是朕千百人中选者。”岁时问劳不绝,被遇尤深厚。光宗赐内府珍奇,以示殊礼。子五人,曦,其次也。曦仕至太尉、昭信军节度使,

  以叛诛,见别传。

  论曰:,璘多丧败,岂狃于常胜,骄心侈欤!抑三世为将,酿成逆曦之变,覆其宗祀,盖有由焉。

  挺力为振恤+谕总赋者分军(3)

  由于吴家立下大功,在四川吴家已经是俨然第一望族,而这令很多人不安,唯恐出现尾大不掉的局面,而吴玠、吴璘都非常本份,从来只管打仗,别的不去掺合,倒也得到中央的信任。虽然如此,吴挺还是做为人质一样早早来到临安,史载:“绍兴二十八年正月,时任兴州驻札御前中军第一正将的吴挺,在宋高宗召见后,升任“两浙东路兵马都监兼御前祗应”,留在首都“行在所”临安任职。”对于爱好玩乐的俗家子弟,能够在繁华风流的都城当个不错的差事,闲来泡泡美眉,呤二首歪词,真是梦中都想的事情,可是对于急着打仗的吴挺来说真是渡日如年。

  终于,金主亮同志跑来了,在绍兴三十一年的抗金战争中,吴挺参与了收复西北三路的战斗,后任兴州御前诸军中军统制、熙河路经略安抚使。他一生打的仗不多,只有这几场仗,也不算大,并不显眼,而且父亲吴璘对他的功劳总是不报,怕招人议论,所以吴挺的军事才能经常被人们忘记。其实从这几场小型战役中也可以看到,吴挺的军事水平是不低的,仔细看了一下史料,关于吴挺参加过的战斗共有三处,都是在其父领导下的,分别是秦州之战、瓦亭之战、德顺之战。后两战是相连的,第一战和后两战只是今年明年之隔,先说第一战:

  绍兴三十一年,金人渝盟,吴璘做主帅出征,吴挺主动要求当前锋官,吴璘同意了。这时宋军已复了秦州,金将合喜派叛将张中彦以兵来争,挺破其治平砦。已而南市城贼亦掎角为援,转战竟日。形势处于胶着状态,吴挺命令手下梅彦麾众直出城门,大家都不理解,梅彦也害怕打不过。吴挺下了死命令,梅彦没奈何,出兵殊死战,吴挺率军从背后偷偷绕出敌后,从高处直冲而下。敌遂惊败。难得的是事后吴挺不自为功,推梅彦功劳第一,当时的人都很赞赏这个小伙子。吴璘知道了这件事,也不报儿子的功劳。

  第二年,吴挺与姚仲率东西路兵攻德顺。金左都监空平凉之众以援合喜,又遣精兵数万自凤翔来会。吴挺自已带兵到瓦亭与金兵大战,跟父辈一样,身冒矢石,众从之。金兵也杀得性起,都纷纷下马操短兵奋斗,吴挺眼珠一转,出了个高招,派手下把金兵的马偷偷全牵走了,金兵忙着找马,大败。挺勒兵追之,禽千户耶律九斤、孛堇等百三十七人,这一仗打得俏皮可爱。金兵吃了个哑巴亏,急欲报仇,全体出动趋德顺。吴璘自秦州来督师,早一步筑好了临时工事。金兵一到,吴挺首当其冲,派小股人马诱敌,然后大兵压上,敌不能支,一夕遁去。

  时围攻巩州,久不下,参谋部开会议,诸将咸曰:“西北坡陀地易攻,若分兵各当一面,宜得利。”吴挺力排众议,说:“西北虽低但土质坚硬,东南是河,多沙砾易攻,且兵本来就不多,再分更无力。”于是命令全体攻东南,二日而取。后来战斗很快结束,金主亮同志死于四川,金朝退兵。

  孝宗乾道中,吴挺又回到首都,任主管侍卫步军司公事。自吴玠、吴璘先后统率蜀兵达二十多年之久,绍兴末吴璘病重时,有人多次提出将吴璘之子、鄂州诸军都统制吴拱调回四川接替吴璘,由于许多人反对四川军权形成吴氏世袭的状况,而没有回四川任职。淳熙元年(1178),吴挺建节,领定江军节度使,并出任兴州诸军都统制,等于吴氏重又掌握四川的主要兵权。淳熙五年,兼任利州西路安抚使、兴州知州。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吴挺作为继岳、韩、吴、刘之后最优秀的第二代将领,其父吴璘死后,调离四川,川陕以文制武之体制再次恢复。然而,淳熙元年,宣抚四川的虞允文病死,宋孝宗在朝廷大臣中找不出可以统辖川陕重兵的合适人选,矢志北伐的孝宗於是不顾群臣反对,派吴挺返回四川,重新执掌兴州都统司。但是吴挺终究不是吴玠、吴璘,没有他们那样显赫的战功和威望,他所处的时代也不是吴玠、吴璘之时宋金殊死战的时代,所以虽然他的权势地位远逊乃伯乃父,他承受的士大夫的猜忌和攻击,却远比他们激烈频繁得多,这可以从陆游鲜为人知的一件小事上看得出来。

  我们知道,陆游是坚定的抗金志士,但就是这样一位抗金志士,在辅佐王炎宣抚四川的时候,却对吴挺这位当时最优秀的抗金将领统辖兴州大军的事实大为不满,甚至在王炎以“拱怯而寡谋,遇敌必败”这一中肯理由反驳的时候,陆游还强词夺理道“使挺遇敌,安保其不败?”,并以“就令吴挺有功,愈不可驾驭”的诛心之论危言耸听。

  光宗绍熙四年(1193)春,久病的吴挺请求致仕,但是,以太尉致仕的诏书还未到达,即已病死,终年56岁,后谥武穆。

  纵观吴挺的一生,虽然由于时势所限,未能最大程度展示他过人的军事才能,但依然得到人们的肯定,而且他把主要精力放到军队的正规化建设上,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比如在对神臂弓的改进上,他中肯地提出了意见,史载都统制吴挺奏:“神劲弓并弹子头箭,诸军用之诚便疾,神臂不及也。”诏从其便。

  在位上,他高度注意对军队用马的购置,史载“军中自置互市于宕昌,以来羌马,西路骑兵遂雄天下。自张松典榷牧,奏绝军互市,自以马给之,所得多下驷。挺至,首陈利害以闻,乞岁市五百匹,诏许七百匹。”并且在大灾之年,他果断地以军粮赈民,救活了众多百姓,史有明载“十年冬,特加检校少保。成州、西和岁大侵,挺力为振恤,谕总赋者分军储以佐之,全活殆数千万。”

  在个人的待人处事上,他不骄不躁,礼贤下士,虽遇小官贱吏,不敢怠忽。拊循将士,人人有恩。碰到父亲吴璘的老部下非常有礼貌,以事父辈之礼对待。但是如果违反法律,惩治起来与别人相同。知子莫若父,吴璘生前曾经对孝宗言,诸子中惟挺可任。孝宗亦曰:“挺是朕千百人中选者。(千里挑一)”。


南振军 赋分制 等级赋分 高考赋分 分层赋分 物理赋分 历下赋分 赋分标准 量化赋分 赋分表 选考赋分 高考赋分制 给赋者 谕悲秋者 南京军总

与"【听力】挺力为振恤+谕总赋者分军"相关文章